P.77

等了又等,遠處有架紅色跑車從遠至近駛至,汽車死氣喉發出極響的低音,紅色保時捷在涼亭前的一個避車處停下。在中國八十年代可擁有這超級跑車,除了有錢也要很有辦法和關係才可以運進國家。一個穿著白色恤衫黑色短裙子,身材修長苗條的女郎步出,男司機也下車。女的回過頭揮揮手就走,男的想上前牽她的手,她甩開,再甩開,好像情侶間耍花槍。男的貌相一般,他如跟尾狗跟隨,女的轉身痛罵,男人也有點不悅掉頭走。跑車跑了,女郎由遠步近。

這個場景關羽在夢中見過,這女孩子就是關羽夢見胡小静長大的模樣。她樣子長得很好看,素顏,秀麗標緻的五官,臉蛋圓潤精靈,一雙明亮眼眸,眼神露出性格爽朗,不拘小節,愛恨分明,倔強個性的女漢子。一頭清爽髮型,髮落至膊,突顯爽朗個性。高挑身材玲瓏浮凸火辣身段,胴體纖巧得來帶點健美,配合古銅膚色,散發攝人野性味道,感覺靈氣逼人。看得少年關羽心頭亂跳,這人真的是胡小靜?

她步前:[爸爸,都話咗你唔使接我啦!呢位係?哦!啊!係你!]小静驚訝地上前和關羽握手,她當然曉得在電視機出現過的兒時玩伴國寶關羽。

静:[恭喜你!幫國家攞咗咁多金牌,我哋佛山以你為榮。]眼前小靜的感覺相當陌生,這一種官方式讚美說話,關羽聽上千遍萬遍。關羽最想的是小靜多年不見,會否來一個久別重逢的熱情擁抱,夜色淒美下細訴舊夢。期待畫面沒有出現,走來一個富公子送回家。不知道是不是男朋友?我是否沒有機會?心上人就近在咫尺,可惜卻又搖遠陌生。掛念她多年,小時候曾對我說喜歡我!一切已經煙消雲散。為什麼呢?對於未有戀愛經驗的十七歲少年關羽來說,這種忐忑感覺真不好受。



胡棱:[小羽放假一個月返嚟探我哋班鄉里,阿女你多啲陪人出去行下。]小靜聽到後目無表情,好像什麼也沒聽到,明顯對關羽此人不感興趣。

小靜:[爸爸個㗎電單車邊個㗎?]

關羽:[呢個我留低畀你哋,等你哋出市區方便啲。 ]

小靜:[咁厚嘅禮你都係收番佢呀,我老竇都肯定都唔想收。]

關羽:[其實你哋幫我看車,我畀返人工你哋就差唔多。况且我仲未搵地方落腳,咪當我住喺你屋企啲租囉,你畀個雜物房我瞓得㗎喇。 ]



胡棱:[ 傻啦!梗唔會畀雜物房你瞓啦。阿女佢都係架車放住我哋嗰度先啫,小羽你車阿小靜返去先啦。]

小靜:[ 唔好啦,爸爸我想你陪我行下。]好明顯是想和父親單獨傾談,可能是關於那男人的事吧,胡棱是知道這個男人的,怪不得關羽當初想找小靜時,胡棱面有難色。

關羽只好說:[你哋散下步先。]就開車離去,失望的他開車也神不守舍,行錯路錯完又錯,幾乎要找街坊求救引路。原本三分鐘路程,行了三十分鐘,兩父女回家後才見關羽回來,真笨拙!只好胡說想四處兜兜風摸熟環境。但在晚上沒有街燈的鄉村路遊車河?兩父女回敬了一個不相信的眼神。算吧!還是早點洗澡休息,他們準備一個清潔的小房間給他。小静這態度令他很不安,如果一星期也熟絡不了多少,留下來只會更加尷尬和痛苦。可能要提早回京,當晚關羽的不快令他睡不好失眠。

早上在屋外草地練功,其實是他刻意。童年時兩小孩以武術結緣,他自然是想吸引小靜眼球,希望能帶點互動破冰。少年時的男孩往往想在女孩面前耍威風,就連出類拔萃的關羽也不例外。關羽在打空翻之際,小靜起床出來,睡未醒雙眼流露出一種不經意的睡態美。輕撥頭髮那種疲倦眼神很性感,就是這種不刻意流露出來的神情往往最為迷人,最有魅力,令關羽有觸電感覺。

小靜只看了兩眼,也不理他就到廚房準備早餐。關羽像石像呆企,要慢慢回復先可以再扮練空翻。小静終於開口:[翻唔係咁打㗎,仲玩,早餐整好啦,入嚟食啦。]關羽就如小師弟一樣,乖乖入去吃早餐。沉默的早餐吃完後,小静就叫關羽看自己打空翻作示範。小師弟關羽不恥下問,為的是借故多點溝通親近她。關羽也問他想不想打功夫,以為找個機會可反教他。她卻說唔想,他失望地不知下一步怎辦,只好繼續扮練功。



小静竟說:[試下你部車,車我出海邊行下,我去換衫。]關羽當然義不容辭,小靜換了小背心和熱褲出來,青春逼人好漂亮。開車了,嬉皮士電單車大多後座有一個小椅背,乘客可用作扶手。但她一上車主動從後抱著關羽腰間,這一驚真的非同小可,關羽差點又行錯路。今次開心得面也紅,真想大叫出來。強忍著喜悅,保持儀態,身體很誠實地抖震,信心返晒嚟!

小靜帶他去了一個沙灘上,兩人在沙灘漫步吹吹海風 ,海風輕輕撫過小靜面龐,頭髮溫柔地慢慢散下,半掩那雙明亮的眼睛,太好看了!關羽在努力找話題,還是大路點較穩陣。[小静呀!呢八年妳點呀。]

小靜:{有乜點呀?好唔好都要做人㗎啦!]

關羽:[妳好堅強,胡媽媽嘅事我真係好意外。]

小静:[總算沉冤得雪,算啦!我唔想講啲過咗去嘅傷心事,人要向前看。]




P.78



小靜語氣很倔,和她溝通真困難。

關:[好小有女仔有妳咁堅強,妳媽媽過咗身,條路一定好難行。]

小靜笑說:[點會呀!成個沙灘咁大,都唔知幾好行呀!]兩個人終於笑起來,之前的尷尬也開始破冰。

小静:[我係梨園出生,我每朝都會踩單車嚟沙灘練功。]說罷以前手翻向前不斷翻滾,滾呀滾差不多一百圈才停下,盡顯功架。小靜自小跟爸爸的朋友在佛山大基尾河邊的瓊花會館學習粵劇,小靜主打北派粵劇。唱做念打基本功絕不可少,自小培訓表現出色,也能夠勝任花旦和武生。她師承北派,武打強調大開大合,如翻騰及腰腿功的毯子功和兵器的把子功。還有舞水䄂、水髮、弄扇子、刀槍棍棒、旗幟等,動作用意是加強舞臺上面的觀賞美感。關羽除了站着拍手,已經沒事可幹。

小靜:[你都玩呀!]關羽也打起空翻,小靜就在旁指導。關羽認真學習,兩人翻來翻去。打得滿身是汗。

小靜一手捉住關羽的手:[我地去游水。]話畢即豪放地脫掉衣服,她內裏穿了泳衣曲線玲瓏,展現出迷人體態美。關羽想看又不敢看,他脫淨短褲。還未企穩已來不及反應,就被拉下水。小靜詭異一笑,整蠱了你就不理他向前遊,關羽尾隨,她游得很快,一前一後就游了個多小時。

兩人到餐廳午膳期間,交談了這八年生活。但大多是彼此間訓練過程,重學術性,情感交流不多。說著說著已經下午四點,胡棱妻子王霞帶著剛幼稚園放學的小明到來。一見就要說要跟小羽哥學功夫,隨即打了幾下詠春拳,小明從電視裹功夫片模仿出來,似模似樣。樣子非常可愛而天份又高,真是人見人愛,關羽哪會抗拒。小明竟然二話不說在桌上拿了杯茶,叫一聲師傅就跪地向關羽拜師。

關羽立刻扶起他:[唔使咁大禮,當飲杯茶算啦。小朋友我都係留低一個月左右,你咁想學我儘量啦,遲啲返嚟再教你。]



眾人就回家晚飯,晚一點小靜就帶關羽去逛逛佛山夜市。關羽當然高興,她穿上一件貼身裙子。很好看,這裝扮真像和男朋友去街拍拖,漂漂亮亮。關羽就頭載鴨舌帽,免得自己太易被認出。逛街期間也不經意有點身體接觸,心裏癢癢的想她是不是喜歡我?上次那男人是她男朋友嗎?好想問又不敢問,很想牽她手,又不敢,但手卻像不受控的伸前輕輕觸碰了她。

小靜別過頭來:[你隻手做咩呀?]

關羽面也紅了!那種極度尷尬和錯愕驚怕表情浮於面上,令原本天生面紅的他看上有如塗了淺紅水彩在面上,很好笑很可愛。刁蠻的小靜竟然將女裝手袋遞向關羽:[你隻手咁得閒,幫我攞住手袋呀!]關羽很驚訝小靜竟然說出這番話。




P.79

小靜還說:[你企喺做咩呀,思考人生呀?係咪同女仔去街咁冇風度先?男人老狗唔使你做呀?你唔滿意,我就揾第二個男仔去街囉,佢哋實爭住幫我攞手袋,你以為自己真係大晒呀,唔好以為個地球圍住你嚟轉先得㗎?呢度我主場呀!]

堂堂一個大男人,妳竟然要我在大街大巷幫女生挽手袋,男性尊嚴何在?面目可全?而且關羽是國家的超級英雄,如果在夜市被認出,那將會震動全中國十多億人口。小靜啊!妳是猜得我喜歡妳,但總不能這樣沒品德去利用我、欺負我。我是國家軍隊的兵,不是你私人觀音兵。而且妳有男朋友吧?我可能只是永遠沒將來,沒機會的可憐人。



關羽啊!不要儍啦!如果她真的喜歡你,又怎會當眾羞辱我呢?少年得志一生英雄氣概,贏了全世界,可惜英雄難過美人關,就輸給一個女孩子。男人為愛人赴湯蹈火是英雄,挽手袋是狗熊?但不幹就連這次旅程也白幹,不要想太多,為自己找個下台階,就當是男仕風度吧,心裡想其實手己經不聽使的向前迎接,手抖震起來,委屈的表情別過面不要讓她看到。這一挽就一世也再難翻身!我又不算是她的男人,但如果真的喜歡她,在全世界面前丟一次面又如何!

正快要觸到手袋之制,娘娘突然縮手:[睇見你手震震咁,唔使你啦!你睇你,叫你做少少嘢之嘛,樣都衰埋。同你玩下咋,傻仔!我哋去睇戲囉!]忽然間抱着他向臉上一吻,甜蜜地笑更挽著關羽的手臂,關羽心情真的有如坐過山車,她吻我?!心裏七上八落!小靜戲弄完他高興得笑不攏嘴。關羽也苦笑起來,幸好她只是說笑。手挽手兩個人在街上逛,真的如情侶一樣。剛才心情往來地獄又折返,又緊張又興奮。

但妳不是有男朋友嗎?妳這樣要令男人喜歡自己,卻又無心發展,令我不斷誤會,當自己想放棄時又好像有機會,自己就像海中魚中了鈎,被人鈎下收下,吊下收下,不知不覺間,被困情網難逃魔掌,等候女皇發落。只要女皇喜歡就手到拿來,玩弄感情太自私吧!女孩子真的好難捉摸呀!

未算!她還未玩夠,你咁好玩邊有咁易收手呀?小靜心情比關羽更興奮,就突然伸手上前截住他單刀直入:[關羽!你鍾唔鍾意我?]太突然了吧!關羽被嚇得目定口呆,自己還未準備好怎樣向她表白,還未弄清楚三角關係,又不知妳會否再次戲弄我?到時又怎去面對她呢?只有一瞬間,你就要給她答案。我應該如何表白最好呢,該死的腦筋卻轉不動,一個搞不好整件事也泡湯,緊張到面紅得像火燒一樣。

小静見這小男生實太可愛,巴不得把他吃掉,弄得自己也急:[你係咪男人嚟㗎?痛快啲啦!鍾意就鍾意,唔鍾意就唔鍾意!唔好同我講乜嘢有啲好感,本小姐唔會收貨,絕不饒你!]算!不要去想,小靜這一問一定想看自己的第一反應,這才是最真實的答案。人家女孩子也不害羞,男生就勇敢點吧!

關羽:[我???]最後三個字說就說了,卻聽不到,只見關羽的嘴型。因為後方傳來如爆炸一樣的巨響,蓋過了他的最後三個字。莫非是我唔鍾意?原來在遠處的一個火車橋上,一列火車撞上了前面因故障停下來的早前一班火車。火車被撞曲成三節,車廂過度擠壓被拋出車軌,前兩節從十多米高的橋墜下,横臥於地上,另一節豎插地面。關羽和小靜立刻放下兒女私情,一支箭跳上電單車直奔去火車意外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