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0

二人下車迅速跑向墜下地面的車廂,車廂前已經有幾個血人爬出來,他們跑進車廂漆黑一片,救援難度大增,要小心別踩到傷者,還是先救近路口最容易的。小靜就救孩子和老人家,輕身一點可快些抱出去,就安放在地上,叫傷者們自己用手按著傷口止血。有些快沒有呼吸脈搏,她果斷地和一個少年人工呼吸和心肺復甦法,小靜原來急救知識相當專業。關羽放心就索性不斷扶傷者出來,另一個在空地急救,兩人不斷不斷的救,十分鐘已救回了十五人。

現場有大量市民圍觀停滿私家車,也有很多人過來救援,敲爛火車車窗救被困傷者,也有人自發組成運輸隊,車載傷者到醫院。大家都埋頭苦幹,爭取一分一秒!也有熱心市民自願到醫院捐血。

救援行動正如火如荼之際,武警總隊目廣東支隊的二百人趕到。他們剛下車竟然不是立刻救援,以步操形式集隊,三個人一排排好像在等候命令,居民也不理會繼續救得一個得一個。三十分鐘過去武警依然紋風不動,實太可惡!附近居民不斷鼓譟,滿以為他們會接手,救人如救火真不知在等誰?軍令如山竟完全凌駕 在生命之上,終於有一隊軍部車隊到來,前後幾部是軍隊吉普車,包圍中間有一部豪華客房車。

車上一個樣子兇惡態度囂張的軍官走出來,剛巧有一個少年扶著傷者經過,腳踏上地上積水濺中軍官的軍靴,軍官狠狠的一巴掌摑少年面部,兩隻牙齒飛出來。引起民眾不滿報以罵聲,軍官不理會少年就走向武警,他們就立刻敬禮。這一幕剛好被關羽和小靜看見,這個狗屁官!但還是救人要緊。軍官向衆武警一輪訓話後,手下們就拍手掌,這班人只是為了領導的面子,人命完全次要。那軍官就是張角的三弟張梁,拍完手掌後再敬禮。



終於出手救人,軍兵一跑進去就呼呼喝喝:[統統同我出嚟!別添亂!]很不禮貌。居民也只好乖乖照做,剛救傷者出來的關羽也不便再進去,就交給他們救援吧。留在現場幫助傷者,始終軍警在車上有很多起重裝置,救援設施拯救效率相對高,但請救態度上就差天共地。不斷的拯救已差不多兩小時,輕傷的已經全部救出,在空地安置得七七八八。

小静坐在地上休息一會,看見還在幫最後一個傷者包紮的關羽相當用心,男人專心工作時的樣子,住住就是男性最發揮魅力的時候,那一刻小靜看得入神看得陶醉。這個男人是國家的榮耀,也是人民英雄。在家庭也必定是個好丈夫,真正男人中的男人!




P.81

整個救援後期好像越做越快,軍人也未見細心照料傷者。已損毀的車卡用起重機吊臂吊起,另外在橋附近挖坑,用鏟車吊臂將墜落車廂碎片輾壓,就地掩埋。此舉引發民眾激烈反應,武警救援只用電筒照目測有人才救,根本不會太仔細去找。車廂中可能還有倖存者和遇難者遺體及遺物,明顯是趕時間力爭恢復通車,挖坑掩埋就是要掩蓋事實真相毀滅問責證據。而且同時在電視台公佈車廂內己無生命跡象,救援正式結束。



當吊起第一卡列車,墜落地同時聽到有男人慘叫聲!裏面原來還有人!但依然充耳不聞繼續,群眾當然起哄。吵醒一個昏迷了的媽媽,傷者甦醒大叫:[我嘅寶寶呀!佢喺裹面!]就是吊臂正鉗制那在地下的第二卡車。

關羽排眾而出跑去說:[ 喂!唔好亂嚟呀!車廂裹面有BB呀!]一支箭跑入車廂。

武警竟然舉起手鎗大喝:[別動!同我返嚟!擾亂救援秩序我開鎗呀!]小靜當真是女漢子,一身走向前舉起雙手,擋住鎗咀喊叫一聲:[萬一仲有生命跡象呢?你點樣同人哋交代呀!] 展現出巾幗不讓鬚眉的威風!

這一舉動觸發高高在上的張梁神經,他走過來:[小妹妹如果搵唔到人咁點呀?你兩個咁鍾意入去,就入埋去唔好再出返嚟喇!]說時一支鎗指著小靜,冰冷的鎗管貼正額頭。

小靜淡定大喊:[唔好理我快啲去!我幫你頂住先!]



面對大是大非,雖對不起小靜,關羽要先以大局為重。為了救寶寶,犧牲我和小静沒什麼大不了!就算有多喜歡小靜,也不去想她安全為第一位。如果她真的被開鎗即場幹掉,就幹掉吧!見死不救我和她也會悔疚一生。她也會責怪我這個猶豫不決的沒用男人,堅強傲骨的小靜絕不可能會喜歡這樣的人。要死就一起死吧!這是天意!起碼盡了力對得住良心,心安理得。

絕不可能親眼看見寶寶被活埋,衝入去先救寶寶,跑入車廂不斷搵不斷叫,好緊張,起重機隨時舉起車廂,爭分奪秒絕不放棄。全身也緊張得滿身冒汗!我一定會搵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然大家都好麻煩。終於聽到有一喊聲響起!

張梁已沒耐性,面貼向小靜凶嚇她:[ 我畀多最後三分鐘你哋,三分鐘唔見乜嘢天王國寶我都冇面畀!]

小靜:[你講得啱呀!知唔知入面究竟係乜人?嗰個就係國寶關羽,佢有事你都擔當唔起呀!]

張梁:[關羽會喺度,我就唔信啦!]

人面對權威時,絕大部份時間人類會選擇服從。唯有少數勇士,勇敢向強權說不,一般都被我們稱為 -- 英雄!

兩人在對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最後十秒有軍警在倒數十九八七...三二一夠鐘!張梁一舉手,起重機鉗起車廂,如果裏面有人肯定已經夾死。小靜捉著張梁的手大叫唔好呀!起重機吊起離地三米,快會越吊越高差不多兩層樓之際,一個男人從車廂裏飛出,我們的英雄剛從地獄鬼門關走出來,一跳落地他頭頂的鴨舌帽已經吹甩掉。是他 - 關羽!



手上抱着寶寶,聲音在哭:[媽媽媽媽....] 小寶寶大腿骨折夾在椅背,媽媽抱着寶寶相擁而哭,孩子也緊抱媽媽,久久不肯放手。還有一個抱!小静已經衝過來擁抱關羽!兩人緊緊相擁深情對望,差點就要死在一起,真感人!

旁觀者也看得流了淚,媽媽跪在關羽面前多謝他,關羽連忙扶起,所有民眾和剛才被他救出的傷者也一起拍手掌,有些人更跪在地上拜謝英雄,每一下掌聲就似對張梁嘲笑與打擊。張梁面黑如玄壇,面子不知放在哪裏,命人全部放低鎗。

真神奇!他不是在北京嗎?原來低調回鄉,還救了人,不過大家還興奮不到一分鐘。

張梁走向關羽:[關羽你唔好以為好威呀!呢度係廣東,我溶咗你都可以 !]

關羽:[我都唔知你講乜?我係嚟救人,乜嘢溶咗我呀,睇下點?]

他輕撞關羽膊頭一下語帶恐嚇:[睇路呀!細佬!]就行開,旁觀者對張梁報以噓聲。張梁掌摑一個武警隊長發洩:[又話裏面冇人,我咩面都畀你丢晒啦!]再吩咐軍警為傷者作登記,以確保死傷人數和失蹤人仕,後來確實知道車廂再沒有人才清理現場。

關羽和小靜定過神來就開車離開,畢竟事件已經再沒有生命危險放心走了。這件事電視台對於關羽再搜救多一名嬰兒,這就是奇蹟來打圓場。原本二十死一百三十人受傷,在傳媒上只報二死一百四十八傷。整件事發因訊號技術出錯,令後車相撞導致意外,新聞輕輕帶過。五小時後就通車,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關羽在緊張關頭決斷地放低心上人安全,成功拯救寶寶。可見他有自己的獨立想法,不會為女人顛倒是非的真漢子,更絕不是觀音兵奴隸獸之流。為大局作出最正確決定!關羽和小靜回家後彼此互相稱讚對方勇敢,討論一下軍方的處事和救人經過後,大家己倦極各自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