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30

劉備母子和六個脫北者,被車到中俄之間最東北的雲城市中心警署,全部被膠索帶綁著。下車時妙音和剛才查到家中有耶穌像那特工在交談,兩人越行越後,他竟然抱著媽媽的腰再慢慢向下掃,媽媽一巴掌打過去!那人面也紅了掉了一隻牙,再痛罵他。原來妙音打算賄賂該特工,那間房是另一位中國女工不是我,從袋中掏出一千元人民幣給他,如拿去黑市兌換,數目相當大。

妙音說:[我屋企仲有好多,你肯去我即刻陪你去。]美麗的媽媽對這特工充滿暗示,目的只是迷一迷他。但他失控就給他一巴掌再罵他:[我死咗你咩都冇,咁我益第二個都唔益你!]妙音氣沖沖向前行,他在賭那個男的會低聲下氣說可以,因為在北太極國曾經和基督教教仕接觸或手持聖經者必判死刑。只要那特工沒有如實報導,就得以保存性命,妙音最後用一千元賭贏了她的生命!

去到警局中全是政治警察,入去的大都是脫北者。門的上方提著鐵耀成語錄(大家以鐵耀成思想武裝自己,對抗資本主義誘惑報效國家)兩母子一起被審問,他問劉備什麼名字?是否在中國出世?爸爸是誰?今年幾歲?媽媽平時做什麼?

他說我今年十六歲,中國出世,未見過爸爸,媽媽平時在工廠返工。警察奇怪說你有十六歲?劉傋比同齡小孩發育早得多,才九歲已接近五尺,北太極國民平均身高較南太極國矮兩英寸,因為長期缺乏糧食,有三份一人營養不良。在北太極教化所的兒童十六七歲也高不了他很多。因為教化所伙食很差,兒童亦長期營養不良,普遍頭大手腳很瘦個子矮小。至於他不提父親是不想節外生技,他又答不出在當地人的個人檔案,反正冒認北太極人是不可能,除了年齡外。



他聽見長官交頭接耳,他好像說要帶他去兒童教化所,這令劉備面色非常黑沉,很不滿意這結果。

北太極教化所目的是讓犯人改過,通常非政治犯最終會被釋放,但大前提是你要有命活下去。

至於北太極勞改營就多分佈近邊境,入了勞改營就大多數永遠也出不了來。目的就是想隔住你和外界,免得你反政府的思想染污其他民眾。勞改營拘禁約二十萬人,已清除可以挑戰鐵耀成權威的人、宗教人士、地主和敵對政治人物。例如揶揄鐵征日生高,就是侮辱領袖權威,是最嚴重的叛國罪。通常入得這勞改管理所大多刑期是終生監禁,由祖父母至子女也會被帶走,以免有污點的血統繼續傳承。配偶之間沒有血緣關係可倖免,但須強制離婚。

警察不斷拳打腳踢妙音邊說:[你!共和國公民叛逃往外國!你做過啲咩?有冇見過傳教士?有冇幫人越境偷渡?講!]媽媽身上所有地方都打遍。像胎兒一樣蜷曲,有人拿起木棍,劉備忍無可忍搶了木棍,一巴掌打在警察面上。結果劉備成了目標,遭連翻毒打,最後兩母子被關在籠中,男女分開。其實那特工收了妙音一千元已經沒有講出耶穌像的事,否則肯定百分百死刑,不用再拷問。

原來劉備虛報年齡目的就是,希望和母親一起關進勞改營,才有望等機會一起逃脫。他不是主犯,本來警察並不打算拷打這小朋友,但劉備為了救媽媽出手是遲早的事。兩母子在等待進入勞改營的臨時監獄住了兩星期,期間母親不斷被嚴刑拷問,劉備也好不了那裏。男女分開倉,每天只有出入很短時間,才能見到媽媽一眼。入去前他本來穿的恤衫被剪領,因為有領恤衫應該是有身份的人穿,囚犯是沒有身份、公民權和政治階級,只有一個號碼。



他的牢房很少,門也很少,要像狗一樣爬入去,警衛總愛在背後踢你一腳進去。一間房應該關七人左右。卻有二十多人,當中有獄友是班長,他搜一搜劉備身上有否違禁品,再向外報告。當時每一個人也要雙腿盤坐,手壓在腿下面,臉向鐵閘,頭垂低不能移動和作聲。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氣溫,好冷!劉備稍有移動就被警察用鎗指著處罰。被捉著伸手出鐵閘,被棍子抽打,痛得他把手縮回,於是額外多打幾下,手指甲被打得脫落幾片。再入去盤坐,保持正面不動,蝨子在叮咬時白白看著被咬得體無完膚。

每天有放風十分鐘,姿勢令他腳下腫脹。但己冇時間做運動,囚犯一條直線排排坐,互幫大家捉頭蝨。因為要不斷殺蝨子,每人腳上已有很多黑色蟲卵,非常嗜血。

十一點關燈,每個犯人頭對著腳睡成一排排,規矩用意是避免交談。牢房細只可側睡,擠得如沙甸魚罐頭一樣。劉備上了一次廁所回來,已沒空位睡。只能企了一晚,還好只企到五點,就要全体起身清掃牢房和廁所。但廁所沒有水,清潔排泄物要用手直接拿,之後又要回到盤坐幾小時環節。

終於吃飯了,有七十克的玉米糊和清湯。一日三餐只有這三餐才有水分。其餘時間就算你快要死,拿杯水也沒有。如果想吃多些可以,用衣服和囚友交換。因為獄中沒有囚衣,二十人只有五塊被。沒有電力和暖氣,穿的全是自己衣服,食物或衣服等於選擇餓死或凍死。整個冬天沒水洗澡,就算有這溫度已不可能。

有新囚犯入來時已被打斷肋骨,無法坐下吃不下東西,又不得喝水,快死了!囚犯就去脫掉他的衣服。劉備忍不住說:[你哋點可以咁樣對病人!]那囚犯最後真的死了,換來的回應是反正他快死,用不著衣服,但生存的還要活下去。天呀!再下去我也會變成他們這樣,這時劉備終於哭了!人性多醜惡,但又真的無可奈何。才九歲的小孩,太苦了!跟隨爸爸和媽媽距離可以如此大,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北太極所說的天堂。不!我要堅強,再苦我也要捱過,想辦法救媽媽出去,我一定可以!







P.131

你要信自己有運,就有好運來,這等於可以抓緊好運。能夠掌握命運我就是神!到處也是天堂。這種信念叫作正能量!

一星期後媽媽被送到邊境勞改營,劉備心急得如鑊上螞蟻。如果大家不是同一監獄,今次來了就等同白費。除了禱告也不知可以怎樣,他堅持信念。再一星期他因早前襲警被判十年,而且更派去媽媽的勞改營。因為襲擊警員意外地得償所願,真開心有這樣的結局,從來沒有人被判入勞改營可以如此快樂,算是夢想成真。但他面上要裝作反感,免人懷疑看穿自己,否則隨時會改變主意。

三天後到了勞改營,裏面面積很大,有三十一乘二十五英里,面積大於美國洛杉磯。估計有二萬名犯人關在這裏,有農場、礦區和工廠,有一條很長很長的通電鐵絲網。每個獄卒兇神惡煞,無緣無故踢你一腳。他們被嚴重洗腦,覺得你背叛領導死有餘辜,所以毫無憐憫之心。北太極政府就是要將受死的犯人,提供一個藉著苦役贖罪的機會,在勞改營工作致命終!

試圖逃跑或知道有人想逃跑而不報告者立刻鎗決!禁止兩名以上犯人聚集、禁止偷竊和持有武器、不服從不恭敬守衛、男女除工作以外不可私下接觸,未獲許可發生性行為者以上統統鎗斃!犯人必須彼此監視,立刻檢舉任何可疑行為。每天工作如未能達標,更要捱打兼捱餓,所以囚犯被毆打是家常便飯,還會被禁止睡覺,強迫挨餓。不少囚犯因飢餓被迫連別人的嘔吐物也當為佳餚爭著吃,更會捉老鼠和青蛙果腹。守衛有權隨意虐待和強姦犯人,獄中性侵、虐打強迫勞動等情況常見。囚犯只有極微薄的玉米和包心菜作口糧,沒有醫療、住屋,一至半年發放一次衣服。日用品如肥皂、襪子、手套、內衣和衛生紙全部沒有。

正常大多集中營每天工作十四至十八小時,視乎工種。如果犯人沒有被打死,通常都營養不良不會活過五十歲,因每天只能分配一小撮粟米果腹,有時囚犯為了得到更多食物小些苦差,就會接受額外勞動。女性甚至獻上身體,但這樣做風險極高,一但懷孕了她們就會消失。嬰兒生下來會被守衛用鐵棒立刻打碎頭,守衛不許自己尊貴的血被污糟的血結合。



為什麼守衛可以如此冷血?!他們全是來自平秧的核心階層。他們接受鎮暴訓練,因工作未達標打犯人導致受傷死亡是不用擔心,亦絕不能對犯人微笑,要把他們當作豬和狗。如果你顯露憐憫,這樣做自己也會變成一名囚犯。而訓練完成後要簽協議書,保證不能將勞改營所見的事情對外公開。

劉備兩母子所處的集中營已比較幸運,但膳食方面和警局相比,反而吃得不錯,今次每餐有小童拳頭般大玉米球和小涼麵,當然啦!要應付大量體力勞動。因此工作時間算短。犯人要七點開始工作,直至日落晚飯後要再上幾小時意識形態課程。

工作有各種產業、木材、農地等。劉備被派去礦場,礦場外面是樹林,有十英尺高圍欄和剃刀的通電鐵絲網,週邊有警衛持鎗戒備,這裏和拘留所一樣沒有惡霸,監獄風雲等。因為大家已沒有打架的力氣去欺負人,只有警衛才會去毆打,但最主要是的懲戒就是剋扣糧食,北太極國政府最喜歡以饑餓來除去敵人。

在勞改營每天也有人死,大多工作至死。獄中屍體存放不當,屍體往往被老鼠吃掉眼球,故屍體體只有空洞眼眶,處於飢餓中的囚犯,又會吃掉老鼠充飢。囚犯死去消息從來不通知外邊家屬,因為犯人不再有公民身份,墳墓也沒有。

勞改營男女兼收,平時會被隔離,但出外工作會在一起。犯人幾乎空著肚子工作,拿鏟子挖洞,腦裏想著令人作嘔的午餐,但這是唯一允許休息和人交談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