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32

礦埸有很多人工作,經常發生塌陷、爆炸和煤氣中毒 導致的意外死亡,在地底工作十年以上,大多都得了黑肺病活不過五十歲。受傷的人會被拋棄在雪中,任其凍死。囚犯被迫採礦,如果礦坑發生意外,沒有人會救援,任由他們活埋在地下。在外邊的屍體會堆積成山,一把火燒掉!

根據北太極法律,反抗政權者祖宗三代都會比株連,而劉備所在的集中營,有大量家庭囚犯。如果有人試圖偷走,所有家庭成員也會被守衛虐殺。現在他被囚的是最高設防的集中營,從未有人成功過逃獄。
自殺在勞改營是很大的誘惑,但你脫苦海後和你有關聯的通通要受罸。所以在這裡不是打死、餓死就是病死,老鼠還會啃食屍體或垂死的犯人。如果不是正常工作中,只要有守衛經過,全部囚犯都要跪下,跟守衛說話絕不能直視他的眼睛。每個人也餓得皮包骨,但要像一隻牛不斷工作,像牛吃草充飢,但發現你偷吃就立刻鎗決。工作是生病或受傷也不得豁免。勞改營沒有浴室,你只能偷偷在河邊沐浴,因此在勞改營出世的孩子,他頭上身上的蝨子會伴隨他一生。守衛跟官員不爽的時候就拿囚犯出氣,甚至把他們折磨到死。

劉備不斷去留意去找,午餐時間到了,囚犯各自偷偷聚在一起,他在最遠處看見一個女人,左右各有一個男人。女的依偎着一個老頭子,她更趁沒人留意吻了那老頭臉旁,旁邊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囚犯,他一隻手輕搭在那女人的手上。在這極保守國度,看兩男一女親熱行為簡直傷風敗德,如果給獄警看到必加刑罰。因為勞改營中在未經守衛許可禁止兩人以上的聚集,最高刑罰是立刻鎗決,所以他們的聚會是偷偷冒險行事。
當然這只是一瞬間,女的三十多歲雖然污糟,已經一個月沒有梳洗,面上充滿笑容的開心美人。看真點她竟然是媽媽!劉備看見就跑過去抱著媽媽。溫馨只是十多秒,大家也保持距離免引人註意。
妙音對那老頭說:[爸爸,佢就係我個仔劉備。]那老頭原來就是從未見過的外公金俊。一星期前在這裏重遇,劉備叫了聲公公,金俊把他一抱入懷老淚縱橫,手撫著他的臉道:[生得好靚仔,你為咗媽咪入嚟太辛苦你呀!]一會兒後媽媽再介紹那位三十多歲的男子。他樣子不錯,眉宇間流露滄桑,名叫甘志成是媽媽自小青梅竹馬的好朋友。甘志成和媽媽好像有點曖昧,做小朋友不要多想,媽媽開心最重要。


真的這麼巧!可以重遇日思夜想的親友,媽媽笑得比和爸爸在吉林時燦爛得多,自小就很少見媽媽的笑容,他們現在還可以朝七晚七一起工作邊做邊談。北太極有十九個勞改營,每個囚五萬至二十萬人不等。他們四人可以再次相遇在一起,這不是緣份是什麼?生活雖然非常苦,但這陣子相信這個勞改營,就是媽媽的快樂營,滿載溫馨。 媽媽牽腸掛肚的人就在眼前,她什麼心結也解開了,如果現在要媽媽走,她一定不願意。媽媽判了二十年刑,但她似在享受勞改營,或者做人應該笑口常開,好運自然來,可惜這種樂觀想法,在北太極也許被早點送你上天堂。
媽媽對甘志成相當信任,四個人每次午餐時,都在四野無人細聲討論兩母子在中國的事。只有他兩母子長時間體會過國外的事,還研究逃獄的可能性。外牆有十英尺高,爬不上去,頂層也有尖刺。從外牆逃是不可能。鐵絲網只有十二呎高,但整條圍欄通電,真如外公所說難度極高。而且他見過有人發脾氣,明目張膽硬走,結果被打得半昏迷。只好再觀察環境,找一個最好的機會。
北太極人能成功逃出境,也要有身份才有真正的自由。我們就要先逃獄,再逃出北太極國,再逃出中國投奔南太極國。過三關非常困難凶險!逃出北太極國最有經驗就是妙音,判她二十年刑期或無期徒刑也好,只是一個數字,因為母子由頭到尾也不打算乖乖服刑。但幸運地可遇到父親和他的好朋友,總算解開多年的鬱結。所以妙音打算先留在此兩個月後,必定逃亡。由於預了没命,起碼有兩個月共聚天倫。
晚上外公金俊和劉備睡在同一倉,同一幅毛氈。外公讓他的頭枕在手臂上,很溫馨,在這裏還可以有親情。金俊很喜歡這外孫,縱使將來相處的日子不多,能夠有這樣的外孫,無憾!他為了母親入獄真苦了他。一個孩子應該受到教育但他沒機會,英俊聰明勇敢孝順,就是欠了機會。女兒竟然和香港首富生了他,如果他能去香港必定脫胎換骨,無論怎樣也要為他想法子,就算犧牲老命來換取他自由絕對值得。
二十年代中極交界,即是(通門江)和(鴨舌江)一帶,一直都有移民來回遷徒。金俊 --- 太極人,生於中國吉林省撫松縣農家,他在小學有一名很突出的學長,他有點印象。學長只讀了一年就轉校,金俊不認識他。最後學長令這個太極半島變天,其後都是他的家族統治,他叫鐵耀成。鐵耀成小時候曾在中國諗書,其後加入中國共產黨和蘇聯共產黨後建國。
金俊父親一家是在一九一零年被迫到日本服奴役的太極國人。二戰後金俊家在日本當地生活,但屬於少數民族也受到歧視。後來金俊被在日太極國人總會不斷的宣傳鼓勵下,回家建設新國家。那時是戰後一九四五年,回去也好,不過去南邊或北邊呢?最後共產黨打動他,認為只有北太極國能夠令勞動階級抬頭,就坐船去了。
到步後還將財物全上繳給黨,宣傳說這裏什麼都有,你們不用帶任何東西。結果是相反,甚麼也沒有,就連飲的只有清湯很少肉。太極半島肥沃的土地全在南邊,而且這個北太極國竟有入冇出,那只可永遠留在這國家,每個人當時已立刻後悔!離開日本後總想起日本生活過得多好,但黨對金俊還算不錯。
從日本歸來的金俊,依來歷在黨的成份屬下等的敵對階級,但勞力黨對他很好,屬於該階級的頂尖人物。由於金俊在日本已經加入當地共產黨,加上又是鐵耀成的校友,他還是跆拳道高手,所以能夠罕有地加入勞力黨。住在北太極第三大城市近中極邊境的(清律市),任職國家體育部跆拳道總教練,黨派給他很好的房子,而在日本的親戚定期匯日元來,可以買電器。雖然吃不好,但已經算是該市最富足的一群,更得到黨的尊重。
他遇到相同經歷的優雅女孩全月英,就結婚生了一個千金名叫金妙音。金俊當然沒有把日本的生活說給妙音知,為了她安全兩夫妻絕少提起外界的事。反正走不掉,向上爬唯一方法就是入黨。他們相信北太極國政府嗎?或者已經被說服了!一生抱負就是要女兒為祖國奉獻心力。
妙音長得漂亮、勤奮、乖巧是個早熟女孩。學生時代對父母和黨服從,八歲成為少年先鋒隊,有著良好的行為與成績,立志要成為醫生。但去到少女時期,他的認知和智慧開始對黨的一切有所懷疑。









P.133

太極國人自古學習儒家思想,領袖如果真的愛民如己,那會半句壞話和反對聲音也容不下要鎗決嗎?根本背道而馳。神化了的領袖是神嗎?他像有超能力?不太可能吧 ?他明明就是一個人類。就算他是偉大領袖,卻要國民去膜拜他?瘋狂地整天吹捧自己,道理上越自卑越自大。真正的尊敬應該發自內心,妙音尊敬父母親比領袖多得太多。黨的作風竟然叫我舉報父母的不良行為?真的太荒謬,簡直有違倫常的歪理。


父親常教我做人,你的能力不需要刻意展露人家,人家自會看見。如果他真的看不見,那麼你已經不必再追隨他。金俊的人生哲理,才令女兒真心誠服,這才叫值得尊敬。因此當初對黨的熱情已冷卻,心態上對於黨的思想已有點敷衍了事。但這個奇怪的想法只埋藏心底,因為很容易惹來殺身之禍。聽話的人是最聰明,因為他們最長命。
人的緣份就像兩條線,有緣的總會交合成一點。只不過最後是分义而行,還是重疊在一起走呢?這裏有個和她同樣有著與眾不同想法的少年跟她相遇,就是甘志成。他是一個高瘦用功的青年,樣貌俊朗有著文青的氣息。他立志當醫生,他們在清律市電影院相遇,志成被眼前的妙音吸引,這地方竟然可以有這麼漂亮的女孩,看著她的五官和秀髮已經俘虜了自己。戲院當時播的是抗日戰爭電影,當然是清一色成體思想等題材。電影在當地很受歡迎,鐵征日認為電影最能表達忠黨愛國訊息,而且票價低廉如一瓶汽水價錢。
當時志成在等的兩個朋友未到,妙音和一名較年幼的美麗女童買不到票,一臉沮喪,志成想盡辦法去結識她。他決定甩掉兩位朋友步前,前行一步心頭就卜卜亂跳,面也紅了上前說 :[你哋係咪買唔到票?我啲朋友嚟唔到,我多咗兩張飛不如一齊睇呀。]
妙音:[唔好嘅,我畀返錢你呀!]
志成:[遲啲先算,開場啦。]三個人就進了場。入了場志成緊張得不知和她說什麼?又怕打擾人家,直到散場,妙音也說歸還票錢給他。
志成:[唔使啦!大家年青人,下次妳請番我。妳住喺邊?我送妳哋返屋企。]以北太極國極保守風氣,又怎會被新相識的男孩送回家。妙音笑笑揮手就走,如果走了可能這輩子也碰不上。
志成:[等等!妳有冇紙同筆?]妙音在身上拿出紙筆,在北太極紙張是很珍貴,[可唔可以寫妳學校地址畀我?我下次想再約妳睇戲,我叫志成妳呢?]妙音笑了,好漂亮哦!真吸引!看著這女孩子眼睛會懷孕。

真鬼馬這男孩子,原來是有目的,不知怎的她也心跳加速起來,他態度溫文有禮,看真點也頗英俊。十三歲沒有約會經驗的她,真不知怎應對,只好垂下頭忍笑,人站在原地不動。問人地址,人家未答上志成又接不下去,對!真笨,傻小子人家在等你開口呀!
志成:[我約唔到妳,我返屋企會淨係諗住妳,讀唔到書。我想同妳做個朋友!]他伸出手,妙音和他握手:[我叫妙音,為咗你唔好冇心機讀書,我會考慮你嘅要求。我喺清律嘅羅北區中學讀書,你搵到我咪同你去睇戲囉 。]
志成:[喂!妳講清楚啲,範圍咁大點搵呀?]妙音就笑笑和朋友走了,她對答大方得體又不失矜持。









P.134

結果志成用了一星期在附近每間中學等放學,終於在其中一間等到妙音。她在不遠處打了一個眼色,就刻意一個人走入辟靜路,志成當然尾隨。其實妙音這幾天也很害怕自己玩過頭,怕志成不再找放棄。這一趟大家也很開心,聊聊學校、電影、藝術和一些趣事。慢慢兩人很快熟絡,志成會在她家附近接他,他們的初戀開始。
六十年代的北太極晚上幾乎沒有街燈,除了鐵耀成的銅像。社會風氣極保守,沒有自由戀愛這回事,婚姻都要求門當戶對階級一至。妙音爸爸是個黨員和志成的家有點距離,父母不會贊成的,這關係會破壞妙音前途,會招來工作單位和鄰居的閑言閑語,所以一切要保密。兩人經常欺騙父母出來見面,相當樂在其中。沒街燈的漆黑晚上,靜寂得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黑暗如一幅被蓋著這對小情人,為他們開了方便之門。他們拍拖的節目就只在黑夜散步,快兩年手還沒有牽過。
他們無所不談,對方的夢想和家裏秘密也全告訴對方,除了領袖和黨外,大家也有默契收口。
妙音和志成一起長大,妙音讀書成績好而跳级,十六歲已經考入清律大學醫學院。比他年長三歲的志成學術成績絕不比妙音差,他幾乎答對所有問題,但總是考不上去。他跑去學校理論一番,校長很同情但又無能為力,只解釋唯有成份較佳的學生才能獲準升學。

他回家問爸爸甘正,原來他自己是內戰南太極國戰俘的後裔。這個打擊非同小可,志成才知道原來災難在他未出生時已經降臨。爸爸刻意隱瞞只不想妨礙他用功讀書,阻止他傑出表現,這情況始終一天也會發生。
升學不成,志成被分配到煉鋼廠工作。他這種成份就連當兵也沒資格。每天對著火紅紅的火爐,他已經失去人生目標。

妙音對他鼓勵說:[呢個世界係唔公平㗎!但係如果你覺得呢個世界咁唔公平,你就要更加證明畀人睇,你係得嘅!人哋唔用你係佢冇眼光,你只不過係懷才不遇。就算改變唔到事實都可以改變態度,開心係一日唔開心又係一日,點解唔選擇開心呢?你煉鋼鐵都係為國家貢獻,你可以快而準完成工作,受到上司讚賞,呢種成功感唔係用錢可以買到。]
志成看著這樂觀女孩,這麼聰明漂亮完美,身體不由自主,牽著她玉手,交往三年了!這是關係上的突破位。妙音羞澀低頭,沒有抗拒。大家在黑夜中手牽手,眼睛習慣漆黑能看見她臉龐,真迷人真的想吻她,吞了吞口水冷靜下來,這個國家的人實在太含蓄了。


未幾彼此也忙,後來妙音被派去平秧實習。這是人民光榮,他們的社會地位也開始越來越遠。志成經常心想自己會否拖累她,他用書信往來,總是妙音比他勇敢堅定。只要她學成歸來,我們總會有結果,就算她有負爸爸期望也不會改變。
志成只好寄情工作,工廠將會舉行一個極度盛大的歡迎儀式,有一個超級大人物快要來參觀,他是鐵征日。
志成上班賺了錢就經過申請,為家中買電視機,還要先向電波檢查局登記。電視早己在按鈕上貼上封條,這是一台進口電視,必須把頻道固定在政府電視台上,去除選台功能,防止接收外界資訊。







P.135

其實志成的頭腦並不比妙音差,他早已懷疑政府,每一個市民也有機會是人民班。連最愛的女朋友和父親也不敢告訴自己的真實想法。只要一個傳一個,就有天自己會被消失,甚至禍及家人,太冒險了!

他很想看看外界的事物,趁父親入睡,用膠紙黏著來保護頻道的封條,更可放便落記號。只要找一根很細的縫衣針就不用破壞封條。房間後門能通往天臺,天臺己安裝天線,他上去不斷調教直至資訊號為南太極電視台,這是死罪!以前有人試過就算只是被懷疑,也可以審問一年,一個人關在不見天日的牢房,出來全身膚色慘白,精神錯亂。因此只敢在深夜把音量調低至剛好聽到,看電視總要處於高度警誡,電波檢查局總會在半夜突擊檢查。如果鄰居的狗一吠叫,志成就立刻扭回中央頻道和衝上天台拆天線。


收到了!好震撼!他第一次看到真實的南太極國和外界的富有,打工仔也可以吃白米飯有私家車,花花世界還有新聞和外界對北太極的看法。內戰的起因原來是鐵耀成先發起 ,不是官方歷史所說,這個自認是世界上最值得自豪的國家,一直說外界滿是罪惡和飢荒,但又永不讓你去看,原來一切真的是騙局!我們根本活在監獄中,國家就是一個大監獄,太恐怖太震撼太可惡!這種情緒無處發洩,就連呼叫也不敢,很痛苦!
為什麼國家一早已訂了階級,自己再努力也是徒然,交女朋友又要門當戶對。志成媽媽一年前因病去世,他明白只要有抗生素就有救,但只可在平秧醫院才有。由於太珍貴媽媽等不到就走了!如果在自由國度,媽媽就有救!想著想著悲從中來,眼淚流不停。現在只有和父親相依為命,爸爸身體也不好,女朋友又恐會被自己連累。我們不會有好結果,想起政府多憤怒!嗚.....嗚,又流下淚。
突然傳來狗吠聲,志成立刻按回中央台,衝上去拆天線,抹眼淚要立刻收拾心情真不容易。這個檢查員相當眼利,注意到貼了膠紙就問他。志成心跳加速又裝作若無其事:[哦!我驚封條甩咗,咪用膠紙黐住先。]幸好他沒有細想就走了,嘩!好險呀!這次之後要更小心看電視。
過了兩星期志成的工廠到了鐵征日來臨的大日子,紅地氈兩旁員工們熱烈歡迎,經過採排又採排,怕事情有輕微出錯就大禍臨頭。軍隊和保鏢一早已經真鎗實彈嚴陣戒備,鐵征日終於來到!個子不高戴著眼鏡一頭曲髮,平時在中央台電視新聞見過他,他每一句講話都有人代言,從未見他真人發聲,今次有機會聽他聲音。他來到時,單位早從小學準備漂亮可愛女學生給他獻花,大家務求不容有失,安排盡善盡美。
其實志成那天心情壞透心藏著怨氣,人民食不好有病醫不到。軍隊每人高大威猛,他媽媽就連基本藥物也拿不到。心情恍惚就被一名軍隊隊長撞倒,對方不但沒有道歉,還說志成弄髒他軍服,就一巴掌摑志成。憤怒得真想搶鎗射殺他,然後再殺……
火爐把鋼鐵燒得火紅,鐵征日近看額頭也流汗,其實他根本和普通人一樣。他說:[同志們辛苦了!多謝大家為國家建設,繼續努力!你們的努力黨係唔會忘記!]眾人連聲叫好和拍手掌。鐵征日問大家有冇問題想提出下?通常這未經採排環節,沒有人敢舉手,志成他舉了,全場靜默!







P.136



志成:[偉大領袖鐵征日同志你好!我想問下點解我哋工人同市民都食得咁差,醫病又醫唔好。但係點解軍隊就每個人都可以食到咁高大嘅?]同時手指著剛掌摑他的隊長。
鐵征日立刻面色一沉,沉默數秒後指著那隊長說:[你同我跳入去!]要跳入煉鋼火爐?!軍令如山隊長大叫一聲:[係!偉大領袖鐵耀成鐵征日同志萬歲!]身體強烈抖震,放下武器就跳入煉鋼爐中。跟著一聲慘叫,人和衣服末入熔漿中,起了點小火再也見不到。如果半分鐘前有人上了廁所,回來已經有人消失於熔漿屍骨無存,震撼全場!鐵征日用行動去解釋軍人隨時要為國家犧牲!
跟著有軍官走來打完場:[偉大領袖鐵耀成鐵征日萬歲!成體思想萬歲!]眾人不斷在叫,不斷拍掌。如果氣氛尷尬,可能下一個跳入去的是志成。我們的寶貴生命卻濺得不值領袖一句說話,這不是為國家光榮戰死,是給領導賣弄權力而死。
或者那次變相令鐵征日立了威,志成在工作和生活上暫時未感受到阻撓,鐵征日沒有下令要對付他。反而工友怕被自己連累,再沒有人理睬和跟他說話。鐵征日不清算不代表他的下屬會放過他,出事只會是遲早問題。相信很快自己會被不同藉口關進勞改營,太可怕!逃亡的概念湧上心頭,我要帶爸爸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