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00

鄧大人主席在三天後到廣州,整個廣州市也極度重視,已準備禮炮、紅地氈、軍隊等歡迎儀式,電視台派員貼身直播。張角會全程陪同,一切對外事務就依賴唐周。
唐周早前被Kenny重傷,現在總算能走動,張角下達命令必須要幹掉雄鷹俠關羽,至少鄧大人南巡時,絕不可給關羽節外生枝。廣東政府官方通緝關羽歸案,唐周就帶領黃巾每日私下四出尋找。
劉關張三人住在關羽家中,該單位業主裕達叔是關羽小時候已認識,裕達叔的兒子和媳婦到外省工作,留下十歲孫女給俗達叔照顧。裕達叔了解關羽為人,亦非常欣賞關羽事蹟,對於最近他被通緝,也百思不得其解。他曾問關羽,關羽只說沒事,和政府有點誤會。善良的俗達叔信任關羽,認為他只會做應做的事,也不再過問。他成了關羽外出購物和叫外賣的唯一幫手,亦只有他一人和孫女知道他們的存在,可惜今天麻煩終於找上門!
在裕達叔所居住的大屋外,今天有八架名貴黑色房車到達。下車的人全部穿黑色西裝,打黃色領呔。有人幫為首者打開車門,一個行動不便,頭戴上一個金屬頭箍,連接一個金屬四腳支架在肩膊上。下顎骨向左墜落,長期打開口,呈畸形狀,手持拐杖步出。他是唐周,他下顎被Kenny打碎,顎骨移位,下陰被他開鎗打爆。在公在私也不容放過三英,對三人恨之入骨,他在公要接上司張角的誓死任務,在私如果三英不死,他私運軍火到香港包藏私心,被張角揭發就大事不妙。雖然他被弄成這樣子,也無阻他追捕,而且只會更辣更狠,謺要報重創之仇。
蒼老的裕達叔坐在門外抽煙,車隊來臨他心知不妙,連忙回到家中,通知關羽三人鎖上地庫的門,叫孫女什麼話也不要說,其實裕達叔並不曾和孫女提及租客的身份。
唐周從張寶被殺時,關羽的逃亡路線追查。假設關羽還在廣州,那麼廣州所有出租屋也難免被查問,今次就查到來到佛山市三水區。車隊停車,成員先分佈在街頭街尾以防有人逃走。原先打算逐家逐戶查,但見裕達叔急步回家,這個老人舉動第一個引起他懷疑,出於好奇心他第一個要親自查問。
唐周一個人禮貌敲門,他叫部下出面等,和裕達叔握手,並介紹自己,笑容滿面說政府要查出租屋,說希望可以邀請佢入屋坐聊聊,裕達叔不敢推辭。在房門內的孫女還是好奇地打開門偷看,被唐周看見,唐周稱讚他孫女漂亮。裕達叔反而感到害怕,只想他快點離開,面上強裝鎮靜,窩藏通緝犯罪名不少。他硬着頭皮請唐周坐下,叫孫女倒杯水。









P.201

唐周:[恕我冒昧,阿達叔我想私下同你傾傾,你應該知我嚟係執行任務。]
裕達:[長官,我唔知道。]


唐周:[我哋嚟捉通緝犯,佢叫關羽,以前係運動員。佢仲有兩個同黨,一個叫劉備,一個叫張飛,你冇理由未聽過㗎?] 金善男的名字和身份證只是欺騙和英堂會員,江湖人只知他叫Kenny,劉備用正常途徑過海關當然用他原本的身份證名字劉備。
裕達:[長官我真係唔識,而且一個月前都有公安查問過。]
唐周:[達叔呀,查問過啫係知啦。你頭先又話唔知嘅?其實我做事都係鍾意親力親為,我查埋今次我哋會結案,以後唔會再嚟。不過真係好奇怪,佢三個人跑到遠遠,好似人間蒸發咁,或者被人窩藏咗都未定。喺呢!你估佢哋會去咗邊呢?]
裕達:[傳聞佢哋偷渡去香港,我只係聽返嚟。]
唐周:[乜你搵隻耳仔嚟做人㗎!唔緊要,小妹妹呀,咁大間屋,有冇見過有三個大哥哥出入呀?]
女孩:[冇!]唐周撫弄孫女的頭髮,凌厲的眼神叫人心寒,裕達已緊張得滿頭大汗。
女孩:[唔知呀,我真係唔知呀長官,你咁樣我好驚呀!]
唐周:[達叔呀,如果我形容通緝犯係社會嘅害蟲,你仲會唔會請佢入嚟坐,倒杯水佢飲呢?]
裕達:[大概唔會。]
唐周同時點起香煙,雖然他現在被打成殘廢的模樣,但當官多年說話不其然滲出官威:[如果政府查一個窩藏罪犯嘅屋,佢會查每一間房、閣樓、天臺、地庫,查所有能夠容身嘅地方。甚至好多你想像唔到嘅藏身地方,既然你話冇,咁我陣間叫啲下屬入屋查,查完就會正式將你從名冊刪除。但係如果你坦白嘅話,就冇咁嘅必要啦。任何人可以幫到政府緝拿通緝犯都唔會有懲罰,而且仲有獎勵。查完我哋亦唔會再騷擾你屋企。]唐周說完盯住裕達叔,裕達不敢逃避他眼神,不斷眨眼。見世面少的老居民,急得老淚在眼眶滾動。


唐周:[你係咪窩藏罪犯?]唐周一邊說話,一邊撫弄女孩的頭髮,滲透白色恐怖,眼睛盯住他。說話不怒而威,尋常百姓那可能承受得起!
裕達叔細聲說:[係!]
唐周細聲說:[我冇估錯,佢哋應該响地庫,因為我見唔到入口,係咪我而家坐緊張梳化,入口畀地氈遮住,係咪?]
裕達叔細聲說:[係!]老淚縱橫,他無奈要出賣三位少年英雄。
唐周:[我冇野問,我走喇。多謝達叔熱情款待。]說畢他打開門說了一些江西的土語。因為當天黃巾的隊長和唐周是江西老鄉,目的是要三英聽不見他們有所行動。有三個隊員各手持機關鎗和十多名黃巾各人手持一支曲尺手鎗。黃巾拉開梳化抽起地氈,地板用厚木承托,梳化底掩出木門是唯一出路。唐周用江西土語說一聲開火,砰!砰!砰!把整個地板狂掃,短短一分鐘起碼有打出三百發子彈。在地庫任何生物也不可能生存,但是地庫沒有慘叫聲,那麼三人死了嗎?
黃巾揭開木坂通道,有人拿出手榴彈,唐周示意裕達叔和孫女一眾人逃出室外。手榴彈一擲,一聲巨響!應該沒有生物再有生存空間。濃煙密佈,一分鐘後黃巾步下地庫,為首的三名黃巾戰戰兢兢,因為誰都不相信三英會如此簡單就可以幹掉!為首的黃金拿出電筒一照,見到有反光鏡面,不是鏡子,是一把刀,一把只有英雄中的英雄才配用上的刀 -- 青龍偃月刀!







P.202



黃巾一有反應,持鎗手己被捉制動。青龍偃月刀令手和鎗跟他身體分家。後面劉備電筒一照,左邊張飛已經一刀一個再奪鎗,抛給後面的劉備,劉備持鎗飛快連射三人,對方開火,劉備熄電筒,三英伏低開鎗,有五個黃巾中鎗倒下。
原來之前達叔進來狂敲地板,三英己預算有事發生。關羽爬上木板的天花裝監聽器,果然唐周來了,大家預計有這一天,也不會預算裕達叔能逃過查問。那麼唐周下一步就是開鎗和擲手榴彈,關羽和張飛己躲藏鐵寫字枱底,劉備更把雪櫃掏空,藏身其中。關羽早穿上納米避彈衣套裝,劉張兩人也穿上關羽的納米避彈背心,面上帶上過濾防毒面罩。
三英連忙衝上樓梯,恐防再有第二顆手榴彈,但人頭還未上去,關羽張飛先申出手槍在地板掃射,而劉備張開一把縮骨雨傘。黑色雨傘有紅白圖案,圖案就是雄鷹俠的面譜。雨傘把手有扣可套在手臂,就像一個盾牌,可以擋子彈的盾牌,是關羽從美國訂購回來的特工武器,物料是納米避彈衣做,打開直徑有一米,縮起只有九吋長。
劉備用力把雨傘盾牌擋前掩護,關張從後開鎗。他們先射腳,待倒下再捕一鎗打頭。黄巾急退出門口,三英急上殺出去到地面,連忙踏過屍體再執起黃巾手上的鎗彈。突然一顆手榴彈拋入屋內,三英立刻跳出門口大街,震得大屋搖動,三英落地一滾立刻提鎗殺敵。
在車群後邊有人想擲手榴彈,劉備起身用鎗對準目標頭部,當他剛拔掉手榴彈保險針,正要擲出去之際,頭部中鎗即時死亡,手上還握著手榴彈,就地大爆炸!令在場十個黃巾和三架車炸得飛起。
唐周一早溜了上車,叫司機開車逃走,關羽衝前向其開鎗,關羽就和黃巾司機駁火。司機索性倒後直撞關羽,關羽跳起抱著車尾,司機改衝前扭軚盤煞停,關羽被甩飛撻在地上。司機開鎗追殺,關羽逃到牆角,唐周未敢狙擊怕了他開車先走,他原意是如果要駁火,就留下黄巾去辦自己走先。
另一邊張飛駁火期間,有車直駛加速撞向他,張飛提鎗射向司機,但剛冇子彈。他靈機一觸向後跑,執起裕達叔剛才坐下抽煙的木板凳。汽車直撞過來,時間剛好,張飛擺尾跳起,雙手捉緊板凳直插擋風玻璃,打中黄巾司機當場慘死。但司機死去但腳還着踩著油門,張飛人在車頭蓋,他撥開玻璃用手控制軚盤,太快了趕不及改變方向還是直撞向劉備。
張飛大叫:[Kenny跳起!]劉備跳上車頭捉緊, 避開一劫,沿途黃巾開鎗子彈又來!劉備用傘盾去擋,子彈衝力幾乎要把他打下車。車繼續衝,張飛躺在車頭蓋,在劉備掩護下,爬前一邊揸軚盤,一邊伸手去打開車門,把司機抽出。油門沒有再被踩,剩餘衝力張飛用來駛向關羽剛才的後巷方向。張、關立刻上車,槍林彈雨,劉備要駁火未能上車留在車頂,關羽駕車。









P.203

車剛開動,張飛見有手榴彈拋來正正落在擋風玻璃前面,關、張全程看見,估計拔保憸針拋出後還有兩秒,刻不容緩,張飛已一早雙腳踢鏟開碎玻璃,關羽立即大力一手撥開,剛好跌向埋伏車後的黃巾黨,轟!炸死三人!兩人動作飛快,面對快爆炸的手榴彈,兩人決斷勇敢毫不退縮,好合拍。
關羽開車狂飆,劉備手捉車頂天線在車尾駁火,還有子彈。他在車頂連轟三個黃巾,後面已有黃巾上車追上來,前面又有黄巾車駛出打横截住路邊,關羽踩行油撞過去,大叫:[扶穩呀,我撞!]。 撞開前車,劉備幾乎抛出來,剛定神後面車又再開鎗,劉備再補兩鎗,中!但還有四架電單車追來,是後緩。馬路中間前後兩部黃巾汽車,左右兩邊各有兩架電單車,不斷開鎗,劉備靠傘盾坐在車頂保命。
關羽加速走,一輪追逐在大街上後面兩部私家車,四部電單車追趕,劉備在車頂左搖右擺,馬路左穿右插險象還生,關羽故意駕車左右擺動,等後車未能描準射擊劉備。估計劉備還有子彈,他是三人中鎗法最好,他描準向後來的汽車司機,鎗和他額頭成一直線,砰!一鎗打爆他額頭,中正目標。司機即時死亡車向右失控直插右邊,剛好撞到一名黃巾電單車司機再撞向牆後向前飛起,在空中打橫三百六十度自轉,飛向劉備頭頂,劉備伏低剛好避過,險過剃頭。
車跌在關羽前面阻路,快要撞上關羽馬上拉手掣煞車,劉備大叫:[打開車門!]關羽張飛同時打開車門,左右兩旁的電單車煞掣不及撞向車門,雙雙飛濺撻落地上。從後一架黃巾私家車也煞掣不及,撞向關羽車尾,劉備立刻跳車,後車向前炒起,在空中七百二十度直體自轉,有如體操選手向前翻滾。關羽這一停,解決三架車。
後邊還有一架電單車,持機關鎗掃射,劉備用傘盾擋住,跑上車後座。關羽入後波倒車撞向司機,司機棄電單車避開。機關鎗繼續掃射,關羽三人那邊己沒有任何子彈還擊,在遠處又有追兵,不宜久留。他索性駕車駛入後巷,衝入去!撞開滿地雜物,後面黃巾用對講機滙報,再用機關鎗掃射。
從後巷剛駛至馬路口,有一部大巴士埋站阻擋。急停再入後波,斃!車行不動,已被黃巾追至,被機關鎗射破車呔。劉備打開傘盾擋子彈,掩護關、張先下車,三人向前逃出大街,還未脫險。除了一眾黃巾會從後趕上外,不遠處有警車聲。
劉備:[大家戴口罩上巴士,阿飛!陣間有咩依郁,我哋挾持乘客做人質。]原來三人早料到有天會有大軍壓境,所以一早準備一切,放要備戰需要的在外套內,例如傘盾和青龍偃月刀等。如有任何風吹草動,只要一穿上就可以殺出去。他們外套放進醫療口罩,只是避免在街上被人認出外貌。









P.204

他們三人如常入錢上車裝作平民坐低。三個高大男人面戴口罩同時上車,自然引起乘客注目。糟糕!警車發現三人上車,警察從遠處追來,司機收慢車。三人交換眼神,張飛拔出已經沒子彈的手鎗,指住司機叫他不要停車,全車人即時尖叫!
劉備大叫:[唔使緊張!阻一阻大家,合作就冇事。]有乘客暗地裏用手機報警,前面車多,行車緩慢。有黃巾持鎗跑過來,張飛用鎗頂著司機:[開快啲!咪停車!]黃巾開鎗,乘客瘋狂尖叫,車輛後邊車呔被打爆,巴士左右舞動。乘客連忙扶隱,有小朋友已經嚇得痛哭。後面兩個車軚已被射穿破,車不能慢又要在馬路左穿右插危險又刺激,前面有大貨車,張飛急忙扭軚衝出對頭線,幸好沒車。爬頭過去,但剛爬頭前面有車急煞,避不了!張飛再扭軚向左打横撞破木圍板,衝入建築地盤,巴士在工地很難開動索性停車,乘客大驚,幸好沒有人受傷。
劉備:[全部伏低!]警察車駛至,警員下車將巴士重重包圍。黃巾基於身份不是正式執法者,就退後觀察,反正落入警方手上,結果等同落在唐周手上。警方開鎗把前面兩條軚射爆,巴士爆軚開動極困難,多部警車駛至,巴士被全面包圍,形勢惡劣!
劉備大叫:[各位乘客企起身,舉起雙手放响窗邊,我唔想開鎗,放心!你哋照做啦!]特警獵鷹突擊隊到來,隊長樂賓又會再和關羽碰頭。車上乘客全靠窗,成了保護罩,狙擊手不敢貿然開鎗。關羽問乘客要報紙,指示將報紙貼在車窗上,遮擋全車廂,讓乘客坐下休息。
劉備:[大家鎮定啲,唔使緊張,對唔住各位累到你哋,我唔會傷害人質,我哋都係畀壞人迫害,你哋全部退後。我好快會遂一放你出去。]警員一一持盾牌慢慢步前包圍車輛,狙擊手己在對面高樓大廈,準備就緒。幸好不是被黃巾包圍,不然肯定硬闖上車開鎗不理乘客死活。
關羽手提電話響起:[小羽哥,係咪你?]
關羽:[係!我見係你我先至聽咋。]對方是樂賓。
樂賓:[我見你未死,我真係好高興,我都估到你冇咁易死,可惜小靜條屍都未打撈到。]
關羽:[唔該晒你,我欠你太多。]
樂賓:[唔好講埋啲衰嘢啦!同你講番啲正經嘢先,我係警察你係逃犯,今次乜事搞到咁大鑊。]
關羽:[乜事?你知㗎。]
樂賓:[我哋輕鬆啲解決啦,而家你哋投降先。我會幫你㗎,你話畀我聽而家車入面有幾多個人質。]


關羽:[等我數下人數。]關羽心數了三十五人,他就向樂賓說:[有四十五人。]向來他忠直不愛欺騙,這一個無奈的大話,是有必須的,脫險也靠這句大話。
關羽再叫他:[五分鐘內安排一架車停喺門口,為表誠意,我會先放三十五個人質。]掛線後三英細聲商量。車門打開,釋放所有三十五名乘客。
所有乘客馬上衝出,場面一片混亂,雖然車輛四條車軚已爆,張飛突然開車!因為他們根本不打算下車,也不信警方會真的有私家車提供。警隊基於還以為車廂還有十名人質,未敢妄動。巴士撞開警車和地盤鐵欄,向一個商業大廈後巷直沖,巷中間巴士只能勉強插入後巷,兩邊車身擦出火花。車身搶軚巴士棘住後巷中,阻塞後巷通道,進退不得!警員趕至打破後座車廂玻璃,放入煙霧彈,十秒後爬窗入車內,劉關張三人會否落入警方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