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05

一天後鄧大人南下先經武漢、長沙下至深圳,參觀國貿大廈、華僑城、文化村、錦繡中華,沿途受人群鼓掌歡呼 ,再到珠海,在珠海召開高級軍士會議,他重申:[誰不改革,誰下台!我們的領導看上去像是在做事,但他們沒做任何有用的事。]軍隊領導表明如有必要,軍隊高層願意擁護一個新領導人。在場的張角對這訊息感到空前威脅,他必要推行一個驚天動地的大陰謀。
鄧大人再經順德到廣州,今天他已身在廣州,在廣州一間位於五樓的社區中心,頂層是一間幼稚園。鄧大人南巡期間,一直有三個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攝影師跟隨拍片,而今天更多了一名新聞記者。
廣東省委書記張角全程陪同,保安方面整個南巡鄧主席也有二十名親衛隊陪同。他們全是中央最精銳的保護要員组的中南海保鏢,而張角為了加強保安,更派上穿軍服頭戴鴨舌帽的特種兵,該特種兵是廣州軍區華南之劍的特別武器,最精銳的特種兵,把守每一層以防萬一。
陪同鄧大人南巡還有他兒子鄧方,他是坐輪椅半身不遂殘疾人士。因六十年代尾被父親牽連,被造反派虐待。他從三樓逃走時躍下受傷,從此傷殘。
鄧大人參觀幼稚園,有小女孩獻花,還和小朋友互動拍照,氣氛融合。小朋友是社會未來的棟樑,未來中國要看你們了!
鄧大人體形雖小,但卻是受億萬人敬仰的巨人,他每一句話每一個舉動做出來說出來,包含無比意思和高深智慧。他開放改革中國,沒有他就沒有當今的強盛中國,改革是必要的,但不能太快,不然會做成慘劇。
有些人會企圖利用民主和無知的官員吞食國家,目的只是為了金錢和權力。但根本不是每個人也真心為人民和國家改革,這種人也許會已集結成叛黨,而且他的領袖不易對付,要取下他要流很多血。
鄧大人閱人無數,眼前的張角不是簡單,狼子野心!只是等這人何時現形。他老了!張角比他年輕,同樣智慧非凡,又或許他真可令國家更強大。但更重要的不是能力,而是品性,要不然他只會為權力害苦同胞。鄧大人南巡目的除了為南方定下發展目標,視察民情外。他想看看張角這個人,如果他想背叛,就看他有何能耐。如果他是忠黨愛國,也要看他有何能耐。


鄧:[ 張同志,你可以將廣東省發展到如此繁榮,希望你可以保持繼續安定,為人民服務,咁多年辛苦你。]
角:[ 多謝主席讚賞,我會繼續保持繁榮,唔單止廣東省,甚至全中國。但要達成願望我必須要成為中國嘅巨人,那麼我要將中國成為手中之物。但係要做到好唔容易。我不停咁部署,將我無數嘅手下溶入各階層,而家時候到啦,我會將真正嘅中國安定繁榮,喺我管理下二十年不變,我相信我能夠做到。]

張角小時候犧牲了原本充滿愛與關懷的家庭,認賊作父就是為了踏上強者之路,無情方可無敵!成為強者是一種信念!強者之路是一程無盡旅途,强者就是要用無堅不摧的意志,去行走其他人不能走的道路。強者需要意志,意志是信念所推動的!









P.206

鄧:[咁你想點樣為人民服務?]
角:[ 為人民最重要就係先讓國家強大,中國近百年,唔係被人侵略,就係內戰。要結束呢場荒謬我必先要擁有無上權力,將整個中國真正合成一體,掌握起我張角手上。我要二十年之後唔想再見到冇必要嘅戰鬥,我將會建立同控制更強大更繁榮更先進嘅國家。我唔容許任何反叛同自相殘殺。所以我要令世界每一個強國,都畏懼我權力之下。鄧主席你係一個強者,一直係小弟學習對象。但係你始終有退下來嘅一日,難保下一個可以做到。]
鄧大人明白他的意圖野心,他想反了!他終於露出孤貍尾巴。鄧大人再望向他最忠心的中南海保鏢,他竟然逃避眼神!就連身經百戰的鄧大人心裏也難免一寒,保鏢反了!那麼張角派來的特種兵肯定是他的人,在場還有較遠處的兒子鄧方。他和小朋友在玩,不知危險所在,還有五名幼稚園女教師和女校長在場。如果他要逼宫,在坐每一個都會是人質,還有三名攝影師幫他拍記錄片,還有中央電視台的記者應該是張角安排,如果他要我承認由他去接班。那麼他就由該記者作全國電視直播,張角下一步就是要逼他即場簽文件。所以暂時他不會有生命危險,張角只會軟禁他在此,但不會給鄧大人太多時間,他稍有猶豫張角會把人質逐一殺死。
甚至張角後著不止於此,他隨時在外頭各區放置多顆炸彈要主席就範。就算交出權力後只要鄧大人在傳播介否認,就會令外國對張角政府不信任。除非現在即場殺死張角,所有人必然再次忠心鄧主席。現時情況剛好逆轉,張角會先從鄧大人弱點攻擊,最脆弱的必是先動他兒子鄧方,怪不得張角當初用極大誠意,邀請鄧方出席。
張角就算取得權力也不敢殺鄧大人,因為只要可以威脅到他已足夠,鄧大人可對外聲稱是欽點張角接班。他會軟禁主席,真至真真正正軍政黨實權在握,才能得到釋放。那麼張角在逼宮前肯定已經拉攏至少四名常委支持,其實張角的確是個人材,他絕對夠資格當領導。主席心中幾個接班人選他更是大熱,今次南巡就是要看看他,就算他不是這一任,也是下一任。
開弓沒有回頭箭,張角急於奪權,有可能是他沒有選擇,是必須要的,皆因由其他人上台後,可能會剷除他。那麼他背後必定背黨胡作非為,傳說他是太平教教主,就算是假的,他也必定包庇太平教。
才幹如果由壞人擁有,是最危險的。我甚麼可以將十多億人落在這個兇殘的瘋子手上,莫講話自己的性命,就算加上兒子和這裡的無辜學生性命也在所不惜。做領導就是永遠要大局為重!絕不妥協!


鄧:[講重點!]
角:[你都明白改朝換代,必然會引起混亂,流血係在所難免,坦白講任何人敢檔我嘅路,敢向我挑戰我會將佢完全摧毀,我係為咗中國人更好嘅未來,咁做係必需要。就算主席如果你覺得我係作反,我付出嘅勇氣同承擔後果嘅責任,唔係普通人敢去承擔。我唔係叛國,我甚至比你或任何人更加愛國!]
鄧:[張同志,你為國家可以犧牲什麼,你證明畀我睇。]張角此時單膝跪在鄧大人面前,並在茶機上放上交出權力文件,只要他一動筆電視台攝影師,開始準備攝錄轉播。張角的確是真心敬重鄧大人,不過在權力面前,任何人和事也是次要。
角:[ 鄧主席係我最敬重嘅人,我可以犧牲我嘅尊嚴,求主席支持。我敬重鄧主席,我下跪並唔覺得係羞恥,我唔需要證明一切。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求主席成全!]鄧大人認為張角此舉口說愛國,其實全為了權欲的冠冕堂皇藉口。但鄧大人不敢妄動,因為他給自己最大的尊嚴,但背後若果敬酒不飲飲罰酒,必然死傷難免。張角先禮後兵,想兵不血刃奪權,此刻鄧大人難免猶豫。
鄧:[ 張同志,我有啲唔係好舒服,我叫我個仔陪我返去休息下,你嘅訴求我會好好考慮,有咩遲啲再傾。]

角:[主席!我已經跪咗好耐,簽個名好快嘅啫!]







P.207



正在最艱難時刻,國家步入危難之際,此時有一個中國高官入來,是唐周。張角曾經說過,只要他能奪權,唐周就是總理。唐周眼神極為迷惘有點不對勁,他解除了頭頂的鐵架,用頸箍代替。他尾隨有三個高大的黃巾黨,他的出現是否已經表示三英已死在他手上呢?張角並沒有安排唐周出現。他不請自來,張角也不大理睬他,最重要此刻鄧主席能夠簽下交出權力的文件。
此時唐周背後的三名黃巾黨成員,忽然有人一腳踢向唐周屁股,唐周就飛去中南海保鏢處,三名黃巾用手向面上的皮一扯。他竟然不是黃巾,是劉關張三人。張角嚇得立刻彈起,大家緊張得準備拔鎗!
張飛笑說:[依咦!阿張角同志,睇你一定想逼宮奪權定啦,好容易啫,既然大家咁高興,我嚟幫下你手啦,咁咪得囉!] 向來無咩做唔出的張飛,做了一個極度驚人的舉動。此時張飛竟然拿出一支手鎗不是指向張角,而是直指鄧大人頭上,張飛真是顛喪至極!居然夠膽用鎗指著鄧大人的頭顱,這個舉動簡直罪該萬死,要死一千次也不夠!
關羽也嚇得傻了眼,他一向敬重的主席,竟然被張飛這瘋子用鎗指著頭,真不敢相信!我們不是來救他嗎?但想深一層他好像沒錯,關羽看一看劉備,劉備回了一個笑容,點一點頭同意張飛的做法。危急關頭兵行險着,今次關羽也做不出,張飛反而做得到!張飛這驚人舉動同樣嚇傻了張角和在現場所有人,目的就是要告知張角要開戰的話,他會解決領導人。若然領導人若有不測,便不會簽署張角等人所要的文件,自己即公開叛黨身份,變得投鼠忌器成了奪權一大障礙。難怪張角大驚,一生權慾要立刻壓下。
鄧大人:[關羽唔需要大驚小怪,你朋友咁做,我哋先有離開嘅機會。]劉備認同張飛行為,其實是最理智的方法。向來喜歡玩命的張飛,就算如此緊張也一於少理。還點起雪茄,一臉輕挑笑容態度相當得戚。而劉備就趁機把唐周犯罪紀錄的記憶體,交給鄧大人手上。
張角笑說:[我就唔信你敢開鎗!]
張飛:[ 笑咩呀你?畀我哋篤爆咗謀朝篡位,以笑遮醜呀?你話唔信我開鎗嗎?咁咪上嚟睇下你嘅判斷啱唔啱囉?]向來高高在上的張角被小輩當眾侮辱,氣得七孔生煙!為大局著想他需要深呼吸去平息,他需要思考下一步。

但劉備並不打算放過他 :[係囉!你睇你畀人串到樣都衰埋,你條人煙而家係咪覺得好難堪呀?咁唔忿氣,試下撼頭埋牆睇下會唔會好啲?]

張角:[咩人煙話?]

關羽:[諗唔到呀?咁又係呀,你殘民自肥,刮埋咁多油脂油膏,食好住好個腦點會運作到呀?人渣人粉人灰人煙呀,即係渣中之渣咁解!今日我哋就嚟收你!]
到底劉關張當日在巴士上發生什麼事?為何來到這裏 ?其實當日張飛是故意撞向那條後巷,讓巴士堵塞在後巷之間。他們打破車頭擋風玻璃,就跳下去。從後門進入大廈,在大廈中有個沒有人的垃圾站,關羽穿上清潔工人制服,面戴上口罩。張飛和劉備就躲進新的垃圾袋裏面。大丈夫能屈能伸,關羽從垃圾站推木頭車出去順利逃脫。


他們大膽回到關羽居所附近觀察,直至再沒有黃巾監視,到晚上他們三人入屋,裕達叔看見三人,他跪在地上道歉,關羽扶起他,說他已經做得很好。關羽從他家中的暗格,找出二十萬元現金賠償給裕達叔作損毀的家居維修費用。
關羽駁火期間,曾經手抱唐周的車尾,被唐周車尾抛甩撻地。其實關羽當時已經將一個迷你追蹤器,放入唐周車底。他打開追蹤器,從器材清楚唐周的寓所。
於是乎三人就過去唐周的寓所裏,有三名黃巾黨成員駐守,唐周今天未能解決三英感到煩惱不堪,此時一陣嘈吵聲,黃巾保鏢被劉關張三人解決慘死。門被踢開,劉關張已經在唐周面前,被三人痛打一輪,他已經完全失去逃走能力。
張飛就從唐周家中找了一個鐵鎚:[點解要運軍火去香港,背後有乜陰謀?]唐周說什麼也不知道,要嚴刑拷問。三英之中劉備最仁慈,關羽雖然殺人無數,但通常快狠準,給對方一個痛快,張飛相比之下就較為兇殘。張飛捉着唐周的手放在枱上,一鎚就打碎唐周的尾趾一節。唐周痛苦尖叫厲害。
於是乎張飛拿了枕頭給他咬 :[如果冇嘢講嘅,你咁多隻手指,我慢慢逐節遂節打,打完仲有腳趾,淨係玩對腳都可以玩成晚,大把嘢畀你玩。一隻手有五隻手指,每隻手指有三節,三五七十五即係一隻手掌打七十五下,成晚流流長,你唔想講我咪慢慢打囉。]
唐周:[乜嘢話?你啲乜貴利數呀?三五七十五?計數專業啲好喎!]
張飛:[我話你都正一畢加索個細佬,不加思索,連我呢啲鴨脷洲數學你都唔地隨,嗰邊係咁樣計嘛。我教啲伙記放數都係用咁嘅方程式㗎啦,呢條算式叫做基本釘上釘加釘再釘,最後就基本一世釘。簡單啲講即係好勁咁解!條數專係幫你哋啲人渣人煙計嘅,其實好似你呢啲咁嘅人煙,地球唔啱你,地獄啱你啲!]說時遲那時快,尾指第二節已被揼碎。
張飛:[ 嗱!前後打咗兩下,七十五减番兩下即係仲有九十八下,有問題要你答呀?你講唔講呀?]
唐周:[我唔講得呀,我講咗我成家都死緊㗎啦。]
劉備:[咁我問你唔到,不如我問你個女呀?]唐周有一個五歲女兒在隔離房睡覺,睡得很甜。劉備看了一眼 用他女兒要脅他,當然劉備不會真的做什麼,純屬靠嚇要他說出真相,是有必需的。
唐周:[喂!盗亦有道,禍不及妻兒喎!你兩個香港古惑仔仲有冇人性㗎?]
劉備:[係呀!但係如果你唔講嘅,死嘅人仲多!你囡囡嘅受苦,真係有必要㗎。]
唐周:[好!我講!張角想趁鄧大人南巡逼宫,要佢去欽點自己做下任主席!我唔相信佢會成功,所以佢叫我買嗰啲軍火策劃政變,我一部份偷偷運咗去香港,等佢失敗咗,我都有條後路,可以喺香港東山再起。]
關羽:[咁你講張角詳細嘅計劃,時間、人物、地點出嚟?]
唐周:[我淨係知咁多咋?]唐周本來就不笨,沒有時間人物地點根本作不了什麼?三英那會相信,但張飛還有辦法,前英國SAS成員要逼供手法何其多。於是乎三英用繩紮起唐周看守著他。晚上張飛找了一些迷暈藥,成份是鴉片類的強力止痛藥--西藥卡芬太尼,打入飲品給他喝,喝完飲料人會失去理智任人擺佈,張飛是從廣州的手下跟壞分子中買到,用於逼供上的確好使好用。


唐周喝了後好像不設防的,問什麼時間人物地點,說得清清楚楚。於是有了線索,繼續施藥挾持他去幼稚園救主席,順便將犯罪證據交給主席。其實本身劉關張三人就打算向唐周埋手,但被唐周先快一步,找到自己的居所。現在錯有錯著,憑追蹤器得出一切。
明天早上唐周的迷魂藥力還未過,就胡裏胡塗帶領三英走進去張角逼宫的幼稚園。他們三人的面皮是張飛把三名已死的黃巾的面皮割下,套在自己面上。特種部隊出生的三英,能人所不能,任何惡心惡劣的行動也做得出。把已死人的人臉皮,套在自己臉上,不是每一個人也敢做。他們就憑這三塊人皮面具,和唐周的帶領下經過極高度保安,再進入幼稚園。經過嚴格的保安調查,混進幼稚園中,由於黃巾本身就是張角的人,所以容許陀鎗進去,而三英手持的鎗就是從唐周家那裏取的。







P.208

張飛挾持鄧大人,一時間大家僵持。為首架上墨鏡的中南海保鏢隊長,細看下他左手的尾指一節是沒有的,原來是他!怪不得中南海保鏢全部背叛鄧大人!他是鄧茂!四小將之一,張角的秘密武器!張角當初和他吃火鍋,想測試他的忠心,就叫他切去尾指出來給他吃,順便吃人肉讓自己壯壯膽,四小將中從沒有露面的一位,最後的皇牌。
鄧茂自小父母雙亡,九歲是一名街頭乞丐。一次在街上他跟三頭惡犬,為了爭狗飯大打出手。他雖然被咬得全身血洞,但打死三隻狗,其中一隻更徒手將狗的上下顎骨硬生生撕開,弱肉強食野獸本性。鄧茂已經傷重暈倒,再不急救便會失血過多而死。年輕的張角經過哪裏,看見此情此景,兇狠的他絕對是可造之材收為旗下。將他培訓成一個冷血的殺人武器,總有一天會用得著。鄧茂明白現在還活著,是因為主人張角讓他活著,他的命已經在張角手上,他可以隨時取回。

張角把鄧茂接收,給他最好的,更有接受教育的機會,張角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但你的命就是我的。張角把他安排加入軍隊。最後在刻苦鍛鍊下,輾轉間經過張角的人事,加入中南海保鏢。他天資優越,多年後成了中南海保鏢的隊長,所有政府要員出巡都是他安排,鄧茂保鏢隊中有一半,是由他親手發掘的親信。今天他將這一半親信全部調配來保護鄧大人南巡,就是為了這一天張角的任務。


今天張角行了這一著棋,是鄧大人意料之外,但是鄧大人由頭到尾,也處變不驚。他直覺覺得關羽如果未死,一定會過來救他!當然劉關張齊進來是意料之外。其實鄧大人一生百戰不倒,嘗透起落看透世事。他的人生經驗進化成智慧,智慧令他有一種直覺,今天這種強烈直覺告訴他,他必定可以化險為夷!
鄧茂見唐周帶了三英進來,他竟然夠膽背叛張角。從腰間掏出一把尺長軍刀,衝前將唐周的人頭一刀斬下 ,血液如水喉在頸部噴出,手腳還在動。學生們尖叫不絕,那個人頭被斬後就飛向張飛,球王比利張飛一腳將人頭踢向張角,那人頭的面剛好飛向張角面上,和他來了一個死屍的男男之吻!張角潑開後滿面是血,反胃幾乎要嘔出來。
張飛笑說:[衰鬼你真係好鬼愛錫啲下屬啫,如果做唔成主席真係嘥咗你!]跟住三人笑起來,能夠在如此緊張危難時刻,竟還有心情輕鬆說笑,充分顯示出三英的心理質素與能耐,年紀輕輕已達到爐火純青境界,那有甚麽風浪未見過?有什麼大場面未見過?男人的浪漫!型!
張角:[你哋三個好嘢呀,我唔同你計住!鄧大人老實講,我行得呢部棋,你都唔會預我手段咁簡單。我喺深圳國貿大廈,你啱啱參觀完嗰度,我叫咗伙記裝咗炸彈。我而家打個電話,就會有人幫我引爆,你不如簽咗佢,大家都好呀,反正你遲早都要退㗎啦。]
劉備:[張角呀!你咪試下撳掣,睇下有咩後果囉。]鄧大人看了劉備一眼,他的直覺告訴他,他才是真正的領袖。他說話的把握令人信服,鄧大人沒有出聲。
張角:[好!我就做畀你哋睇!]張角命手下打開電視機,然後打電話給下屬叫他按制。過後對方說已經按了,但沒有任何反應,電視也沒有突發新聞報導。
關羽:[唔使煩,好快有人上嚟同你解釋㗎啦。]此時外邊傳出鎗擊聲,跟著有人打開門進來。多人拿出鎗和黃巾眾人對峙,他是關羽的好友樂賓。
關羽:[樂賓,多謝你再肯信我。]樂賓笑笑回應。上次關羽在巴士的一句大話,打亂了他,以為車上還有十名人質不敢妄動,最後令三英得以逃脫。昨晚當三英得知唐周所放的炸藥位置,關羽再打電話告知樂賓。
關羽:[阿賓呀,頭先唔好意思呀!大家各為其主,我都係做嘢啫。你知我從來都唔鍾意講大話,我係唔可以畀你拉到㗎,唔係好多嘢都做唔到。]
樂賓:[得啦,兩兄弟唔使講嘢!其實你呃我,我會心甘情願畀你呃囉。對我嚟講係一種默契,一個係可以畀我放過你嘅藉口。如果你如實報導,你走唔甩我都無奈要拉你。而家咁咪仲好,不過張角怪責落嚟,我諗我都幾後果嚴重。]
關羽:[咁如果剷除咗張角咁咪得囉,你都知佢唔少嘢啦!]於是關羽把和唐周的一切經過和炸彈所處的位置說給樂賓知道,樂賓明白關羽為人,絕對信任他。樂賓今次非官方授權帶隊作私人任務,效率奇高。他極速憑地點起出炸彈所在,並致電關羽報喜。
樂賓:[我已經揾親信秘密起出所有炸彈地點,揾得我哋好耐,辛苦咗成晚。整整一晚都未休息。]三英知道炸藥已經起出,三人歡呼拍掌。
關羽:[咁辛苦終於搵到喇。]
劉備:[終於找到了!]
張飛突然嚴肅地說:[找到了!找到了乜呀?找到了真愛?!哈哈!]三人哈哈大笑擊掌慶祝,他們的付出沒有白費,於是了無牽掛下,就要去救主席殺張角,樂賓在處理好炸彈後就趕來救援。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因有神一樣的隊友!
那管你千軍萬馬有何可怕?只憑一股信念邪不能勝正!只要你相信正義,就會有一股浩然正氣!這叫作 - 俠氣!
來吧!誰怕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