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個電台DJ,每晚都做個無咩人聽嘅節目 

「個衰佬啊,成日話我去完大都唔沖廁所,我真係好憎佢呢樣囉!」   

我自問也是頗健談,但這一刻我竟也感到無言以對...

「沉住氣,要忍,忍得到就海闊天空。」

入行第一天,電台的老前輩瀟灑地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所…以呢個就係你同男朋友相處有嘅問題?」

「仲唔夠啊?唔沖廁炸喎!有咩問題啊?」

電視劇說得沒錯:「The city is dying.」,在大都市生存的所謂城市人,早被狗屁的城市生活弄得不似人形。
每個人都被壓力壓抑得喘不過氣,到處越來越多病態的神經漢,做著各種令人費解的怪異行為。

最要命的是,他們認為自己很正常。 「其實…兩個人相處實要磨合架啦,你就下我,我就下你,咁咪一世囉,人生就係咁磨下磨下就磨完架啦。」

「你自己諗諗啦,下次再傾!送首謝霆鋒嘅塞車俾你,拜拜!」



我吸了一口氣,腦中還未來得及消化剛才的荒謬。

一群腦閉塞的,聽這首便最適合。

「Sally!下次再有呢啲電話同我Cut咗去啦!」我走出直播室大叫。

Sally是我的助理,她的工作就是接聽打過來的電話,再把資料記下來,並轉接入來讓我在直播時收聽。

「吓…再Cut冇人打黎架啦喎…」Sally托一托大眼鏡回答。



她其實頗能幹,也頗漂亮,只是…有點毒舌。

「咁都冇理由聽埋呢啲九唔搭八掛?咁我點做啊!」

「冇人Call-In你咪又係冇得做…」她打著呵欠說道。

「唉算啦算啦,見你咁攰,兜埋你番去啦。」我說。

「唔該喎,太子哥!」「綿綿頭上飛花,散聚了無牽掛…」我駕著車,依舊開著電台聽,這個時段是以播舊的歌曲為主。

旁邊的Sally早已呼呼大睡。

「4:56」



快五時了,一般人也早就爬上了床,發著不同天馬行空的夢。

為什麼我仍然會在街上,駕著車子馳騁?

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

自小聽著麥叔叔的電台節目,聽著他如何勉勵別人,自己很是著迷,並立志要成為像他一樣的人。

沒錯,現在我是當了電台主持人了,卻被安排做凌晨三時的節目。

要我對著貓頭鷹勉勵牠們麼?

當天的雄心壯志早化為一縷青煙,最初的理想亦隨著夜闌人靜漸漸沉睡。

我的節目,是全台收聽率最低的節目。



也算是一項紀錄啊,至少別人提及最差,也會想起我啊。

「早啲番去啦太子,小心揸車。」Sally下車時說。

我看著漸漸揚起的曙光,嘆道:「真係唔荒唔早。」

我叫趙子泰,子泰…太子…

歡迎收聽…《徘徊太子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