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我在吹牛,我真的有個好朋友,叫阿強。

他也是做電台的,不同的是,他階級比我高一點點。

「做乜啊咁?」

「啲高層話如果你嘅節目收聽率再冇起色,要腰斬啊!」

「唔…唔係啊?」我被這個消息嚇得從迷糊中即時清醒過來。



昨天才接受了Sally的挑戰,今天就要跟電台說再見了?!

掛了線後,我一直在思索解決的辦法。

我把消息也告訴了Sally。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她只拋下這句話。

什麼意思啊?



到了晚上,我抱著萬二分的恐懼回到電台。

甫回到座位,阿強便走過來。

「醒醒定定啦。」

他是來鼓勵我的嗎?為什麼說完後我更害怕的啊?

「又到咗《徘徊太子道》嘅時間,我係你地嘅節目主持人,太子。」



「由而家到四點鐘,兩個鐘時間入面你地可以打過黎,想講乜就講乜!」

「說話係好玄妙嘅嘢黎,有啲人係識講嘢,有啲人只係鐘意講嘢…」
.
.
「而家收聽第一位聽眾嘅電話,喂?」

「喂…我…我叫阿John。」 「阿John你想講下你寵物?」

「係啊。」

「想問下你養咗咩啊?」

「我養咗隻狗,北京狗黎。佢叫阿貓啊!」



阿…阿貓?!為什麼叫一隻狗做貓…

「我近來發現我可以同佢溝通,佢講乜我都明白。」

……

「咁佢同你講咩啊?」

「佢話佢已經忍受夠住喺到,佢想要自己嘅自由,想我放生佢喎。」

……

「但係我又唔捨得佢,想同佢一齊…」

天啊!這是什麼樣的奇詭? 狗也懂得生活,嚮往自由?諷刺的是,作為人類的我們卻被生存所拘束。



我想這個時候聽著我節目的其他人也感到啼笑皆非。

「點搞啊?」我對著窗外的Sally做了這個口形。

她指著她的手機,並做了個打拳的手勢。

打拳…我想起了!

「If you can’t beat them , join them .」

「啊…阿John,Let it go!!俾佢出去闖下!」

「一個人唔出去闖下係唔會明白在家千日好嘅道理。俾佢出去見識下個世界,受過磨難佢就會知道你好!」



「但係我驚佢唔識番屋企喎。」

「狗,好有靈性,佢一定會識番屋企嘅~再唔係其實你可以喺佢背後跟住佢,咁就唔怕佢有事啦!」

「好!多謝你啊主持人,我會試下!」

「好,點首小肥嘅寵物俾你,歡迎下次再打黎,希望聽到你闖天涯嘅經歷!」

掛了線後,音樂除除響起,那時我才鬆了一口氣。

「頂佢唔順,同隻狗傾到計都講得出。」

「世間上冇咩係冇可能嘅,頭先你講得幾好啊。」Sally說。

「唔好成日怨打黎嘅聽眾奇怪,跟住佢地思路傾計個節目都會好做啲。」



又好像是噢,聽過她的說話,我忽然有一個想法。

若他們瘋狂,那就比他們更瘋狂! 「阿David你廿歲,讀梗大學係嘛?」很快便收聽第二位聽聚打來的電話。

「係…」

「你話你追咗女神好多年都追唔到?」

「係…」

「佢仲話好憎你?」

「係…」

這傢伙打來是聽我說話還是想傾訴的?他還有沒有第二句?

「你可唔可以講下你追佢嘅過程啊?」

「啊…咪追佢囉。」

我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一樣,那麼有衝動想把聽筒給砸掉。

香港的教育就是製造了這些廢物出來嗎?

但為了節目…我忍。 「詳細少少講下?」

「我…以前番學都會好早去到佢屋企樓下等佢,然後跟住佢番學。」

「佢食飯我又會跟住去食,佢去圖書館我都會跟住…」

這是痴漢的行為吧?!

「佢生日果陣我唔夠錢買花…所以就買咗朵西蘭花俾佢。」

「點知佢當眾扯爛朵西蘭花,仲係到鬧我…」

聽到這兒,我差點拍掌叫好,竟然把西蘭花形容為一朵朵的,想必他也病入膏肓。

「喂大佬啊,你咁搞法係人都走啦,你明明自己問題係邊啊?」

「因為朵西蘭花太冇誠意?」

……媽的。

「你知唔知你咁樣跟住人,人地可以報警?你唔係覺得咁樣好浪漫啊?」
「都…都幾浪漫啊,我睇戲啲人都係咁。」他說。

「戲還戲啊大佬,周星馳可以踢到個波上天唔通你又得咩!」

「我…」

「你咩啊你,有大學讀就好啲書,唔好曬咗個學位啦!」

「香港有好多想讀大學嘅都冇大學讀啊!」

想不到我竟會那麼動氣,或許是因爲想起自己也是香港教育下的犧牲者吧。

我足足訓話了他十五分鐘,我不知道我是有何資格。

或許我不想他好像我那麼失敗吧。

「你洗唔洗咁勞氣啊?」掛了線後,Sally問。

「條友幾乎係變態啦喎,梗係要鬧醒佢啦。」

「佢仲係聽眾黎架喎…」

「知唔知你果句話嘅相反係咩?」我問。

「咩啊?」

「If you can’t join them, beat them.」

「我係要俾佢地癲,但係唔係盲目咁癲落去。」

「我係一個主持,就要有番做主持嘅責任。」

「嘛,估唔到你都幾有大志。」她說。

不知是鬧開有條癮或是怎麼樣,接下來打來的聽眾,若有不對的地方,我便一直鬧,一直鬧。
·
·
·
「喂…喂…」翌日清早,我又再度被一個電話吵醒。

「又邊撚個啊?」

「都係我啊!阿強啊!!」

「又做乜撚嘢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