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泰行得未?」第二天,阿強敲一敲我房的門問。

說笑的,像我這種小卒那有什麼辦公室,只是茶水間的門罷了。

阿強說上司有事找我們,特地叫我早點回到電台。

「嗯,行得。」剛沖好的咖啡還沾不到兩口,便被號召了。

粗略的算,阿強主要負責我的節目,勉強也算是我上司。



說是勉強只因我倆交情甚篤,加上從前我的節目只是電台中的雞肋,因而他也沒管太多。

說穿了他的職位確實比我高。

但這次接見我們的,卻是我們電台的高層。

「Come in!」一把雄糾糾的聲音響起。

「Herman,搵我地做咩事?」



沒錯,我們的上司就叫Herman,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皆因他的交際能力極高,能夠晉升高層,當然跟不少娛圈、政界人士極為熟絡。

「冇,見咁耐冇搵你地,所以同你地吹下水姐。」

「下?」我和阿強均感瞠愕。

「講笑姐,你地唔洗咁緊張!」



我們有這反應也是正常的。上司說要「吹水」,那準沒好事。

道理和求學時期老師突然要找你談話一樣,不是你成績驟降,就是要你辦甚麼活動。

「我地同社區有個聯合活動,想合辦一個嘉年華,想搵你地做統籌姐。」

果然..

「你地知啦,我地作為大眾媒體,公眾形象好緊要架嘛!

上次我都大概同阿強講過下架啦,佢聯絡咗義工果邊架啦,佢第一時間就話預埋阿泰你。」

「兄弟,你真係好大挈。」我心想。

我把視線移向阿強,他正對自己的「傑作」而沾沾自喜。



「哈..我會盡力架啦老細,盡力盡力。」我皮笑肉不笑的道。

「放心啦阿泰!公司唔會待薄你喎!我地會喺個活動落番你個節目名架啦!」Herman說。

相信大家現在都見識到Herman的處事技巧,相當的具彈性。

公司沒有既定損失,又能感化下屬賣命。

但是!我堂堂太子哥欸,會被你這些花言巧語矇騙嘛?

嘉年華,去的都是小孩子老人家,找誰聽我的節目!

但..



任憑你如何聰明,工作,還是要做的。

「掂喎,兄弟我點會跣你,義工果面都係阿琳佢地果班之嘛,都熟曬啦。」

原來是跟阿琳她們合作啊,那倒還好,做生不如做熟。

「係姐,佢地都唔係有心做義工嘅,博宣傳姐!做義工係講真誠嘅。」我說道。

「轉死性啊,你竟然會咁講?」

說起來我也被我一剎那的古道熱腸所嚇倒。

「不過好心啦,真話都唔好講得咁大聲。」他說。

「怕咩姐,Herman頭先都咁講。」



「佢講同你講已經好大分別啦,算啦,呢啲公關技巧你邊夠我黎。」

也是的,論待人處事,他確是比我成熟,否則就是我當他的上司,而不是他了。

「咁你約咗阿琳幾時傾啊?」

「今個禮拜六之嘛,你得架可?」

「做工事唔得都要得啦。」

「扮啦你,有幾多人約姐你,懶忙咁。」

「食屎啦你,我Full booking啊,唔信你問下Sally。」



看見Sally迎面而來,我趕緊找她做擋箭牌。

「你成本schedule book都係空架老細。」

媽的,真不懂世故。

霎眼間已到了星期六。

「係啊,果次我喺網上面都見到介紹,搵日一齊去食啦!」阿琳拉著Sally衣袖興奮地說。

原本我們約了阿琳談一談嘉年華的事,豈料變成阿琳和Sally的聊天大會。

「兩位大姐啊!傾正經嘢先好冇!」我大喊。

頂著上司的壓力確實不簡單,因而我不想這活動有任何差池。

「由佢啦你,都唔係唔知啲女人一講食就出曬竅咁。」阿強在旁輕鬆地說,不知道為什麼他能那麼從容。

「放心啦,我地都有一定經驗啦,班義工都籌備緊,定喎!係人手果方面有啲問題姐。」阿琳說。

「咩問題?」我問。

「我地冇人做MC啊。以往我地義工隊都係協助社區中心搞嘉年華。但係今次係你地電台有份贊助,所以社區中心想我地做主導同你地合作。我班義工都掛住做攤位同啲雜務,冇人做MC囉!」

「咁簡單啦,你做咪得囉,你口才咁好。」Sally跟阿琳說。

「下,我未試過喎。」

「叫阿泰傍住你咪得囉!」阿強在旁說。

「又拖我落水?」

「拖咩姐,你主持人黎架嘛,而家有主持位唔係你做邊個做啊!」

「我做電台主持人唔係電視台喎。」

「你唔係對住人就唔識講嘢啊?」阿強不斷的慫恿。

「唉..Sally你點睇啊!」我問。

「係..係囉,咁咪試下囉,啲公公婆婆唔難對嘅。」她好像心不在焉地說。

「唉,好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