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門鈴一響,隨即有人應門。

「病死未啊?」

「塞..你又會上黎嘅?」一副病壞的身影映入眼簾。

「送外賣囉!你應該未食嘢啦。」我舉起手上熱燙燙的牛丸粥說。

「你又知,入黎啦..塞。」Sally把門關好後,再次軟弱無力地攤在沙發上。



「你個宅女,病咗都唔休息下,喺到煲電影。」我看著電視機說。

「唔而加睇幾時睇啊,平時咁忙..」她說。

「有幾忙啊,我俾好多嘢你做咩!」我一邊說,一邊把粥蓋翻開。

「緊係,做助手做到好似管家咁,咩都要做。」

「好多不滿咁喎..咁我而家咪買粥黎慰勞你囉。」



「我食粥你食雞記係咩玩法?」她看著我的雞全餐不滿地問。

「我都未食嘢架,個活動完咗我就趕過黎。」

「都算你幾好。」

「睇緊咩啊你?」我問。值得一提的是,她是個港產片狂熱,家裡有很多港產片光碟。

「百分百感覺2。」



「正喎!一齊睇!」我也很喜歡這電影,也有現在看來的大卡士。

「我怎麼似病人,昏昏沉沉..」看到戲裏的陳曉東也病得很昏沉,並播著我很喜歡的「病人」時,我不禁笑了起來。

「你睇下,同你一樣。」我望向Sally跟她說。

卻發現原來她已不經不覺地睡去。

我拿起她的被子為她蓋好,然後繼續看這電影。

戲裡的愛情觀也頗耐人尋味,Jerry周旋於許歡和海素之間,不到最後一刻也不敢肯定喜歡的是誰。

他很懦弱,不敢承認自己對於海素的喜歡只是出於一時的新鮮。

不敢承認自己對許歡動情。



懦弱得不敢承認自己很懦弱。

許樂亦執著於對Feli的痴戀,不管怎樣被奚落也不肯離開。

現在看來,那時的愛情比現在實在很多,不敢面對愛情的是因為他們重視愛情。

好比現在的愛情只是一場遊戲,一場沒有拖拖拉拉,合則來不合則去的遊戲。

或許是這個原因,現在也沒有愛情片了。

不久之後,電影播完了,我也沒藉口再留在這。

我留下了一張紙條,便離開了。



「仲有一碗粥,餓咗可以食,多啲休息,唔洗翻工住。」

翌日起床,原來已經兩時多。幸好我是上夜班。

「嘩,咁晏啦?」我看著電話道。

一如既往,每天起床都會先看一看電話。不如不覺,每當早睡或是晚起,打開手機都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很多朋友的生活照片待著我開啟,甚至有點氾濫,幸好很多都與自己無關,大多可以一看置之。

但當我打開Whatsapp,更多不同的資訊出現在眼前,而且很多都是工作上跟自己有關聯的事,便不能不管了。

Herman發送了訊息來,大概是稱讚昨天的活動很成功之類的。

Sally也傳送了訊息給我,跟我說她已經恢復很多,竟跟我說了聲謝謝。



哈,這丫頭真是。

但有一個陌生號碼傳給我的訊息卻引起我的注意。

「你好啊主持人,我係阿卓啊,仲記唔記得我啊?我地終於搞好個婚禮!好多謝你同你嘅助手咁多幫助!唔知可唔可以同你地食一餐飯呢?」

「喔,係佢地?」我喃喃自語。

這對「亂世情侶」真的令我印象深刻,深刻得令我甘心花一畢錢把整間屋交給這位阿卓裝修。

「可以啊,恭喜你地終成眷屬,到時見!」我回答。

他很快便回覆了我,並把時間和地點傳送給我。



他們成婚的喜悅也帶動了我整天的心情變得愉快,他們能夠開花結果,令我有一種很實在的感覺,就像一份當主持人的使命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