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沒有告訴我他的姓名,我私下叫他MrX,感覺神秘一點,我知我有點中二病。

他走之前說他會聯絡我。
第二天,他把一間餐廳的地址給我,我按照時間到達那間高級餐廳,我看到小雨,她示意我坐在她身旁。

不久,一個穿著緊身黑色低胸連身裙,紅色高踭鞋的女人進入餐廳,走到我們對面的餐桌坐下。我留意到她是因為她的神色有點古怪,臉紅得微熏似的,看似緊張又興奮。

然後我看到MrX也到達了,她沒有跟我們打招呼而直接走到女人身後,他把頭靠近女人的耳邊說了一句說話,但我聽不到

「讓你看看調教的威力」小雨對我說



他坐下,伸出了右手放在餐桌上,女人表現得小心翼翼,我假裝沒有看到她。
但小雨則神態自若地正眼看著,
「看著她吧,她會更加興奮!」

終於她把深藍色的內褲脫下了,放到MrX的手上。而她也注意到我們望着她。

之後發生的事我都深深體會到調教的力量,她用震蛋在餐廳自慰,甚至在眾人目光下站起來高潮。最後女人還一口氣把浸住震蛋的鮮奶喝光,這件事真的震撼了我的腦袋。(詳細劇情可看secret 2)

等到女人走了,小雨對我說,


「如果雙方都願意下進行調教是一件令人興奮和享受的事情,但如果只有其中一方在自把自為地執行,這只是單純的強暴。」

小雨把兩份文件放在桌子上,
第一份文件上是雪儀的家庭背景,原來她父母都已經離世,現在她的監護人是她的繼父。
而第二份文件就係佢繼父既犯罪紀錄,佢曾經對親生女兒性虐而被起訴。

擔憂、焦急充斥我的大腦,雪儀的任性是不是她對她現實處景的控訴?我彷彿聽到她求助的聲音。

我拿起印有她住宅地址的文件,直衝到她的大廈。在門外我清楚聽到擊打的聲音,我心裡非常不安,
我按下門聆


開門的是他繼父,他滿身酒氣,上身沒穿衣服,
我不顧一切衝進屋子裏
他想攔住我,我用力把他推開
我看到雪儀被綁在椅子上,口裡戴上口塞,因此只能發出「依依⋯呀呀⋯」的小聲響。
全身赤裸的她,身上有無數傷痕,
有些紫紫紅紅,像刮莎的痕跡,有些是條條鞭傷,有些已是長了肉芽的舊疤痕。

她看到我,不住的哭起來,
我的心痛得撕裂,我立刻把她解開,把她擁在懷裡。

「你是誰?」她繼父衝進來
我轉身用盡全身的氣力向他揮出一拳,
把所有的忿怒打在他的鼻梁上。
他倒在在地上。



「我是她的老師」我抱起雪儀衝出屋外。

「喂喂⋯⋯」
「你不用再留在這裏,以後跟我一起生活吧。」
「不是啊,我沒有穿衣服啊!傻瓜」她邊哭邊笑。

「呀!對不起」我脫了自己的衣服和褲子給她,
我只穿著一條孖煙通,拉著雪儀走到街上並衝上的士。
上了的士,我總算冷靜下來,
我看到的士司機從後鏡中望着我,我才意識到自己的一身「打扮」。
幸好的士司機沒有把我趕下車,
我臉都紅了。

雪儀看到我這樣笑得很誇張,
我也跟著笑了。



.................................................

我坐在床上,雪儀拿了我的一條領帶,
把它交給我,她伸出雙手,
「你可以綁著我嗎?主人」
她露出一個只屬於她,調皮又甜美的笑容。

支持我地繼續出故,請follow我地IG:
secretmiller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