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名字,
我記得自己22歲,年少輕狂,因賭錢欠下巨債,被人打得半死。
家人離棄了我,最後只好賣身,成為了一個男奴。

我被送到一個調教訓練所,這裡是由一個名叫MissKo的女調教師經營的。

MissKo是傳說中的女王,據說她曾報仇把一個男人玩弄得家庭都破碎了,也聽說她用五年時間成為了全港最知名的男奴訓練師,甚至有人在網上連載她的故事,我不知道真偽,但肯定的是很多有錢的闊太也會光顧她。

奴隸可以細分成很多種,在MissKo的調教所大致上可以分成三種:粗重勞動用的奴隸、陪伴外出用的奴隸、還有就是性欲處理用的奴隸,我是屬於最後一種。



奴隸送到這裡來以後,首先就是清洗身體,然後清除身上多餘的體毛。除去了體毛之後,他們要我填寫一些資料及賣身契,然後我被戴上了頸環。頸環是由不鏽鋼製成的,上面刻了編號,我們雖然沒有Full Gear,但編號就代表我們的名字,所以也是有位置放的。

而我是20號。

完成手續後我得到一件制服,其實只是牛仔布工作圍裙,前面有一個洞,方便露出勃起的陽具。
其間我有看到其他男奴在清潔,他們的陽具都維持勃起的狀態,而且都很粗大,看到後我有一些自卑感。
「呎寸是天生的,但技術則可以訓練,用心學習吧。」
跟我說話的是8號,是一個膚色黑黑的男生,在這裡有點像管家一樣的角色。

8號領我到休息的房間,裡面有5個男奴,他們都睡在地上,房內有一部電視,不停在播放調教的影片,但這裡是不容許男奴自慰的。



每天我們都有固定的吃飯時間,我們稱為飼料,為了提高商品的價值,飼料中都添加了大量的賀爾蒙,壯陽藥。當然嚴格的飲食標準也是為了令我們的精液不會有異味,這一般人都不了解所吃的食物會影響到精液的味道。

啪!啪!
痛楚令我從睡夢中醒過來
「起床了,還睡?奴隸是需要很高的自律性」8號用手上的皮革鞭指住我。
對的,我們每天都必需要5時起床,開始健身,學禮儀,清潔地方,及最重要的是學習如何趣悅女性。

當然總是會有不聽話的人,一旦有人鬧事、不服調教的話,就會被送進懲罰房。懲罰房裡頭沒有多餘的東西,只有一具三角木馬。犯錯的奴都要被綁在上面處罰,而鞭打、電擊都是少不了的。為了不要減損男奴的商品價值,都會盡量避免在男奴的身上留下顯眼的傷痕。



「那麼這是甚麼房間?」我指著屋子盡頭的房間,那裡從來都不用清潔的。8號示意我從門上的小窗子望進去。

窗子裡面是一個肥胖的男人,他被鎖在地上,男人被幹著,這不是令我驚訝的原因,而是因為伏在他身上抽插的不是人,是一隻狗。

牠是查理,是MissKo的愛犬 「這個人得罪了MissKo,所以成為了奴,正確來說是成為了查理的性奴」8號說。

「怕了?放心吧,乖乖聽話你會過得很好」

調教過程是漫長而辛苦的,所有的個人意識與尊嚴都被粉碎在地,但我也只能夠接受命運的安排。

在這裡我們一般不會站著,會像狗一樣爬行。終於,差不多兩個星期後,我來到了MissKo的房間。

真想不到MissKo比我想像的年輕,而且樣貌美得令我心跳加速,她束了一條馬尾,穿著一條皮革裙,她有一種魅力,令人不敢直視但又禁不住偷望。

我依舊跪在地上低下頭沒有直視,MissKo示意我來到床邊,她坐在床上用高跟鞋踩住我的陽具。



「你的肉棒只是其中一件工具,如果沒有肉棒就不能取悅主人的話,就只是一件垃圾。」

MissKo給我戴上一個頭套,這頭套讓我只露出咀巴。

MissKo拿起酒杯,自己先品嘗一口紅酒,她輕模我的頭,示意趴伏在她的長腿腳下。此時,我也不知是因為聞到MissKo特別的氣味,或是因為觸及到她柔軟皮膚,令我的陽具強烈地勃起著。

我趴跪於她腳下抬起頭,口鼻恰在她髖骨兩腿間的陰唇,張開口,伸出舌頭舔著MissKo兩腿之間的陰唇和陰蒂。
我的舌頭不斷的撩動時,MissKo把紅酒從自己雙乳間緩緩的倒下。紅酒流經肚臍匯入髖骨,以她的生殖器官為酒杯,這時我的舌頭已不斷深淺左右的探索,MissKo小穴也滲出愛液。愛液混入酒香、原本的騷味、帶有淡淡鹹、混和穴口周圍的微量體味,香水味雜於其中,我的口中可說是百味雜陳。
最後一滴混和酒液還在我的口中時,她暴力的從我口中搶奪唯一的那滴酒液。

四片唇貼合再一起,二舌纏繞一起,我很久沒有被吻過了。「深吻在兩性間也是一種索求性愛的暗示。」MissKo在我耳邊說。

她除下我的頭套「記住,女人都喜歡接吻」



支持我地繼續出故,請follow我地IG:
secretmiller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