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 晴
今天,對面搬來了一戶新鄰居,近日來隔壁傳來震耳欲聾的裝修聲終於告一段落,為此生出的敵意也因為見面而消散得不知所踪。
他們有個年紀與我相約的男孩,樣子看上去怯怯的,但阿姨說我們以後會成為好朋友,我姑且相信她的話。
青梅竹馬,好像是一件挺浪漫的事。

洛芷翻開多年前的日記,不禁失笑。小女孩用稚嫩的文筆用心地刻畫出舊日的畫面,生怕那些珍貴的瞬間抵不過時間的洪流。可是直至今日,即使沒有這本日記的幫助,閉上雙眼,往昔畫面依舊栩栩如生。

因為那是他們的初遇。

母親帶洛芷到對面串門,洛芷不知哪來的勇氣,鬆開了媽媽的手,像大人般伸出小小的手,綻出大大的笑容,說:「我叫楊洛芷。你叫什麼名字?」小男孩顯然沒料到小女孩如此熱情,先是一愣,然自作鎮定般也朝洛芷伸出手:「我叫林穎言。」



這絕對不是一場浪漫的相遇,小孩從不需學會社交,自然會有大人引導他們說些什麼,然而母親好像忘掉了洛芷只是個小孩的事實,只顧跟新鄰居寒喧,遺下倆小孩在原地沉默。

洛芷想,這大概是一場命中注定。時光倒流的話,她絕對生不出當時的勇氣朝對方伸出手。

這一定是命運。

也許是看在他們倆投契的假象上,母親竟讓他們一同上學,原因是新鄰居才剛搬至新居,對附近太不熟悉了。但其實洛芷這才中一,跟林穎言一樣,那是一所全然陌生的學校。

但小孩的新仇舊恨來得快去得快,不如成人般小事也耿耿於懷良久,於是洛芷奉母親之命,又興致勃勃地跟林穎言一起上學去。



這已不是他們的第一次相見,他們握過手,洛芷就自來熟般把對方劃為自己的朋友。一路上她吱吱喳喳個不停,從「你喜歡做什麼」一直問到「為什麼會搬家」。林穎言對她很是無奈,多次想一縷煙跑至學校,但他畢竟人生路不熟,母親也多番囑咐他要跟洛芷好好相處,他只好一邊嫌她話太多,又一邊應付着她。

幸好,屬於林穎言的厄運在課室中終於告一段落。雖然他們剛好被分至同一班內,但老師卻早早分配好他們的座位,他們恰好被一道長長的銀河隔開了。林穎言總算鬆一口氣。

林穎言的同桌顯然不如洛芷那樣缺心眼,林穎言自小就比同齡人成熟數分,身上自帶一份疏離,同桌只跟他寒喧數句,還未打開話匣子就早早放棄,轉身跟鄰座聊天。林穎言並不在意。

他轉過頭望向洛芷那方,只見她早已跟近鄰打得火熱,隱約聽見她瑯瑯笑聲。林穎言想,接下來她該忘掉他了。

然而洛芷對他始終如一,放學鐘聲一響起,她便撇下剛認識的新朋友們,飛奔至林穎言身後:「喂你怎麼不等人嘛!」



如是者又過了數天,林穎言終於認命,洛芷是怎樣也不會放過他的。

洛芷很想念當年一往無前的小姑娘,原來勇氣會隨年月增長而消減。她擁有了想要守護的東西,只能亦步亦趨地跟在別人身後,聽從上天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