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芷讀書總是得過且過,跟林穎言被分至精英班中,林穎言至今都堅持不過是老師工作至頭昏腦脹,一不留神把她的名字看作另一個同學,從此交換了命運。

「妳自然可以繼續坐享別人的果實,但總有一天是要還的。」他如此警誡洛芷。洛芷努力了數天,以循序漸進為由使這計劃告一段落。

其實她早就開始分期付款了。洛芷始終也看不透老師的奇怪邏輯,課上點名總愛點排在學生名册上頭尾的數位學生,多次打斷她的神遊。偶然她的小聰明能助她脫離窘局,可是數學卻是她的死穴。

她站在白板前苦思良久,老師卻沒想要放過她,在她背後的目光如炬,期盼洛芷真的能使他眼前一亮。可是老師怕是不知道,洛芷已提前透支光她餘生的運氣。

洛芷心裡上演着撞牆的戲碼,忽然身後卻傳來椅子磨擦地板的聲音。她一直嫌這聲音太刺耳,此刻聽來卻分外悅耳。她感激地往後望,只見林穎言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說:「這道題我會做。」



接下來的一切都被慢動作上演,林穎言從容地從座位走到白板前,胸有成竹地在白板上寫下一大串數式,一整套動作行雲流水,洛芷不自覺看呆了。

而事實上那畫面並沒有多美,那時他們才中二,男生的發育較遲,林穎言的思想與實際高度尚有差距,甚至她記得林穎言的眼梢正在嘲笑自己不聽老人言,可是那天的一切仍然被鍍上金色的薄紗。

大概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份英雄情意結,男生幻想自己有一天能成為英雄拯救世界,女生則期望自己會成為英雄救美的女主角。從此,洛芷被林穎言的身影攝去了心魄,小女孩就是從那一瞬間開始擁有屬於自己初熟的秘密。

向來大大咧咧的洛芷在課後卻沒跟朋友玩鬧,別人找她都興致懨懨的,只趴在桌上,側首看着天空發呆。第一次受如此大的挫折,大家都覺得這也是人之常情,便沒有在意她的奇怪舉動。

跟林穎言回家時洛芷如平日般說個不停,一邊裝作若無其事地細細看他。雖然他面對她時總毫不留情地嘲笑她,可是他今天卻出手救她了,哪怕只是單純地看不過眼她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人現眼。



他們這年紀剛開始知道兩性關係,男女生只要走得親近一點就會被傳桃色新聞,但林穎言跟她一齊上學回家已經兩年了,若是其他男生,大概早就陽奉陰違,要求他們在家門前會合算了。但他通通都沒有。

洛芷情不自禁地生出小小念頭,林穎言就算嘴上有多不饒人,他發自心底也是待她好的。而她近水樓台先得月……她馬上打住這念頭。

單車飛馳而過,她尚未來得及反應就被林穎言捉住手臂拉了過去,待她回來神來又馬上鬆開手。

「妳人蠢也就算了,發什麼呆,被單車輾過我可不會替妳收屍……」

他嘴裡念念有詞,洛芷倒也不生氣,只吃吃地笑。像母親一樣念念叨叨的他竟然也有一點可愛。她突然往前跑,百褶裙隨風飛舞,恰似青春的恣意。



「喂喂喂妳今天是不是有病,我告訴妳,我可不會跟着你跑的,自己摔得四腳朝天也不是我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