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從前的相聚都是別離的儀式,可是都是輕鬆的。今天的學校被一股低氣壓籠罩,壓得洛芷透不過氣來。洛芷看了看坐在遠方的林穎言,相視一笑,瞬間又充滿力量。

她不再是一人了,所以再大的痛苦也能捱過去。

成績被發下來,禮堂內紙張聲四處,洛芷差點以為她又回到那無煙硝味的戰場。

她看着那幾個定她命運的數字,眼淚就這樣濕了眼眶。明明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然而她想起了那些看不見盡頭的日夜,感動之餘又有一點委屈。

她抬頭朝林穎言淒然一笑,他還以為她落榜了,見到她成績單,差點被氣得背過氣來。但轉念一想,明白她付出了多少,不由得一陣心疼。



離開的時候他們沒敢大搖大擺地離去。被人讚許的感覺固然使人快樂,然而他們的快樂卻是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上。其實他們都沒有錯,一切都是自己爭取得來的,可是見到一地破碎的夢想,還是於心不忍。他們也曾一同在同一屋檐下努力過,從此的人生卻再也沒有關係了,不禁一陣唏噓。

可是那畢竟是別人的事。甫離開學校,洛芷就興奮得抱着林穎言嚷着她成功了,惹來別人注目。幸好今天是放榜日,大家都由衷為這小女孩感到喜悅。

但其實尚未大團圓結局,他們還要選學校填志願,單是這就弄得洛芷生不如死。

「啊啊我不玩了!我跟你填就好。」

「妳有我高分嗎?」林穎言冷冷抛下一句話。



洛芷想,也許她這輩子的地位注定低微。

九月,他們手牽手一同踏進陌生的校園。林穎言牢牢抓住她的手,慎防他一不留神,身旁的大鄉里就成脫疆的野馬。

雖然他們讀不同的學科,但單是在同一所學校上課就已經足夠洛芷興奮了。他們可以相約一同上大學的必修,可以一起學異國語言,也可以去對方的課上旁聽……想着他們的新生活,洛芷又在痴痴地笑。

林穎言的手暗自鬆了幾分,恨不得他們從此就一別兩寬。

「自己小心一點知道嗎,別那麼蠢,凡事留點心眼……」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上課了!」

林穎言沒想過他成為保姆的這天這麼快就降臨。

不過未來很長,他多的是時間,慢慢改造洛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