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悠長的暑假很快就過了一半,被忘得一乾二淨的前程繞了一個圈,又回到他們眼前。

最後上課天、考試、畢業禮、謝師宴,一步步,他們都在告別青蔥歲月。然而那些離別都只是過場,儀式中哭過了,他們便會繼續往前走,不會久留,故此成長只是陣痛。可是放榜不一樣。當一切塵埃落定,天馬行空的幻想在現實面前不堪一擊,有些人順利走上所謂的康莊大道,也有些人只能從悲痛中闖出一條血路。無論結果是好是壞,他們要為自己負責,從此就不再是當年被藏在温室裡的小花了。

「喂,我們出去走走吧。」洛芷只知道此刻她不能一個人。

海風撲面而來,洛芷的長髮迎風飛舞。

看着海浪湧動,不知怎的,洛芷心中鬱結已消散大半。



「你害怕嗎?」

「嗯」,林穎言想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把心底話宣之於口:「我比你們誰都要害怕。明明早已認清我並沒那麼了不起的事實,但還是掙脫不掉那些包袱。其實讀什麼大學到底哪裡重要,該走的彎路一點也不會少,但我還是害怕對不住父母、對不住你們所有人的期望。」

「對不起……」

「笨!妳永遠都要覺得我是最厲害的知道嗎?無論我的成績怎樣,我一定會走到屬於我的終點。」

洛芷綻出笑顏,他就是她心中的神。



「萬一我們考不上同一所學校,怎麼辦?」

「那也無所謂,我們不一定要上同一所學校的。」

「喂!」洛芷只想把他的頭狠狠按在海裡沖一沖。

「幹什麼。」

「你就不想好像從前那樣嗎?」



「人要往前看,為什麼一定要跟從前一樣?」

「你!」如果她不能推他進海,那麼她去跳海好了。

「難道妳想我放棄我的第一志願,跟妳考到同一所學校嗎?」

「倒也不是……」洛芷恨不得一頭撞死自己算了。

又說:「算了,當我沒說過。」

「那麼我直接考港大算了。」

旅行後才跟她說他喜歡的她,原來全都是說說而已。她追逐了他這麼多年,卻換不來他的一次犧牲。她就只想聽他說一句話,她哪會捨得叫他放棄夢想?
洛芷愈想愈委屈,眼淚開始吧嗒吧嗒地掉下來。



「哎讓妳說一句捨不得我就那麼難嗎?」

林穎言讓她把頭埋在他胸前,她的眼淚早已打濕他的衣服,濕濕熱熱的,一點兒也不舒服。

「你欺負我嗚——」

「對對對,是我不好了,我道歉好嗎,對不起了。」

林穎言本是想逗逗她,明明喜歡他也嘴硬不說,誰知道她這般頑強,寧哭不從……

「哭完了嗎?」林穎言哭笑不得。

「你還嫌我麻煩。」

「那麼我不表白了。」



嚇得洛芷馬上擦乾眼淚。林穎言又替她多擦一遍,眼底是洛芷從未見過的寵溺。

「我喜歡妳,可以給我一個機會,讓我陪着妳走往後的路嗎?」

「好」,洛芷認真地許諾,誠摯得好比教堂裡的新人。

兩片嘴唇相觸,洛芷大腦停止運轉,全然沒有小說中描述煙火盛開的感覺。

一個多月後,他們終於完成在台灣未完的初吻。

「太陽下山了!」洛芷指着遠方的落日喊道。

「是落日」,林穎言沒好氣地糾正道。



「還不是一樣。」

林穎言忍住不把手指指向她腦袋的衝動:「虧妳中文作文還有5!」

他們二人十指緊扣回家。無論明天將要面對什麼,他們握住的手都絕不會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