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隨地與你再遇 我對你一樣 柔情常在永遠渴望與你再戀上」
 
他從這把歌聲便可認出這就是—曦絃,亦言心裡竟對此有些振奮,八年過去,他們之間的聯繫慢慢只剩下節日的祝賀、生日的問候,或者間中的閒聊幾句,沒有再像以前一樣聊個有完沒完、閒話家常。       
        她的歌聲是他曾經傾聽過的,當中的哀愁卻是從未在曦絃身上看見過。在亦言的腦海中,曦絃是個幽默又調皮的少女,永遠令他不禁失笑,如今她的失落讓他慌忙失措了。       
        曦絃彈畢站了起來,跌跌撞撞走了幾步,亦言也未能及時看清她現在的樣貌,她便跌進了亦言的懷內。老闆看見曦絃的失態,馬上跑到亦言的面前,打算從「陌生人」的懷內拯救曦絃,卻只看見亦言輕輕拍打著她的臉龐:「曦絃!曦絃!」       
        「你地識㗎?」老闆和亦言的友人異口同聲       
        「無...佢係我學生」他望向老闆       
        「Um...我係佢以前嘅班主任,我叫林亦言」       
        「亦言…亦言…(淺笑)你一定係呢個妹妹仔好重要嘅人,佢久唔久落嚟一次,幾乎次次都提起你」老闆語重心長地說。
         


      老闆思緒回到了某天,曦絃喝茫後說過的一句話:「我⋯我諗我呢世最⋯最後悔嘅就係,無喺畢業前同林亦言呢個衰⋯衰人面前,正正式式咁表一次白⋯我唔會⋯我唔會俾佢再逃避我㗎喇!」老闆想著她每次都口口聲聲說亦言是「衰人」,自己卻念念不忘,來一次說一次,多得自己早已忘記她那些前度們的名稱,只記得這個「亦言」。         

        「佢每次唔開心就會落嚟亂飲酒,無人睇住佢真係溶左佢都似…不過次次佢都會搵朋友嚟接佢,今次醉到咁都無人嚟湊佢走…不如你幫手照顧佢喇?」              
        「我?」亦言疑惑問到。      
        「我知你係佢一個好重要嘅人嚟嘅,我俾得呢個妹妹仔你睇住,即係信得過你,知道你唔會亂嚟喇!」
   
        「但係⋯但係如果可以⋯⋯我淨係想見返佢咋,想知佢最近點咋⋯⋯」
        「我想俾佢見到我都有軟弱嘅一面啊⋯⋯」 
      

      老闆知道亦言是曦絃心中有份量的人,他很替曦絃高興,緣份讓他們的生命在今晚重新交集了。       



      於是亦言讓友人先走,他便獨力背起照顧這個醉倒在他懷內的女子。他本想一下子揹起曦絃,但當眼光走到她的臉上時卻不禁停留住,八年沒有見了,八年後的今天他和他曾經幾分喜歡過的學生如此重遇。他曾幻想他們的相遇是多麼浪漫,是在街角轉身一剎的對望,抑或是偶然於咖啡廳裡碰面。不,亦言只看見曦絃帶哀傷的昏醉。八年讓曦絃成長了很多,輪廓依然如從前精靈,容顏未老,但卻看到增添了多幾分成熟和魅力,而再不是舊日的𡃁妹。兩頰被酒精染紅了,身體散發著花味的香水甚勾魂,呼吸的氣息一下一下噴在亦言的脖子上。他告訴自己,不要想其他,他今晚要做的是照顧好她便足夠,只是不要讓自己的學生有危險,絕對不能想起以前,也不能假想未來。他努力說服自己,掩飾內心的想法和掙扎。
      他和她最貼切的身體接觸,讓揹起曦絃的亦言內心有少許激動,像是一股溫暖湧上他的心頭,讓他寂寥的心慢慢溶化掉,足以證明人類是感情動物,亦言可以欺騙自己的腦袋、控制自己的想法,但不能暪騙自己的心。 
      曦絃就這樣靠在他的背上,沒有發酒瘋、沒有拳打腳踢、沒有要嘔吐,只是不停的流淚,亦言揹著她在風中截的士,一邊擔心她會著涼,一邊感受她的淚水逐漸滴濕他背部的衣服,這樣讓亦言越來越好奇曦絃經歷過的一切,他從看見曦絃在酒吧裡的發洩,便漸生安慰她的意念,他不是一個八卦的人,但他了解曦絃,於是更想了解曦絃傷心的背後。亦言從來沒有變,曦絃也沒有。         
      的士內曦絃繼續躺在亦言懷內,不知天高地厚的,哭著哭著又睡了,亦言想了想,向司機說出自己的地址,他從來不知曦絃到底住哪裡,現在更沒法問。他看了看窗外的風景,又回頭看著曦絃。       

      「唉,咁唔識保護自己,好易俾壞男人呃㗎」他悄悄向曦絃碎碎念,然後重新思考這句話,忽然覺得矛盾不已,他不就是在她的青春裡,第一個欺騙她、讓她失意落寞的「壞男人」,亦言認為自己毫無資格說出這句話。       

      過了一小陣子,在亦言望著窗外凌晨三時無人的街道下,的士到了他的家。 
      亦言又再次揹起了曦絃,一步一步從大堂搭升降機、到自己的家裡,他把曦絃悄悄放在沙發上,便匆忙跑到浴室洗澡。亦言不是要逃避,他希望自個冷靜一下,只是一剎也好,他知道當曦絃再次在他的生命裡出現,他的內心便不能如以前的平靜。那個酒吧老闆說他是曦絃很重要的人,其實曦絃對他而言,又何嘗不是,只不過平時亦言總有推搪的藉口、總能逃避自己真實的想法,現在這個八年不見的人兒突然又闖進他的眼前,短短的幾個小時,亦言看到了曦絃的哀傷、脆弱、悲痛,他看見了這個少女的成長,經歷了女人的失戀,然而亦言又當起了「好人」照顧著她。       



      這樣便是他們的重遇,亦言經常想像卻又不敢面對,他不想再像從前那樣,又再次情不自己的接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