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筆游走於黑板的聲音在北田高中一年A班裏不斷迴響。對於午休後的高中生而言,清脆而單一的聲音無疑是威力強大的催眠曲,使本應精力充沛的學生兩眼惺忪。配合那缺乏生氣又沈悶的聲線,響奏着書本上的一句一字,令催眠曲的威力進一步昇華。一般的高中生一不留神就會墜入睡魔的陷阱之中,更別說徹夜沈迷於RPG而一夜無眠的一条成敬。果不其然,成敬攤倒在桌上閉目養神,無法抵抗邪惡睡魔的邀請。

咔。

粉筆在乾脆的聲響後戛然而止。

咚,咚,噠,噠,噠⋯⋯

露出睡意的學生聽到老師離開木講台路過桌椅之間時,無不打起精神,裝出專心致志的樣子,以免成為他的刀下亡魂。



噠,噠,噠,噠。

目光伴隨着腳步,在靠窗那排的倒數第二座位旁停下。他深深地吸下一口氣,身旁的同學就馬上反射性地掩着雙耳,只有在夢中與龍激戰連場的成敬沒有反應。下一秒,森林裏的龍飛走了,和烏鴉一樣,一整群接二連三地從樹上飛往烏雲密佈的天空。

「一条成敬!!!」

寂靜森林中的槍嗚擊破沈靜的氣氛。被槍擊中的成敬在夢中驚醒,驚驚慌慌地站了起來,還在站起來的過程中推反了木椅,一併把課本、文具推跌,發出巨大的聲響。班上的同學忍不住笑意,急忙地把掩着雙耳的手緊緊覆蓋在嘴巴之上,盡力抑制抖動的身軀。結果,沒能自我抑制的同學和成敬直到課堂結束前也沐浴於激動的謾罵聲之中。

——這是一如既往日常。不論是一個星期前、半個月前,或是一個月前,這份日常都是和平的。正正因為這份和平是這麼理所當然,人們便忘記了珍惜。他們又怎會想到,現在自己唯一渴求的,就是那份日常呢?至少,比起踐踏着同學的屍體生存來得輕鬆不少。可惜,對大部份人而言,這份願望卻是遙不可及的目標。也許正是意識到『日常』和『非日常』的差異,成敬才會在此時此刻挺身而出——為了活着回到原來的世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