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一天之前。

一如既往的日常。成敬在班上依舊充當着被取笑、被霸凌、被老師厭惡的角色。在國文老師松山仁晶的課堂裏,成敬又再一次進入夢鄉,又被仁晶教訓了一整節課堂。這是大家默認的日常,風平浪靜的日常。不過,這個日常很怏就被一段小插曲粉碎。

某天,在下課鐘聲響起的時候,地上突然出現白色的巨型魔法陣,閃耀着刺眼的光芒,讓眾人睜不開眼。下一瞬間,眼前的課室就被切換成荒野的景色。在所有人完全反應不過來的時候,有把陌生的聲音在歡呼。


「成功了!」

站在魔法陣旁的美少女興奮地大喊。那名美少女有着一頭雪白的長髮,端正的五官,臉上掛着甜美可愛的笑容,膚色白哲,四肢修長但偏瘦,給人的感覺大概就是「冰雪公主」。不過與之相反,身穿着黑色和深藍色為主調的衣服則是令人想起最高溫的藍色火焰。她披著一件深藍色的法師斗篷,裏面穿着一條黑色,帶有花邊的及膝連身裙,雖然被斗篷覆蓋着,但魔法陣傳來的強風稍稍捲起了斗篷,讓成敬他們能夠窺探斗篷下的連身裙。雖然她並沒有巨大的凶器,但連身裙的薄布卻沒能掩藏住身體玲瓏浮突的線條,即使只是一瞬間也讓成敬他們全都看入迷了,就算是同為女生的女同學也不外乎於是。



「初次見面,各位勇者大人,歡迎來到卡西亞魯。我是召喚你們的魔法使,也是卡西亞魯王國的公主培莉·哈根·法拉羅斯。各位可以叫我培莉。」

眼前的美少女看着他們說。不過由於培莉的美貌、景色轉變和魔法的衝擊太大,沒有人能從驚愕的表情回復,也沒有人能吐出半個字,更沒有人留意到培莉的說話和嘴型不吻合但說出的卻是自己認識的語言。

「我知道勇者大人們有很多疑問,但也先請稍移玉步,一邊走一邊聽我解釋。」

培莉似乎誤會了眾人呆濟的原因。

「等等,這裏究竟是哪裏?你要帶我們去哪裏?」



班上的帥哥,也是班裏中心人物的藤村亮介率先回過神來問道。

「嗯⋯⋯對各位來說,這裏就是異世界了。晚上的荒野會出現大量魔獸,非常危險,所以,請各位跟着我到前方的『轉移塔』回城堡。」

培莉莞薾一笑,擄走了大部分男性的芳心,除了對戀愛毫無興趣的亮介和得知自己來到異世界而深受感動的成敬,以及板起臉的山口征十郎。

「開⋯⋯開甚麼玩笑!快讓我回去!遲到的話悠香又會生氣的!」

牧之原悠香是征十郎的女友,兩人雖然不在同一班但常常黏在一起,是全級公認的笨蛋情侶。征十郎焦躁的言語把全班同學從驚訝中扯回現實。



「非常抱歉,召喚書上並沒有記載送各位回去的魔法,光是把勇者大人們召喚過來就已經花了全王國魔法使三年的時間才好不容易理解到召喚書上的魔法陣,真的非常抱歉⋯⋯」

「你這個混蛋⋯⋯!」

隨着班上各種不滿和困惑的聲音,征十郎握緊拳頭衝往培莉的方向,卻被突然出現在培莉數公尺前的淡黃色透明護罩彈到地上。與此同時,在魔法陣後十公尺的陰影處響起金屬磨擦的聲音,成敬他們才發現自己被一羣騎士用長矛和劍指着。一時之間,沒有人能夠理解到目前的狀況,全部人都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盯着培莉、征十郎和騎士。


「不得無禮!把矛收起、把劍放下!他們乃是我國,不,人類的救世主!」

培莉大聲吆喝騎士,充滿威嚴的氣勢讓騎士們馬上收起長矛和劍。

「我明白我們把各位召喚過來是非常任性、蠻不講理的事情,我在此再次代表王國表示最真誠的歉意。」

培莉突然彎下腰躹躬,同時身旁的騎士激動地喊着「公主大人!」,讓一頭冒水的眾人無言以對。然而,三十多人的不滿並不會因不認識的公主安撫而得到平息。培莉見眾人無動於衷,便再度重申自己的請求。



「現在快要入夜了,為確保各位的安全,請容我先把各位帶回城堡。」

「大家,現在生氣也無補於事,山口,先聽她說吧。」

公主堅決的意志說服了亮介。亮介扶起坐在地上的征十郎勸道,才讓眾人稍稍控制負面情緒。成敬想着,根據班上同學的性格和輕小說的設定,亮介一定是勇者吧。至於衝動的征十郎大概就是格鬥家或是戰士了。

「可惡!快走吧!」

征十郎一邊罵着惡言,一邊催促培莉。培莉帶着他們走向高度約十五公尺的『轉移塔』,搞不清楚狀況的同學和仁晶只是默默跟着培莉,露出各種不滿的表情。不過,並非所有人也感到不快,成敬便是與眾不同的一份子。對於熱愛異世界輕小說、RPG的成敬來說,這個世界比起自己生活的世界有趣多了。得知魔法的存在,成敬在心中的行動列表默默寫上了「研究異世界魔法」的事項。


塔內地上同樣繪畫着一個巨型魔法陣。藍光一亮,成敬他們就出現在城堡的大門前。同樣地,大門前的地上有着一個尺寸相近的巨型魔法陣,散發着刺眼的橙光。橙光顏色漸漸淡化,四周的環境又再次變得昏暗。再一次,魔法的存在震驚了所有人。原先還在抱怨的人也感歎着魔法的奇妙,刹那忘掉所有不安的心情。

門前的騎士看見在傳送門裏突然出現的眾人和培莉,便馬上打開大門。培莉帶領眾人走往內部。正如RPG遊戲一樣,大門後是燈光明亮的大廳,地上鋪了一條長長的紅地毯,地毯的邊緣被金黃色的布料繞着。大廳十分寬闊空曠,大概是三個學校足球場的闊度和十個足球場的長度,天花板則有三層樓的高度,掛着一排與地毯平行的水晶燈。兩旁的牆壁皆有着無數個窗口,讓成敬他們能看到窗外的花園。一排士兵威武地站在地毯的兩側,恭候着勇者們的到來。培莉無視眾人的慨嘆,開口講述召喚勇者的原因和介紹世界的資訊。




「這個世界有着四個不同的種族,分別是『人類種』、『精靈種』、『獸人族』和『魔獸族』。當中『人類種』、『獸人族』和『魔獸族』為三個互相對抗的勢力,只有『精靈種』與世無爭,生活在遠方的『精靈之國』。『人類種』以外的種族皆有着不同的本領,如『獸人族』有着強勁的身體素質、『魔獸族』擁有優秀的生命魔法才能、『精靈種』則是有元素魔法的天賦。『人類種』幾乎沒有任何優勢,只有在數量上能勝過其他種族。我們『人類種』的身體素質遠遠不及魔獸和獸人,魔法才能也不如精靈的十分之一。」

這個世界魔法主要分為兩種:生命魔法與元素魔法。生命魔法能干涉所以有生物的法則,元素魔法則是干涉所有死物的法則,至於召喚魔法就是利用元素魔法干涉空間,再用生命魔法呼喚生物穿越空間從而完成召喚。不過,人類就偏偏沒有兩種魔法的才能,數據化來說,對魔獸的資質就是1比10,對精靈的資質則是1比20。

——這是甚麼極限模式!人多有屁用啊!

成敬心裏默默吐槽。

「所以就打算召喚我們幫忙抵抗其他勢力?但,我們不都是『人類種』嗎?」

亮介為大家提出心中的疑問。

「對,勇者大人果然聰明。人類由於太弱小,所以一直被獸人和魔獸壓制,古往今來雖然打過不少勝仗,但每場戰爭都是以數量取勝,死傷同時是其他種族的數百倍,直至現在,已經犧牲了大約六十億人的性命。雖然人類的繁殖速度高速,但近十年戰火不斷,數量的優勢已逐漸消失。三年前,在距離王宮數千里的地底下發現了一個地牢,裏面收藏着一本書,那就是召喚勇者大人們的召喚書。書上記載了勇者大人擁有不輸給獸人的力量,他的同伴之中也有異於常人的強力魔法使、神官和戰士。所以王國就上下一心致力研究召喚書,把各位召喚到這裏來。因此,請救救我們『人類種』!」



培莉突然停下腳步轉向他們,再一次躹躬拜託他們。有如重播般的畫面,身旁的士兵激動地喊着「公主大人!」,再一次把反應過度的成敬他們嚇壞。


「美麗的培莉公主大人,請不要這樣。我們只是異世界的一介草民,請不要向我們低下你高貴的頭。」

仁晶開口說着浮華的話。鑑於他深受學生歡迎,有不少女同學都以仁晶為愛慕的對象,所以此時此刻在不少同學的心目中,仁晶就如白馬王子般的帥氣,即使是男同學亦是如此。只是,成敬目睹的事實告訴他仁晶並不如大家想像中一樣美好。

其實,成敬在日本時無意中窺視過面具下的仁晶。他曾多次目睹過仁晶帶着不同女人上愛情旅館,甚至看過他對自己的同學出手,所以除了強烈的反感以外成敬對他並沒有其他想法。順帶一提,成敬被仁晶和同學針對是因為仁晶某次帶學生上旅館時忘記買避孕套,然後打算回頭到便利店買時剛好發現了成敬在看着自己,於是他便怕東窗事發而帶頭霸凌成敬,同時利用自己在大多學生眼裏的良好形象誘導同學參與霸凌。不過,也有部分同學沒有參與。雖然他們沒有幫忙,但對成敬而言不參與就是最佳的方法。有時候甚至有班上的二大女神之一山崎雫同學看不過眼阻止過火的行為,對成敬而言是綠洲般的救贖。


「對,仁晶老師說得對!」

的此起彼落聲之中,一向正義感滿滿的亮介說出主宰班級去向的話語。



「請抬起頭來,公主大人,我會幫忙的。我一定會拯救『人類種』。」

成敬用右手按着頭,在心中反上無數次白眼——這傢伙真的有搞清楚狀況嗎?這是生與死之間的戰鬥喔?公主只是說勇者有不輸給獸人的力量,同伴只是有異於常人的能力而已,也就是說最多只能會其他種族在數量相同時打成平手。人類能以數量取勝,反之,其他種族也能。現在人類失去了數量優勢,而我們也只是從未戰鬥過的平民。在質量上的差距這麼大,真的能戰勝其他種族?嘛,要上你獨個兒上吧,別把我拖下水。

「當然,我也決定了協助你們。」

仁晶像是要擊沉成敬一樣,道出決定性的一句。班上的中心人物的決意,加上『可靠』老師的決定和美少女的拜託,使迷惘的同學捨棄拒絕的意念,陸續答應培莉的請求。當然,這並非是所有人的想法。

「雫雫,怎麼辦?我覺得不應該貿然答應⋯⋯」

未華子不安地問雫。

「他們好像沒留意我們,我們就別說話,先跟着看看吧。嘛,出事的時候我會保護你的,擔心的事情讓我來做就好。」

班上二大美人進行着充滿百合味的對話,不過班上的同學熱情於提升自己在培莉心中的好感度,女生並沒有和平時一樣在喊「雫姐姐大人」,男生也沒有用「多謝款待」的視線注視她們,因為他們現在沈醉於『異世界勇者』、『救世主』的狂想之中。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危機感,把現實當遊戲。

「本、本大爺才不管這些!反正本大爺依然是本大爺!」

城田長利意味不明的傲慢發言即使在異世界也依舊正常運作,令成敬內心暗暗佩服,不過,『這個人早晚會因此惹出大禍』和『還是不要跟他扯上關係』的想法卻在成敬心中一成不變。


「謝謝各位答應!那麼,在見父王之前我就繼續介紹這個世界吧。」

培莉把頭抬起,繼續一邊走一邊說明。內容概括而言就是這個世界的人類有着不同的屬性、職業和身份。以培莉為例,她的身份是王國公主,職業是魔法使,所以在魔力和魔法攻擊上有相容性較高的屬性。聽過說明後,成敬提出了問題。

「怎樣才知道自己的屬性和職業?」

「這就要透過屬性卡才知道了。屬性卡十分稀少,只有軍隊和部分貴族才擁有,所以我才要帶勇者大人們來這裏。」

語畢,大門前的守護打開了大門,映入眼簾的是國王正坐於王座上的英姿和終止在階梯上的地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