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敬回到房間,腦海不斷思考可以自由探索,遠離戰場的方式,最後大腦打結的他決定放棄思考,離開房間探索城堡。房門一開,走廊上站滿班裏的同學,猶如修學旅行一樣。

「哦呀,這不是廢物君嗎?在日本也好,在異世界也好,廢物君的形象都很適合你啊。」

——不不不,在這裏我比你們強多了。

成敬心中默默吐槽,表現出無視的態度應對霸凌成敬的中心人物麻生信輔。在日本,信輔也經常與自己的好友丹野洋介、深田真一和女友秋田涼侮辱成敬。成敬選擇無視他們,打算從走廊的末端離開。然而,成敬終究還是不可能擺脫日本的麻煩事。在他右腳前方數厘米的地面,有一座小土丘靜悄悄地從地上冒出來,隆起的石地害成敬絆一跤,無情的地心引力緊接着把他拉倒在地上。

「啊啊,對不起哦廢物君,不小心用土魔法害你摔到地上。還以為魔法甚麼的都是唬人,沒想到還真的能用。不過反正與沒有魔法適性的廢物君無關就是了。」



——魔法適性的話我可是比你可怕得多了,只是我沒必要在你們身上浪費未知回復手段的魔力而已。

成敬再次暗地裏吐槽,從地上站起拍拍屁股的塵土,無視心中自己稱作婊子的涼。


「你們別這樣,大家也是同班同學,我們應該要友善相處。」

亮介平日都會像這樣挺身而出,展露自己的正義感。這也是他受班裏的女同學愛慕的原因。

「一条,你也別獨來獨往了。嘗試和大家打好關係吧,好好溝通的話一定能成功的。」



「抱歉啊藤村,我習慣自己一個人,你還是饒了我吧。」

衡量到無視亮介會因惹起班上女生不滿而帶來更多麻煩,成敬作最低限度的解釋,然而還是因為拒絕了亮介的『好意』而遭女生冷眼。實際上,成敬並不是喜歡獨自一人,他只是不想把其他人捲進被霸凌的一方才自我孤立,說到底其實還是有點寂莫的。當然,若過成敬願意主動和亮介結友的話大概不會遭受嚴重的霸凌,但在生理上成敬認為不可能。價值觀不同,成敬完全無法接受亮介那種『靠毅力總有辦法』和『人性本善』的天真想法,嘗試理解對成敬來說只是自找麻煩,在製造麻煩的程度上和現在差距不大。

成敬丟下那句話,就從走廊的盡頭消失。


他四處探索,來到了圖書館。為了收集資訊,他隨意拿了數本書,然後坐在書櫃旁的桌椅上翻開了名為《魔法大全》的書本。上面介紹着生命魔法和元素魔法的基礎概念、發動的媒介和相關的法術。



〈魔法其實是一種自我暗示。生命魔法也好,元素魔法也好,都是依靠自我暗示,用體內在血液流動的魔力發出干預世界法則的信號,從而施放出魔法。因此,魔法能力較弱的人需要依賴魔法陣和咒語補足想像,讓魔力向周遭發出明確的指示,控制生命體和元素達成目的。

以書中的初階魔法【火球術】為例,施法者要讓魔力依次序發出『控制火元素到指定地點』、『累積火元素』和『發射累積的火元素』三個步驟。魔法陣的作用就是補足『控制火元素到指定地點』的想像,而咒語則是補足『累積火元素』的元素收集想像,令施術者能累積到足夠的火元素。咒語的長度其實就只是收集足夠元素所需的時間。這些媒介能減少施法者的想像負擔,從而更輕易地發動魔法。不過由於【火球術】的想像步驟少,所以幾乎所有人不用魔法陣也能發動。部分魔法使能減少咒語的長度,甚至連咒語也不需要就能在短時間內發動【火球術】。有部分擁有優良天賦的魔法使在起始和升級的過程能獲得魔法,毋須以書本形式學習。

另外,正如上文提及的概念,魔法是一種以想像力和自我暗示構成的干涉力,因此,每個人使用出來的魔法在形態上會有所不同,如魔法的顏色、形狀、軌跡等,但總括而言也只是相差無幾的微小分別。至於魔法的威力則是取決於魔力的投入量與想像力的完整度。高階的魔法使用方式將於本書的後半部分說明。〉


當成敬讀得津津有味時,有人向他搭話了。

「可以坐你旁邊嗎?」雫拿着一本一模一樣的書問道。

「可以哦,坐吧。」成敬作出簡短的答覆。

二人就靜靜地坐在人煙稀少的圖書館裏看各自的書,沒有任何交流和對話。在長期一人自處的成敬而言,和其他人一起默默看書還是挺不錯的感覺,這絕對不是因為雫是美女的原因,絕對不是,現在看着她也只是因為好奇她在看甚麼而已,肯定是這樣。



然而,成敬在內心掙扎的同時,欲言又止的雫開口打破沈默。


「一条同學,那個,我有話想對你說。」

雫就像下定了決心一樣,一邊擺弄着她的秀髮,一邊對凝視着自己的成敬說道。任誰看見那清秀的女孩將臉側的頭髮勾到耳朵上,也一定會為她嬌俏可愛的臉龐而動容,配合她那帶有決心卻又有點緊張的表情,只要是人類就不可能不心動。將一切盡收眼底的健全男生(處男)一条成敬,在這一瞬感受到心臟的跳動漏了一兩拍,腦海出現種種遐想——難道,是『那個時期』來了嗎?

「是、甚麼事情?我在聽哦。」

成敬滿心期待着腦海中的假設轉為現實,緊張地嚥下卡在喉嚨的口水。

「對不起。」

意料之外的話語引入成敬的耳朵之中,把他從桃花期的幻想之中殘忍地拽了出來。




「啊?」

成敬對於莫名其妙的道歉感到不解,露出愕然的表情直視雫。

「在日本的時候沒能幫助你,真的很抱歉。」

聽到雫的話,成敬才得知她是指霸凌的事。

「那個,我認為山崎同學沒有需要道歉的理由。」

成敬搔着臉,困擾地說着。

「山崎同學嘗試為我做過甚麼事的吧?我可是知道的喔。」



在日本的時候,受同學歡迎的雫曾多次嘗試把成敬拉進大家的圈子,結果只換來『山崎同學,不用為那種人操心』和『居然為了那種人操心,山崎同學真的是天使啊』的回答。

「但是還是失敗了呢。」

雫對班上同學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卻沒能讓他們改變集體霸凌的氣氛。

「真的很抱歉。」

雫微微躹躬再次道歉。

「請不要這樣,山崎同學是唯一一個對我伸出援手的人,帶給你麻煩的我才是道歉的一方。為你帶來這麼多的麻煩,真的非常抱歉。」

客氣地互相道歉的二人製造出微妙的氣氛。

「這樣就扯平了呢。」



微笑着的雫就像認輸了一樣,率先抬起頭終止奇怪的氣氛。成敬看着甜美中帶有一點帥氣的笑容,差點被雫的女神氣質迷倒,於是便轉換了話題掩飾自己的害羞。


「話說回來、山崎你也對魔法感到興趣嗎?」

「嗯。畢竟魔法是我們原來世界沒有的東西,而且感覺很方便呢。」

雫好像突然想到了甚麼。

「對了,一条君⋯⋯」

「叫我成敬就可以了。啊、不是、你也知道,那個⋯⋯我沒甚麼朋友嘛,有點討厭這種距離感⋯⋯」

成敬第一次露出動搖的馬腳,他因為想要擺脫寂莫的生活才一口氣讓雫叫自己的名字,但又想到才第一次說話,這樣的距離感又好像過份親近,才如此激烈地動搖起來。雫看到他一臉難為情的反應,不禁笑出聲來。

「哈哈,原來成敬君也會有這麼有趣的表情。平日看你被麻生他們欺負時都沒有表情,還以為你天生就是這樣的。」

『成敬君』——成敬第一次聽到同級生稱呼自己為『成敬君』,而且還是從班級公認的女神口中說出,快要忍不住露出笑意。為了隱藏那份笑意,他選擇了說話。

「甚麼啊,原來山崎同學是這麼想我的,真是失禮呢。」

「好啦對不起。成敬君也叫我雫就好。」

「好的,雫姐姐大人~」

成敬稍稍對雫惡作劇一下,不過雫對這個惡作劇好像毫無反抗能力。

「不要用這個稱呼叫我!真的對不起啦,拜託別這樣。這個真的受不了啊⋯⋯被同級女生告白甚麼的⋯⋯明明沒有男生向我告白⋯⋯」

雫露出極度困擾的表情,並因『受同級女生愛慕』而感到失落。

「嗚哇,感覺麻煩死了。雫也有雫的煩惱呢。」

成敬對她深感同情。成敬也是個到處被麻煩沾上的人,所以很能明白作為『麻煩吸引機』的苦惱,不過是在被人討厭的角度上。

「真的,麻煩死了。」

雫輕輕地嘆了口氣。


「話說回來,成敬你⋯⋯」

「哦呀~兩位關係真好呢~一見鐘情?」

另一把女聲突然插入成敬與雫的對話,再次把雫想要問出口的說話一刀兩斷。

「「才不是呢!」」

雫和成敬異口同聲地回答,彷彿是認識多年的好友一樣。不過,成敬心裏有種不知名的失落,但也只是一點點而已,真的只有一點點。

「未華子,偷聽別人的對話是很失禮的喔。」

雫怪責道。

「雫雫不也以為一条同學是個沒表情的木偶嗎?」

粉紅色頭髮,綁着雙馬尾的未華子回覆。

「那時候就已經在偷聽了麼?!」

雫表示驚訝。


「一条同學你好~這次好像是我們第一次說話呢~」

未華子向一条君打招呼,無視好友的吐槽。

「啊你好,佐川同學是雫的好友嘛,叫我成敬就好。」

「成敬同學也叫我未華子吧~那喜歡雫嗎?」

未華子投出爆炸性的發言。

「欸?」

成敬一臉茫然,不過還是回覆了。

「對於沒有朋友的我來說,未華子和雫都是很友善的人,所以都喜歡哦。」

雖然很害羞,但成敬很巧妙地回答她的問題。

「這樣啊~欸~」

未華子瞇起雙眼看着他。


「好了未華子,既然來到了就開始吧。成敬君,我們來圖書館的目的是為了這個世界的資訊,相信你也是吧?」

成敬點了點頭。

「那就一起來吧。」

「吼吼~雫雫真大膽呢~」

未華子擅自曲解雫的原意,害雫和成敬二人的臉都染上緋紅。

「人、人多好辦事嘛,讓我一起簡直是求之不得呢!」

成敬也不是省油的燈,強行把對話拉回來。

然後,直至晚飯前,三人就在圖書館裏閱讀各式各樣的資料,得到不少世界的資訊。中途未華子也多次強行製造『戀愛喜劇』的氣氛,被成敬一而再再而三地破解掉。不過也因為是這樣的氣氛,雫的問題直到最後也沒有辦法問成敬。


晚飯前數十分鐘,由於不知道確切的晚飯時間,成敬、雫和未華子決定先回各自的房間等候。

「話說回來,你們果然還是在人前裝作不認識我吧。」

離開僅有三人的圖書館時,成敬對着她們說道。

「欸~成敬同學還是討厭我們嗎?」

未華子假裝失落。

「是的是的,有那麼好的演技我就不擔心了。況且,一直在調侃我的人就只有你而已,該討厭的也只有你。」

經過將近一小時的相處,成敬知道未華子在『班級女神』的背後有着遺憾的性格,便放下戒心,用較為親近的放式相處。

「吼~你說調侃『我的人』,雫原來已經變成你的人了~」

「你真是玩不膩呢。我都快要被你弄得麻木了。」

雫疲倦地對未華子說。


「不過真的很久沒看過這麼高興的未華子了。」

「很久?為甚麼?」

成敬疑惑地問道。

「女生們都說未華子很做作,勾引男人甚麼的⋯⋯可是這是人家的個人習慣啊~還有呢~男生們都不敢和我這麼親近,他們的行為往往只是為了刷高自己在未華子心中的好感度。」

未華子難得一臉正經地說話。

「所以呢~看到成敬同學不會像那些男生一樣,便得意忘形了~不過未華子還是很感謝成敬同學的~」

成敬並非不想在未華子心中提升好感度,只是他絕對不會為了非分之想而接近他人,加上他在學校連朋友也沒有,所以也不懂得所謂『提升好感度』的行為。結果論來說,不做多餘的事就是最好的選擇。

「我也很感謝未華子願意會我交朋友哦。」

成敬害羞地道謝,然後同樣以馬上轉移話題的方式掩飾害羞。

「咳咳,離題了。總之,別在同學面前和我搭話吧,麻煩事甚麼的還是可以躲就躲開。」

成敬害怕因『班上兩大女神和一条成敬的關係良好』而惹來不必要的仇恨心理。在同學的眼中,與一条成敬關係良好的人是不存在的,到頭來只會得出『可恨的變態色狼盯上了雫和未華子並要脅了她們』的結論。


「也對。未華子,聽成敬君的話吧。」

雫苦笑着認同成敬。

「好吧~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一會兒見。」

「一會兒見~」

「一會兒見。」


成敬離開圖書館,繃緊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腦海中不斷重播兩位女生呼喚自己的聲音。

『成敬君。』

『成敬同學~』

想到自己被班上的兩大美人直呼自己的名字⋯⋯不對,是因為交到了相當不錯的朋友,成敬忍不住笑意,像個傻子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展露笑容。意識到自己不經意地把笑容掛在嘴上的他,趕緊把那份感動收藏在內心深處。在享受餘韻的同時,不經不覺間,他已經回到了睡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