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莉停在階梯前行禮,眾人亦慌慌張張的跟着行禮,奇怪的姿勢逗得國王開懷大笑。


「各位異世界的勇者免禮。培莉也起來吧。我⋯⋯本王都說過很多次,我⋯⋯朕也是平民出身,不習慣這些王室禮儀,培莉作為我的女兒自然就不必多禮了。」

國王的威嚴頓時消散,微微舒緩了眾人的壓力與不安。

「父王,這可不行!父王乃一國之君,不拘禮儀可會失去我國的威嚴!」

培莉出言責怪國王,國王露出困擾的表情。



「可是,你是我的女兒啊⋯⋯」

國王低聲嘀咕。

看見這種平凡的父女互動,眾人波動的內心又平靜了一點,並對父女情深的二人露出會心一笑。國王見氣氛變得靦腆起來,才開始擺起架子,把走遠了的話題拉回正軌。


「咳咳,本王乃卡西亞魯的國王阿爾法德·拉爾·法拉羅斯,歡迎各位勇者來臨。相信各位都從我國第二公主培莉口中得知召喚各位的緣由,所以本王就不在此重覆。人來,給勇者大人們屬性卡。」



如同要掩飾自己的尷尬,阿爾法德加快了許多事情的推進速度。可惜在眾人心中,『慈父國王』的角色定位已經達到難以動搖的地位。

士兵聽到阿爾法德的指示後,恭敬地向每人派發一塊金色金屬片和一個皮套。金屬片異常鋒利,皮膚只要不小心碰到屬性卡的邊界就會流出血來,所以平日要放進特製的皮套。

「相信各位也了解到屬性卡的珍貴。朕不能白白送給你們。作為交換,各位異世界勇者在啟動卡片後都要一一讓本王過目。這樣的條件相當划算吧。既不用你們自我介紹,也可以以最低限度的代價獲得極具價值的物品。」

眾人雖然不了解屬性卡的價值,他們還是點頭認同阿爾法德的說話。

「讓指頭在卡片的邊緣劃過,把你們的血滴在卡片上,然後想着『屬性』二字就可以看見卡片上的字了。」



聽到要用自己的血,部分怕血的同學流露出抗拒的表情。亮介看見無人動身,便身先士卒用卡劃破指頭,把鮮血沾上卡片。卡片染上血色後發出鏽金色的光芒,然後大大小小的屬性就浮現在卡片上。看見亮介成功後,其他人也戰戰兢兢地跟着做了。阿爾法德介紹屬性卡種種功能的同時,成敬在卡片上滴上血,金色的卡片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芒。然後他心中默念『屬性』,屬性卡上便浮現出自己的屬性資料。


==========================
一条成敬(Lv1)
身份:異世界人、幸運兒、異常者
職業:???
魔法適性:全屬性

生命:55 [50+5]
魔力:500
經驗值:0
升級所需經驗值:10
物攻:165[150+15]
魔攻:300


物防:200
魔防:205
速度:250
幸運:Lv1

技能:
語言理解、文字理解、方向感、資訊隱藏、詠唱省略I、異世界加成(能力值大量增幅及成長、個人經驗值三倍)、超常感知I、魔力控制I、夜視I、潛行I、獵人標記I、鐵壁I、治療I、劍氣I、精準I、元素操作I、生命操作I、肉體強化I、力量增幅I、異常抗性I、刺擊I、旋律加成I、高速上彈I、躲避I、怪力I

特殊技能:
合成I、分解I、吸收I
==========================


——等一下等一下,這甚麼鬼?要吐槽的東西也太多了吧?為甚麼幸運是用等級?我的職業呢?還有魔法適性也太作弊了吧?最重要的是那些技能,不就是甚麼職業都有一點嗎?不過,原來說話嘴形不合的那個原因是技能的緣故,真是神奇呢,異世界。



成敬雖然不斷在心中吐槽,不過看見自己的能力值這麼誇張,難免感到一絲興奮。不過,他很清楚過度驕傲會變成傲慢,最終只會落得可悲的收場,所以便用力壓抑那顆想要自滿的心。


「我是魔法使!火與水適性的!」

「哎,我沒適性啊。我是戰士⋯⋯還想說魔法很帥,想要學的說⋯⋯」

「獵人嘛,感覺很酷!」

各式各樣的討論聲音傳出,不過,成敬沒有找到自己的同伴,這到底是不幸還是走運呢?


「咳咳咳,差不多了,到本王的回合。勇者和同伴們啊,把你們的屬性給我看吧。從勇者開始。」

阿爾法德乾咳了幾聲,催促眾人交出屬性卡。



「國王陛下,這是我藤村亮介——勇者的屬性,請過目。」

「不愧是勇者!光是1級物攻就有100,這不是普通人的10倍嗎?其他屬性也很不錯,一般人1級全屬性都只有10,真是太好了!而且還有稀有到不行的『特殊技能』!哈哈哈!看來騎士長的王者地位不保了!」

阿爾法德愉快地笑着。與之相反,聽到平民基礎數值的成敬則是愁眉苦臉。對他來說,異世界人類的生死怎樣也好。活得好好的人擅自把你召喚過來,再自說自話地要求身為平民的你拼上性命與怪物打仗——誰理你啊。的確,總有些出乎預料的情況出現,但始終成敬沒打算為不認識的人賭上生命,也不打算和霸凌自己的人一起送死。如果讓人知道他的數值和技能,大概會被不講理地逼上戰場吧。

成敬突然想起自己有『資訊隱藏』的技能,於是便發動看看有沒有幫助。他心中默念『資訊隱藏』,就如剛才看卡片的方式一樣,結果成功發動了。卡片上的資訊就只顯示他的名字和生命,還有身分。

——雖然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這個技能,但是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辦法,姑且賭一下吧。

此時,大部分同學們的屬性卡都被阿爾法德過目了,同樣也是獲得高度評價。最後,來到了成敬的回合。


「嗯?⋯⋯」



阿爾法德皺起眉頭,一掃高興至極的表情。

「國王陛下,怎麼了?」

成敬裝作不知道,正如平日般裝作『無知』。他深知道面對麻煩事,最佳的處理方法就是『無知』和『不作回應』,對方自然就覺得你無趣,放棄找麻煩的念頭。至少,他在被霸凌的環境下沒有受到物理上的傷害,只是被侮辱和孤立而已。

「嗯⋯⋯朕還真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卡。嗯⋯⋯不要灰心,騎士長會親自幫助你的。」

「陛下,我可以不戰鬥嗎?有着這些屬性的我只會是大家的負擔,我不想大家被我連累。」

成敬內心雖有一絲憧憬想當個受人仰慕的『主角』,但他認為性命比一切更重要,把命弄丟的話受人歡迎又有何作用?所以,成敬寧可選擇當個受人保護的廢物,也不希望成為犧牲性命的英雄。

「也對。朕批准你不上前線戰鬥。不過,戰場上的食物供應亦是不可或缺,那你就學習料理作為各位的後勤人員吧。」阿爾法德爽快地允許成敬的請求,同時又提出一個難以拒絕的解決方案。

「明白了,謝陛下。」

成敬內心嘆氣,終究還是逃不過站在戰場上的命運。不過對他來說,不用上前冒着風險戰鬥也算是不錯。


「大家也累了,今天好好休息吧。在城堡裏除了有士兵看守的地方,各位可以隨意出入。明天開始會有騎士指導大家。一条成敬,你明天就到廚房學習吧。人來,帶勇者們休息。」

語畢,成敬一行便被帶回自己的睡房。除了仁晶和剛好多出來的成敬以外,全部人都被分成二人一間房。其實阿爾法德當初是打算每人一個房間,只是大部分同學抱着修學旅行的心態來到異世界,所以才會出現二人一房的滑稽事件。反正無論如何,成敬都是命中註定要一個人。


「你們,留意一下一条成敬。他那張卡很可疑,本王認為這並非是他真實的屬性,沒有魔力是不可能的。」

魔力是生命力的一部分,只要是生物就至少會有1點魔力值。阿爾法德基於這個疑點,在成敬他們離開後向陰影處的數人發出指示,然後隱約地感受到的氣息從他身旁消失了。當然,成敬並沒察覺到自己受人監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