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廳放置了6張長桌,分成兩排,每排3張。前排的桌子被10張椅子包圍,桌上放著餐具;後排桌上放滿林林總總的菜餚,可以說是豐富得可怕。不過,每道菜色對異世界人而言都十分獨特,全部都是沒看過的食材,嗅覺也盡是在感受種種陌生的衝擊。對於在自己的世界還沒吃過午飯的他們而言,這種衝擊過分強烈,不禁令他們垂涎欲滴。成敬剛進到門口,便嗅到很像咖哩的味道,肚皮頓時響起巨嗚,令他產生出偷偷先吃的念頭。不過,他還是不想做出惹人注目的行為,於是便默默地坐到沒有雫和未華子的桌子耐心等待。他心想,在公主和國王面前,班裏的人為了裝作可靠的樣子應該不會對他怎樣,而且異世界的食物過於新奇,班裏的人也不會在意自己。果不其然,他被當作了空氣。意識到自己暫時與麻煩無緣的成敬為了用理性壓制自己的空腹感,決定把頭從食物中別開,往其他地方看去。

他偷偷看向雫和未華子,發現對方也在注視自己,便用眼神和表情對他們說『別看過來啊笨蛋』。雫帶着抱歉的眼神笑着,未華子則是對成敬做了個可愛的鬼臉。成敬雖有一點點的心動,不過還是用眼神催促了他們別過臉去,最終在雫的協助下,未華子還是屈服了,好讓成敬鬆一口氣。不幸的是,班上有一個與氣氛無緣的人看見了。


「喂,@&[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你這傢伙對她們做了甚麼)?」

長利咬着一大塊櫻色的肉向成敬搭話。

「除了『喂』以外完全聽不明白,吃東西和說話你倒是選一個啊。話說,你怎麼開始吃了啊!?」



成敬忍不住向長利吐槽。長利把食物嚥下,然後繼續說話。

「本大爺才不管,美食當前怎能忍?」

長利理直氣壯地回答成敬的吐槽,讓成敬不禁佩服他那我行我素的莫名自信。

「別說這些了,你對本大爺的女友們幹了甚麼?」

「等等等,誰是你的女友們啊?誰會有這麼獨特的口味?還有聽說你不是單身了十六年嗎?」



成敬知道他是在說雫和未華子,也知道『女友們』也只是長利的妄想,不過由於對長利的談吐感到反感便不知不覺地變得不客氣。

「才⋯⋯才不是!是那些賤貨配不上本大爺!而且女友甚麼的,本大爺去跟她們聊一聊就能把到手。」

想到自己的朋友拒絕了長利以後就會被他稱作賤貨,成敬用力地抑壓自己不快的情緒,只是用『看到蠢蛋』的表情無言地凝視着他。


「你別給我轉移話題,說!你這個癩蛤蟆怎麼和本大爺的未婚妻們眉來眼去?」



「女友們怎變了未婚妻?」

「少哆嗦!」

「其次,我和她們怎樣,關你啥事?」

成敬對自我過度膨脹的人最沒轍。這些人能夠以最簡短的話語侮辱他人,也很熟練以三言兩語惹怒他人。

「蛤?她們⋯⋯」

「我不想知道你和她們的關係,總之,你吃你的東西,別搞我。」

對付這種人,成敬會盡量表露『生人勿近』的表情,好讓他們學懂知難而退。不幸的是,長利剛好是『視面子與糞土』、『本大爺才是王』的那類型,這些人你越是對他們反感,他們便越喜歡和你接觸。

「切,沒用的癩蛤蟆,本大爺還是去問妻妾們。」



長利放下手中的食物站了起來。

「這次又變妻妾了?」

成敬再次吐槽,不過內心正不斷想辦法讓長利別接近雫她們。先不談雫,根據未華子的性格,她必定會如實作答;再者,就算她們表露出和成敬沒有關係的態度,她們始終是班花,被懷疑和他扯上關係的結果,往往只是會演變成『找成敬麻煩』或是被人警告『別接近雫和未華子』後受到監視的結果。他心想——這傢伙真的麻煩死了。

「唉⋯⋯行了行了,我敗給你了,別煩她們,我告訴你。」

成敬嘆一口氣對長利說道。長利停下腳步,嘴角露出奸笑。——切⋯⋯被陰了,他壓根兒就沒打算過去。成敬在心中咂嘴。

「不過,你要等我先吃完飯,接着和我到飯廳旁的雜物房。這是條件。」

成敬不打算乖乖就範,也不打算在班上同學面前討論班花,便採取了拖延戰術。當然,他從沒打算告訴長利事實。



「那本大爺還是去⋯⋯」

「你去吧,不過和我一樣獲得差評的人不懷好意地接近班上最受歡迎的女生,我可沒法保證你會被怎樣對待。」

成敬裝出撲克臉押下賭注,嘗試利用『行動帶來壞處』的方向誘導長利。幸好的是長利並沒有那麼聰明,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捏着成敬的手牌。

「嘛,本大爺等一下還是可以的。」

聽到長利這樣說,成敬稍稍放下心來。此時,所有人都安頓好了準備吃飯,二人的博弈亦因而中斷。


「父王和兄長大人們有要事不在,所以就由本公主代表王國歡迎各位異世界的勇士。感謝各位勇士願意答應本國為人類而戰,特此獻上最高的榮譽和祝福。願偉大的人類種神明萊辛哈瓦那格祝福你們。各位,用膳吧。」

培莉擺出充滿威嚴的臉,莊重地向成敬他們說道,讓氣氛認真了起來。語畢,培莉切回友善模式,大家開始進食,等待已久的成敬才放任自己的觀感,感受異世界食物的氣味。空氣中彌漫着各式各樣的氣味,有水果香水般的氣味,也有像比薩那烤得剛好的厚皮的味道。不過,吸引成敬的,卻是一開始在門口嗅到的咖哩味。



「嗝——本大爺飽了。癩蛤蟆,你吃飽再叫我。」

長利打了個嗝,向成敬撘話。

「我不叫癩蛤蟆。我叫⋯⋯算了你也不會聽我的話,隨你喜歡就好。話說你豬嗎?——吃完就睡。算了算了,我還是去找食物好了。」

有點囉嗦的成敬自暴自棄地離開座位尋找異世界的咖哩,內心不斷祈求長利直到他吃飽回房間也別醒來。


用【超常感知I】沿着氣味追尋的成敬,來到了一碟盛滿藍色半流體的菜色面前。那藍色的半流體之中,有些像是櫻桃般的深藍色果子,還有許多不知為何沒染上藍色的肉塊。血紅色的肉塊有着非常清晰的條紋,不過成敬對它的外貌並不陌生,因為它的樣子和半生的牛肉一模一樣。就賣相而言,如果你問二十個地球人賣相如何,他們一定會先想到四個字——『地獄料理』。和剛才長利吃着的櫻色肉料理以及其他異世界料理相比,這道料理也是異常怪異。比起旁邊那道金光閃閃的肉料理和散發着水果香味的仿沙拉料理,這道料理的賣相根本完全能稱得上『料理』,稱之為『毒藥』也不為過。

不過,成敬幾番掙扎後還是用公用湯匙舀了一小口到自己的碟子裏。他把公用湯匙放下,轉用自己的湯匙舀起了那一小口賣相詭異的食物,戰戰兢兢地放進口腔。頓時,味蕾迎來激烈的衝擊,刺激着全身的細胞。蘋果和辣咖哩的香味在口腔爆發,濃郁的香氣不斷拍打着他的舌尖;同時,猶如牛肉般的肉塊湧出鮮甜的肉汁。每當他咀嚼柔軟與韌性兼備的肉塊,被擠出來的肉汁就會湧出雞肉的鮮美味道。雖然在形式上與地球的『咖哩雞肉』的味道相近,但異世界的料理卻是更具滋味。打個比方,若地球的料理是以食材和調味料的味道相加,異世界的便是味道與味道的相乘。

「好味!!」



成敬細味品嚐那一小口在舌尖上漸漸溶解的異世界咖哩,按耐不住地大喊稱讚這道料理。當然,心裏不會忘了吐槽『明明是牛肉的外表卻有着雞肉的味道』。不過,他還是忍不住沉溺於強烈的滿足感之中,把多餘的吐槽、圍着培莉的同學和被自己嚇到的同學拋到九霄雲外。


「哼,你這小子真有眼光。居然挑上連本地人都不敢吃的美食。」

成敬身旁突然冒出不知道哪來的大叔,擺出一副非常了不起的架子對着成敬說話。

『大叔,你哪冒出來的?』

成敬雖然非常想這樣問他,但是還是把好奇心收起來。成敬根據他的語氣推測,眼前的大叔要不是美食家,就是飯堂大廚。

「大叔,這個是⋯⋯?」

「這東西叫瑪拉。小子,你是勇者嗎?」

「不,我只是個廢渣屬性的拖油瓶。」

「嗯?你就是明天那個廚房新人?那正好,還想說你要是在明天我給你的測試中選不到這道菜色就讓你掃個一年地板,很好!你合格了!」

大叔一邊笑着一邊用力拍成敬的背。儘管成敬完全感覺不到痛楚,為了謹慎,他還是裝出了很痛的表情。成敬不知道是不是看錯了,但一剎那,大叔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不過也只是短短一秒而已。


「哈哈哈,這點力就痛了?果然是拖油瓶嘛!這可不行呢。沒有拿菜刀的力氣,怎能切出完美的奇里肉塊呢?」

大叔大笑着向成敬道。

「奇里是⋯⋯雞肉味的牛肉肉塊?」

「雖然不知啥是雞肉牛肉,不過就是小子你剛吃的肉。奇里肉的烹調重點在於『刀功』。奇里是費蘭草原的鳥形生物,鳥身表層被防止水分流失的空氣膜包裹,所以能鎖住肉汁。」

「哦哦,原來如此。所以『刀功』就是為了避免破壞鎖住肉汁的空氣膜。」

「你這小子腦袋挺靈活嘛。哈哈哈!不錯!感覺和你合得來!明天就由老夫親自教導你。小子,你叫啥?」

「一条成敬。」

「一条成敬⋯⋯老夫名為撒修,只是一個煮得一手能吃的料理的廚師。不過成敬小子,你真不是勇者嗎?」

「對,勇者在那邊。」

成敬指着坐在遠處泡女⋯⋯向培莉打探各種事情的亮介。如同要配合成敬,亮介站了起來說話。


「大家,我有話要說,請大家聽好。作為勇者的我受異世界人的厚望,希望我能拯救他們。我和松山老師也確認要接受他們的要求。話雖如此,各位並沒有責任和義務跟着我們冒險。希望大家能好好地想清楚,因為這趟旅程真的非常危險。我再問一次,除了一条同學以外,還有誰不想戰鬥?松山老師和培莉還有我也不想強迫大家上戰場,所以不願意的話就請舉手。」

亮介的聲音清晰地傳達到在場所有人的耳蝸。良久,有兩隻手在遠處舉起,是未華子和雫。亮介對她們點了點頭,再把目光投向其他同學。

「雫姐姐大人,我會保護你的!」

「未華子同學就交給我吧!」

「班上女神的性命,由我等守護!!」

班上的同學既沒有打算退出,也沒有對臨陣退縮的二人感到不快,反而自願地負起保護雫和未華子的責任。


——受歡迎真好呢。


不過,從他們臉上的表情得知,他們一定小覷了異世界戰鬥的致命性,當中主因大概是阿爾法德的煽動言詞和屬性卡上的屬性,還有亮介和松山的行為煽動。班上的討論聲馬上便覆蓋了長利打瞌睡的鼻鼾聲。

「切,這個不切實際的傢夥就是勇者嗎?真難看。」

撒修以看穿悲傷結局的表情對亮介表示不屑。這種理想主義的勇者大多數只是有勇無謀,明明沒有能耐卻希望在不作出犧牲下達成目標,所以撒修一向對這些缺乏覺悟的人嗤之以鼻。

「我也是這樣認為呢。看來撒修大叔你和我真的很聊得來。」

「唉,天真的傢夥,只是看着也覺得頭痛,老夫先行一步。成敬小子,明天五時準時到廚房。」

語畢,撒修便消失於無形之中,不禁令成敬內心有所戒備。鑑於日後和撒修相處時間較多,加上成敬對撒修抱有親切感,他最終判斷要放下戒心⋯⋯不可能的吧,這個突然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來又莫名其妙地消失的大叔,不論怎樣想也十分可疑。成敬把撒修列入今後需要戒備的對象列表。

「雫同學和未華子同學,作為老師的我會率先保護你們的。你們就乖乖待在大家身後吧。」

一直採取觀望態度的仁晶開了口說話,當然也只是哄小孩的渣男話語。

「老師和大家的好意我們心領了。雖然不能上陣和大家作戰,我和未華子也想出一分力。那個,培莉,可以讓我和未華子跟一条同學一起學習嗎?」

雫拉着未華子,看着培莉誠懇地提出請求。

「雫,未華子,當然沒問題了。能讓朋友在遠離戰場的地方支援前線的勇者們,可以說是求之不得呢。我馬上叫廚房安排你們。」

培莉說完便走出了飯廳。伴隨腳步聲從飯廳消失,『那我也要到廚房!我要和雫和未華子一起弄料理!』的騷動便越來越大,讓還在吃瑪拉的成敬稍感煩躁。

「那個,大家,真的謝謝你們!」

培莉好像忘了甚麼般的,回來飯廳躹躬致謝,然後又再往外頭步去。培莉再一次的感謝,猶如往火堆投柴薪,讓班上的同學再一次表露決意,騷動隨即停下。


吃飽了的成敬看勢頭開始平靜起來,便趁着長利還在睡覺時躡手躡腳地離開飯廳走回房間,並默默記下『回復魔力』的事項:
1. 進食可以提升魔力的回復速度
2. 高質素的食品含有較高的魔力補給
3. 隨着時間流逝魔力值會回復,每分鐘回復10點魔力
目前得知的回復事項只有這些,日後有再作詳細調查的必要。

不久,在大廳吃完晚餐的雫他們,便陸陸續續解散。有的馬上就去了澡堂,有的就像雫、未華子和成敬一樣回房間休息。直到收拾東西的時候,長利才從美夢中蘇醒。知道自己被成敬放鴿子而感到憤怒的長利,本來打算到成敬房間找他,但由於不知道他在哪間房,避免被班上同學痛扁一頓,便氣沖沖的去了澡堂。幸好,成敬還在沈醉於魔法的世界,直到長利回房睡覺也沒有離開房間。

最後成敬去洗澡的時候,已經是日本時間的深夜零時,在異世界的話大概就是晚上十一時。十一時三十分,成敬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