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敬等人熟睡的深夜二時,阿爾法德在正坐於王座上,就像在等候甚麼。

「回來了嗎?」

阿爾法德用期待的聲線向窗邊說話。一隻黑色的烏鴉從天上飛來,從窗口飛進『王座之間』,停在了階梯數步前。突然,烏雲般的黑影籠罩着烏鴉。黑影慢慢向上擴展,一團團的烏雲互相合併、膨脹,最終形成一個人型。

「微臣參見陛下。」

從黑影現形的黑衣人在陰影處跪了下來。



「免禮。你既是調查部隊的隊長,也是我多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只有我倆的時候就不必多禮了。」

「陛下,隔牆有耳。作為略懂暗魔法的御用魔法使,對陛下尊重乃是基本。」

「隨你喜歡。調查如何?」

阿爾法德苦笑問道。

「回陛下,陛下果然英明。一条成敬並非普通人。微臣用生命魔法和暗魔法變成烏鴉在一条成敬房外久候。一条成敬離開後在晚飯前一小時半回到房間,並拿出奇怪的長方體盒子對其無詠唱地施放藍色的雷屬性魔法。」



「甚麼?!無詠唱?!還是藍色的雷屬性魔法?!是高階魔法嗎?」

阿爾法德發出驚訝的聲音。

「恕微臣無能。微臣從未看見藍色的雷屬性魔法,得知它是雷屬性也只是聽到一条成敬說了『電』這個字才得知。不過,微臣認為是低階魔法【電擊】的變奏版。微臣聽到他說魔法的消耗在【魔力控制I】下只須4點魔力。」

「看來,他是個有着雷適性的魔法使。」

「恕微臣僭越。微臣認為他並非只是魔法使。在微臣看到他的魔法,不小心動了一下,一条成敬便發現了微臣的存在,讓微臣被迫暫時停止調查。因此,微臣認為他擁有感知類技能。此外,根據微臣在食堂的調查,一条成敬的身體強度比一般的戰士強上數倍,所以微臣認為一条成敬擁有三項職業。」



「甚麼?!!現時王國的頂級鬥士最多也只有兩個職業而已⋯⋯這真是個了不起的傢夥啊!」

阿爾法德再次被成敬的屬性震驚,露出茫然的表情,不過馬上便回復一臉正經的表情。


「如果有他的幫助,王國的未來或許有希望了。」

「可是他看起來並不打算戰鬥呢。」

「嗯,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你也知道我在想甚麼吧。」

「是的,微臣馬上去準備。」

『咻』的一聲,黑影便消失於陰影之中,『王座之間』只留下帶着複雜表情的阿爾法德。



「抱歉呢,一条成敬,原諒朕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