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拉?!」

「啊啦,你知道牠的存在呢~還想說要把驚喜留在最後的說。」

尤郯以失望的表情回應驚愕到目定口呆的成敬。


——被將死了。

成敬除了『糟糕』和『不妙』以外,腦海裏就沒有其他想法。依照傳說,海德拉擁有強大無比的猛毒,一旦皮膚接觸到毒素,身體就會以無法預料的高速被毒素摧毀,而且難以治癒。據傳說,希臘神話中的不死身人馬喀戒中了蛇毒後,由於受不住毒素的痛苦而放棄永生,選擇自剔飛到天上當星座,可想而知沒有不死身的成敬能獲得甚樣的下場。更糟糕的是,海德拉是無限接近『無敵』的存在。九個頭當中,有八個頭雖然能斬斷,但會馬上再生;剩下的一個頭更是刀槍不入,怎麼砍也不會砍出半個傷口。




成敬二話不說拾起地上被血液沾滿的長劍,擺好架勢,打算利用新獲得的技能與之對抗。猶豫彰顯自己的存在一樣,許德拉的九個頭同時咆哮,簡直就是動作RPG的最終boss。絕大部分的人都受不住威壓倒下陷入昏睡,即使是擁有外掛數值的同學也完全不敵許德拉,雫、未華子,以及擁有【異常抗性I】的同學也無法反抗牠釋放出來的壓力氣場一一倒下。畢竟那種令人焦躁、畏懼的氣場並非因為使用了技能,牠只是單憑大量高濃度的魔力,就製造出不容他人反抗的、連沒有魔法適性的人都能感受到的殺氣,那份是足以讓空氣顫抖的強烈敵意。如果成敬沒有升級,沒有【異常抗性III】,他一定和仁晶一樣清醒地被懼恐支配,只能在旁看着、說着:「我是在做夢,對吧?」然後落入精神折磨的深淵。非常幸運地,成敬因平日的訓練再加上技能的強化,沒有屈服於許德拉的咆哮之下。至於培莉,身為資深魔法使的她沒有倒下,但也沒有幫助成敬的空檔。她深知自己的特殊技能【傳送門】是唯一一根扭轉局勢的救命稻草,所以只好忍痛割愛,繼續用前所未有的唸咒速度唸出特有魔法的咒語。換言之,目前能參與戰鬥的,只有成敬、尤郯,還有許德拉。

(只是咆哮就⋯⋯!我真的要和這個怪物戰鬥嗎?!)

成敬內心雖然不安,在這個情況下的他反而還能笑得出來。究竟這是在嘲笑無力反抗現實的自己,還是因為對戰鬥產生的興趣和那份微乎其微的優越感呢?無疑,在這刻,成敬的笑容絕對不會令人聯想到他受盡霸凌的屈辱,但也並非滿懷自信的笑容,以較為貼切的方式形容就是把蝦兵蟹將解決掉後終於看到boss但boss卻強得要命的苦笑。當然,異世界人的尤郯不可能明白那個笑容的意義,僅僅以『不可大意』的態度戒備着成敬。

瓶子裏的水,已經滿得快要溢出來。




「許德拉!」

以尤郯的叫喚聲作為開打的信號,九頭之中的一頭用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毒素噴出,成敬在千鈞一髮之際將身段下壓,勉勉強強躲過了猛毒的飛彈。若這是遊戲的話,這回一定是成敬的回合。

然而,這裏卻是殘酷的現實,沒有獵人會讓獵物擁有反擊的餘閒。成敬躲避毒彈的同時,另外的兩顆頭早已來到成敬的左右兩側進行夾擊。成敬利用下壓身段後的重心偏移打了個前空翻,以兩根頭髮為代價躲過致命的攻擊。此時,像是計算好了一樣,成敬上方的一顆頭發動攻擊,一團毒霧在他翻滾後的位置出現,一步一步地圍繞着成敬。

如同是要確保獵物的死亡,剩餘的五顆頭在五個不同的方位以肉眼勉強能捕捉的速度撞向成敬。無可奈何之下,成敬利用風屬性初級魔法【風羽】召喚出散亂與集中兼備的強風,將毒霧吹散的同時利用反作用力讓自己滯空。半秒後,他才意識到這個行為屬於下下策。

一條巨蟒似的尾巴鞭向停留在空中的成敬,無法反抗的他只能使用【鐵壁】,再把緊握在手中的長劍橫放使用【隔擋】,逼於無奈接受巨鞭的洗禮。那條尾巴並沒有讓成敬失望,在尾巴與劍接觸的一刻,成敬便化身為流星,以隕石下墜的速度往城堡的牆壁飛去,只留下白色的環狀氣體。直到城堡的牆壁被粉碎、成敬飛進夜空的懷抱時,他手中的那把劍才懂得化為碎片。被擊飛的成敬因強擊而排出了肺部所有空氣,兩條肋骨破裂插進了內臟,在釋放空氣的同時連同血液一併吐出。毫無憐憫之心的許德拉拍翼控制風壓,將滯空的成敬擊落並飛往他的落點,打算以無縫的連踏終結成敬的生命,不讓他有絲毫反抗的餘地。




「甚麼啊~一条成敬,別嚇姐姐啊~虧你看到許德拉還笑得出來呢~」

尤郯有如放下心頭大石,戒備的神色頓時變得柔和,站在破洞之中對着下墜中的成敬宣言。

「呼⋯⋯想不到低級的勇者同伴也如此難纏,居然花了八成的魔力才能放倒。永別了呢,一条成敬。」

勝券在握的尤郯一邊慨嘆着,一邊欣賞着眷屬的蹂躪秀。正因如此,成敬才擁有了一線希望。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成敬再次釋放體內的魔力,用盡魔力條把光元素分別在自己身上和距離自己五米的兩處收集光元素,並利用剛才為了節省【分解】的魔力而刻意弄碎的長劍碎片,以升級所獲得的進階合成技能【快速合成】,重現製作腦海中所有遊戲裏最強的鐵劍。許德拉在剎那的視線和魔力感知干擾下無法進攻,成為了成敬達到目的的關鍵因素。



「許德拉,不要猶豫,踏碎他!」

看到被迷惑的許德拉,尤郯命令牠踐踏本為成敬所處的光點。許德拉服從主人的命令,用盡全力踐踏那微小的光點。


咚!!!!!!!!!


隨着巨響靜下,三點光點消失,處於塵土之中,是許德拉的身影。突然,赤色的明光照亮着許德拉的右前腳下方,一條幼如針線的紅線莫名其妙地出現在牠的腿上,從內到外盤繞着整隻右前腿。

啪。

乾淨俐落的一聲打破沈靜的夜空,被紅線縈繞的象腿發出鮮豔的緋紅光,燒焦的味道伴隨象腿的碎裂釋放到大氣之中。站在血肉橫飛的血雨之中,是握住赤色大劍——名為〈海克力斯之劍〉的成敬。〈海克力斯之劍〉散發着鮮麗的赤光,讓被成敬劈開的傷口在轉眼之間燒焦,不讓許德拉的腿再生。隔了一拍後,意識到自己失去了一條腿的許德拉高聲咆哮,響遍了整個卡西亞魯王國。對比剛才威猛的咆哮,這次的咆哮雖然更響亮,卻夾雜着無可比擬的憤怒,震撼着山河與空氣。零距離聽着的成敬無視快要被震出血的耳膜,輕輕一躍往其中一顆頭揮霍大劍。大劍劃破空氣,燃起星火般的火花,捲起一股強勁的熱風。那股熱風熾熱等異常,若然不小心吸入一點的話整個肺部就會被灼爛。成敬屏氣揮出用盡全身九牛二虎之力的一劍,將內臟的劇痛藉由劍鋒分享給許德拉。許德拉來不及用刀槍不入的頭防禦,結果被成敬斬下一顆頭。




「一条成敬!!」

尤郯看不過眼,決定用生命魔法【血流】加速體內血液流動的速度,從而加快大腦和身體的反應,然後用超高速跳下城堡衝向成敬。成敬趕緊較正自己的重心,再次使用【鐵壁】和【隔擋】,往上架起〈海克力斯之劍〉接下尤郯充滿力量的一擊。


碰!!!!!!!!


成敬腳下的土地以放射狀的方式裂開,強力的一擊使他的雙腿陷入泥土之中,讓他的肋骨插得更深入,肺部被數條肋骨插穿,令呼吸困難的成敬快要窒息。不過,除此之外,成敬並沒有其他的傷口,切切實實地接下了這一擊,與半分鐘前花光力氣和運氣接住三叉戟的自己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吼!!!!!!!」

像是了解到成敬的實力一樣,許德拉看穿了尤郯的奮力一擊會被擋下的未來,向泥足深陷的成敬吐出濃度極高的毒彈。成敬本想要使用土屬性初階魔法【土壁】保護自己,但他終於抵受不住劇痛,咬着嘴唇吃力地喘着大氣。



(要死了嗎?嘛,本來就處於劣勢,這個結局是必然的吧。)

用光魔力、受盡重傷不能動彈的成敬無力回天,放棄了掙扎。剩下10秒的【傳送門】也無法趕上猛毒的飛彈,成敬最後只能看到死前的跑馬燈和在內心自言自語。


一滴,瓶子內的恐懼溢了出來。

(啊啊,要來了。痛苦的人生終於要結束了。)


兩滴。

成敬閉上雙眼,意外地感受到緩慢的時間流動。最後出現在成敬的跑馬燈中的,是雫和未華子的笑臉。

(抱歉呢,沒能好好遵守承諾。)



儘管在心中道了歉,昏到的雫和未華子也不可能聽得到他的聲音。


三滴。

在漆黑的畫面之中,二人的笑臉卻是無比耀眼。對於長期被嘲笑的表情對着的成敬,二人出自善意、友善的笑臉卻是無比溫暖。一旦聯想到自己即將失去感受溫暖的機會,馬上就要化為冰冷的屍體時,成敬終於了解被恐懼支配的感覺。心中的瓶子終於盛載不住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恐懼感,把脆弱不堪的精神震碎。

(我、還不想死!有誰來,有誰能救救我?!)

距離成敬被毒彈擊中,就只剩下半米。不懂風情的地心引力彷彿嫌棄成敬浪費時間一樣,加快了毒彈的速度。成敬知曉自己無法得救,一直保持的撲克臉終於崩解,絕望、不甘的淚水一湧而下。內心僅餘的希望就只是賭在『有個剛好路過的光頭業餘英雄一拳把怪物打死』。

(有誰來幫幫我?!!!拜託了!!!拜託了⋯⋯)

一秒過去,兩秒過去,三秒過去,成敬的意識依然沒有被奪去,眼淚流動的觸感依舊那麼清晰。然後,強風吹拂,拭去了成敬潸然而下的淚水。


「已經沒事了。」

一把雄偉的聲線傳入成敬的耳蝸,成敬張開眼,發現眼前站着一個穿着黑色緊身短袖上衣、白色修身長褲的肌肉男。

「為甚麼?因為我來了。」

如果是平時的成敬,百分之百會吐槽他為甚麼會知道這個捏他。不過,成敬現在還處於搞不清楚狀況的狀態。


「喂喂、有聽到嗎?啊,難道是受傷了?喝下這個吧。」

肌肉男從褲袋中拋出一瓶寶綠色的液體,成敬雖然還未從累積已久的恐懼中釋放出來,但還是憑藉潛意識接下了液體。突然亂動的身軀再次刺痛成敬,將痛楚確切地傳遞到成敬的神經系統。

(痛痛痛痛痛痛!!!!!!)

「哈⋯⋯哈⋯⋯」

成敬內心埋怨着痛楚,卻因肺部被肋骨插穿無法說話,只能以喘息表達痛楚。成敬拔開栓子,將寶綠色的液體一灌而下。頓時,體內的肋骨被神秘的力量移過原位,體內的內臟被修復,承受重擊後骨折的左手也在一瞬間回復,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變回完好無損的狀況。

「切!騎士長雷馮居然在這個時候大駕光臨!」

尤郯用力咂嘴,內心焦急如焚,身體不斷發抖,冒出冷汗,畏懼得眼前甚至出現了自己被殺死的幻覺。

「許德拉的主人嗎?剛才那個毒彈真是了不起啊,我不用劍氣撥去毒彈還真不可能救下這小子。」

「許德拉!」

尤郯深知對手的實力,命令尚餘八頭三腿的許德拉上前迎戰,爭取自己逃跑的時機。然而,在王國頂級實力的人,在雷馮騎士長的面前,許德拉就和一條幼蛇沒兩樣。雷馮抬起愛劍,使出一刀乾脆俐落的橫斬後,橫斬所牽起鋒利的劍氣讓八顆頭在半秒內全滅,切出整齊的切口。不過,由於劍風並沒有附着熱溫,八個切口都有再生的跡象。


「——鎖定之物,切斷、生成、連接空間,空元聽吾號令,打通世界之真理!【傳送門】!」

培莉完成最後一節詠唱,發動施放了三分鐘的【傳送門】。在培莉的話語後,正在讓八頭重生的許德拉和完全背對她的尤郯消失於眾人的眼前。猶如死亡的空氣都被傳走了一樣,緊張的氣氛終於平息下來。原來,培莉的【傳送門】並非用作保護友軍,而是作為一種進攻手段。【傳送門】會依照被傳送之物和傳送地點的距離消耗不同的時間和魔力,三分鐘的詠唱,讓尤郯和許德拉被傳送至距離卡西亞魯九百萬公里的3000度高溫活火山的岩漿深處。由於【傳送門】是指定對象的魔法,恐怕現在尤郯和許德拉已經消失於人世之中。


感受到威脅消失的成敬從無窮的壓力釋放出來,卻因貧血和殘留於心中的恐懼無法動彈。畢竟,對於一個高中生而言,這個經歷實在太痛苦。要不是『恐懼』屬於異常狀態,要不是成敬的【異常抗性】和超乎常人的屬性,要不是平日訓練有素,他早就在尤郯殺人的那一刻開始就和其他同學一樣崩潰了,然後死於惶恐引發的休克之中。儘管回復的液體能讓傷口復原,精神上的傷害和失去的血量卻不能回復。成敬的恐懼,在結束後的此時此刻才開始膨脹,因為強逼自己不能害怕的枷鎖已經消失。

(太好了⋯⋯得、救了⋯⋯)

成敬鬆一口氣,然後倒下陷入昏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