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成敬他們在城堡裏打得激烈的時候,城牆外的戰況卻是一面倒。

「雷馮騎士長,這些魔物有點奇怪。」

洛可一邊斬殺魔物,一邊向雷馮報告。

「嗯。它們的數量過少,而且非常弱小,連見習騎士都能夠打倒。這就像是為了節省魔力而製造的瑕疵品。」

雷馮揮出劍氣,將數十隻魔物一舉殲滅。魔物們見狀,便四處逃跑,將攻擊目標改為普通市民。



「還有,這些弱小的魔物為何會主動飛過來王國騎士團的據點?擁有生命魔法才能的它們應該感覺得到彼此的實力差距吧?為何要先挑釁我們再四處逃跑襲擊市民?」

馮雷再次向即將拐彎進入小巷的魔物揮出劍氣,將它們殺個片甲不留。

「您說得對,屬下有同樣的見解。屬下認為這些魔物的目的是把騎士團牽制,避免騎士團接近某地方。根據魔物的數量,可以推斷到這次的襲擊之中魔人的數量甚少,大約只有一至三個。而且,魔物逃跑的方向遠離王國的中心,因此,屬下認為魔物們的目的是『不讓騎士團靠近城堡』。」


唰。




洛可的長劍斬飛了魔物的頭,藍色的鮮血在斷掉的頸部如噴泉一樣湧出。與此同時,初次參與戰鬥的見習騎士在與魔物激戰三百回合後,終於把魔物的身體切斷。

「洛可,在場的騎士就由你指揮。我回城堡看一看。」

猶如配合雷馮說話的時機一樣,遠處的城堡發出『轟』的巨響。

「屬下遵命。」

語畢,雷馮以異於常人的高速往城堡方向跑去。




「啊啦啊啦,又迷路了呢。這裏到底是哪裏?真是的,培莉那傢夥到底想怎樣?是忘記了人家是路癡嗎?」

一個用斗篷披着全身、套着頭的少女出現在騎士團的戰場當中。突然,一隻魔物撲向了她。

「危險!!」

洛可一邊提醒那個少女,一邊向魔物以全力投擲長劍,不過,劍的飛行速度還是及不上魔物的飛撲速度。眼見少女將要被魔物撲殺之時,『咻』的一聲,魔物便降落在空無一人的地上。是因為它撲空了嗎?不,是少女瞬移了。

「吶,我可以問個路嗎?城堡怎麼去?」

洛可身旁的聲音問道。

「⋯⋯」



洛可打量着少女。

「哈囉,在聽嗎?」

「在聽哦。城堡很危險哦,我勸你還是不要靠近。」


此時,被掛在一旁的魔物再次撲向少女。

「你很煩捏。」

少女看一眼也沒有看到,只是打了個響指,魔物便燃燒了起來,然後化為灰燼。

「甚⋯⋯無詠唱?!」



王國裏,只有三人能做到無詠唱施法。無詠唱施法因為會大大增加『收集媒介』和『想像力補足』的難度,所以許多時候無詠唱施法只能施放威力極小的魔法,例如點個燈或是產生小火花等等,不過,以剛才的威力,少女是完全掌握了無詠唱施法。順帶一提,成敬在城堡的戰鬥時也同樣是利用了無詠唱施法發動干擾魔法。

「這樣行了吧?能告訴我成堡的路嗎?」

少女不耐煩地問道。

「在那邊,就是那座建築。」

洛可指着遠方的城堡。

「謝了。」

少女答謝,然後開始移動。




「那個⋯⋯」

「我的名字你不用知道哦。」

「不是、那個,你走反了⋯⋯」

洛可尷尬地看着少女。

「囉、囉唆!我知道!我只是⋯⋯對!去那邊看看還有沒有魔物而已!你看!這裏就有一隻!」


啪。


少女慌慌張張地打了個響指,可憐的魔物來不及反應便消失殆盡。



「好、好了,我走了!」

少女再次出發。


「那個⋯⋯你該不會⋯⋯是終極的路癡吧?」

洛可對向錯誤方向前進的少女說。

「才才才不是!我只是、想去廁所而已!」

「城堡也有廁所,不介意的話,讓我派位可靠的騎士帶你去吧,就當是讓你遭遇危險的賠罪。」

洛可苦笑。

「嗯、嗯,好吧,故且感謝你。」

少女坦率地接受了。接着,便跟着騎士往城堡出發。當然,少女在途中也迷路了數次,差點就把帶路的騎士氣死,不過這裏就先割愛不提了。


「話說回來,那個肌肉腦袋的騎士長沒有問題吧?」

洛可對着城堡的方向自言自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