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過數個街口,成敬他們來到公會的大門前。從門窺探,裏面的格局和RPG遊戲裏的不相伯仲,大門的正前方是大量木製的桌椅,然後前方的盡頭便是萬年繁忙的櫃臺。成敬他們步入公會,走到前方長長的隊伍中排隊。

「人很多呢。」

雫看着永無止境的隊列嘆息。

「不過好像不用等太久。」

成敬看着前方的人潮以無法想像的速度急速散去。剛才他們的前方大約有三十九人,但在成敬向二人介紹未來藍圖的短短兩分鐘內,前方的人數已經激減至十七人。一分半鐘後,成敬他們來到了櫃臺前。



「我們想登記成為冒險者。」

成敬和看板娘⋯⋯不是,和看板男對話,內心默默吐槽『說好的看板娘呢』。看板男打量了三人,然後露出厭惡的表情,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他們。

「有身份證明文件嗎?」厭世看板男以讓人提不起勁的語調詢問他們,不禁讓成敬反思自己的過失,畢業甚麼都沒幹的情況下使初此見面的人嫌棄自己是非常困難的。根據現在的情況,成敬他們很可能要在異世界生活一段時間,如果沒弄清楚惹人討厭的原因,在不久的將來他們便會吃上苦頭。

——是言行嗎?不,只說了一句話,不可能是行為上的問題。那麼就是外表的問題了。

成敬一邊重新審視自己的服飾,一邊把自己的屬性卡遞給看板男,雫和未華子也把屬性卡從皮革卡套小心翼翼地取了出來。



——對了,是貴族服飾的問題。穿着王國貴賓的衣服來到冒險者公會,被視作態度馬虎也是無可奈何,果然應該把衣服賣掉比較好。一來比較容易逃過王國的監視,二來可以得到一筆可觀的收入,至少能好好挺過夜晚,三來也不會得罪初次見面的人。

「?!」

看板男一改厭世的眼神,以訝異的目光來回地重新打量三人。成敬注意到看板男的反應,才發現自己又再犯了同樣的錯誤。當初剛來異世界的時候,成敬不慎將自己的實力展露給調查部隊的隊長撒修,結果招惹了一連串誘導、迫使成敬為人類種所戰的計謀,間接地害死了數名同班同學。本認為自己已吸取了教訓,卻再次犯下低等的失誤,光顧着思考而忘了細節,讓屬性卡上的資訊表露無遺。

「你,您就是、『救國英雄』一条成敬大人嗎?」

他提高了聲量、顫抖着聲線問道。看板男罕見的慌張和敬意吸引了所有在場的人,嘈雜喧囂的公會馬上靜了下來,全部人屏息注目成敬和看板男。



「不是。」

成敬對麻煩事敬謝不敏的態度造就了他的果斷,一口氣向看板男否認自己的身份。聽到成敬的答覆,他又變回一具活屍體,用着毫無幹勁的態度繼續處理冒險者登記手續,吵吵嚷嚷的氣氛也因此回復——這是成敬理想中的做法。可惜,事與願違,即使是這樣微小的理想對成敬而言也是遙不可及。

「『救國英雄』?是指成敬同學保護了我們然後擊退了魔族的一事嗎~?」

——也不用說得這麼詳細吧?!謝謝你概括上集的戰鬥啊?

成敬又不禁吐槽了未華子的前情提要,然後暗暗嘆息自己渺小的『宏願』無法實現。

「真是您嗎??!」

看板男歡喜若狂地再次問道,彷彿要聽見成敬親口的答覆才願意罷休。

「『救國英雄』怎麼會來到這裏?」



「原來這位就是單手擋下破天滅地的一擊然後用勇者才能握得起的勇者之劍把傳說級魔族和九頭龍蛇一刀兩斷的『救國英雄』一条成敬大人嗎?!」

「難道這位就是那位讓女性嬌羞和她們接吻然後脫光她們的『救國英雄』*?!!後面還有跟着兩位美女真的可惡啊?!」

(*這是「約會大作戰」的捏他,男主角五河士道透過和嬌羞的女精靈接吻封印她們的靈力,靈力封印後女精靈的靈裝會消失露出祼體。)

——等等等等等,最後說話的那個為甚麼你會知道那個捏他啊?前一個說話的人角色定位和未華子重複了啊!?還有謠言越變越奇怪了。

成敬一一吐槽各種奇怪的發言,大腦不斷思考如何解決麻煩事,當然內心也沒有忘記埋怨未華子。

「嗯,我就是,所以可以請你快一點嗎?我們趕時間。」

權衡利弊之下,成敬認為名氣帶來的好處比壞處多,雖然會惹來不少麻煩事,但依然打算好好地利用一番。



「是,請三位大人到這邊來。」

看板男把三人帶到公會上層的其中一個房間,然後利用地上的魔法陣傳送到一片平原之上。新鮮的空氣、泥土的氣味、一望無際的青草,無疑,這裏是野外的草原。被突然傳送到大草完去的成敬雖然和未華子、雫一樣摸不着頭腦,但經歷了數天前毫無先兆的襲擊,成敬擺出極度警戒的表情,懷着敵意注視着看板男。

「你把我們帶到這裏來幹甚麼?」

堅定剛強的語調質問着,成敬不容說謊的眼神射穿了看板男,雫和未華子也不知不覺地緊張起來了。

「請放心,這只是公會的冒險者測試,請容我萊哈特作詳細的解釋。」

看板男萊哈特恭維的態度使成敬的戒心稍稍放下,不過成敬還沒有完全相信他。相反,雫和未華子二人打從一開始就沒對萊哈特有所警覺,僅是靜靜地觀望着事情的發展。

不久,萊哈特便開始解釋來龍去脈。

「總而言之,就是按照自己的職業接受測試,從而評定個人的實力?」



了解到事情細節的成敬放下戒備向萊哈特確認。

「您能理解得這麼快真是太好了。」

「不過我們都有兩個以上的職業,該怎麼辦?」

雫問出重點。

「我們會提供所有職業的測試,各位大人可以選擇讓我們評估所有職業的實力,也可以只選擇一兩項測試。」

「那麼~評分有甚麼用啊~?」

「評分會用作分配任務和委託的優先考慮條件,不同的職業和不同的評級皆有不同難度的任務和委託,青石級的獵人無法接受比自己級別高的火晶級任務,反之,火晶級的獵人能接受青石級難度的任務。同樣道理應用在相異的職業上。」



萊哈特扼要精簡的說明讓缺乏情報的三人獲得了不少的資訊,不過貪心的成敬並不會滿足於此。

「那麼最高級至最低級的順序是甚麼?還有,有沒有隊伍等級?」

成敬參考了以往玩過的RPG遊戲追問萊哈特。

「我們的等級是依照巿面上的貨幣價值排序,由低至高的等級順序則是:白金、黃沙、青石、橙葉、火晶、藍珠、紫鐵、黑銀。至於隊伍等級則是隊長的等級而定。順帶一提,隊伍申請只需向我們索取申請書,並在申請書上填上隊長和隊員的冒險者編號和隊伍名稱後提交給我們,詳細內容有需要的話請讓我再作說明。」

「詳細內容稍後再談,現在先處理測試,開始吧。」

比起得到情報,成敬認為現在應優先成為冒險者,否則一切也只是空談。

「但是呢~我們都擁有多於一個職業呢~要是一個個測試的話不是很花時間嗎~?」

未華子突破盲點向萊哈特詢問。

「這邊的大小姐腦筋非常靈活呢。為了避免申請者花費大量時間,本會會長兼我國頂尖魔道具發明家莫奈發明了一項相當便利的魔道具。只要使用者將屬性卡放置在魔道具之上,然後注入魔力或把自己的血液沾上,魔道具便能在數秒鐘生成評級結果。要不是金耀石如此稀少,恐怕會長的魔道具已經全面普及了。」

「那麼魔道具就在這裏?」

雫對必須要放置於大草原之上的魔道具感到疑惑。

「正解。」

萊哈特禮貌地微笑着,肯定雫的推測。

「麻煩各位大人先掩住耳朵。」

看到一頭霧水的三人按照指示掩着耳朵,萊哈特滿意地點了頭,然後同樣地掩住了雙耳並深呼吸了一口氣。

「會長!!!!!!!!!!你在的吧??!!!」

回音響遍整個草原,萊哈特的聲音就像碰到牆壁一樣被完完整整地彈了回來,不過聲量卻是被倍增了數倍。若果成敬他們沒有預先掩着雙耳,也許耳膜已經被震成粉末。

「嗚啊!!!!!!」

有一把扁扁的女聲從草堆中傳出,但由於被倍增的回音之歌尚未完結,緊閉雙耳的眾人無一知曉那淒慘的悲嗚。下一秒,回音中斷,草原在剎那之間化作光點,雪色的光點伴隨悲嗚消失於虛空之中。回過神來,成敬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當初被萊哈特帶過來的房間——公會會長的辦公室。

「果然在呢,會、長。」

萊哈特的聲音依樣平淡低沈,配合詭異的笑容以及機械式的語調卻讓人毛骨悚然,最能感受到那份恐怖的人,理所當然是五體投地、頭部被踐踏在萊哈特的右腳之下、對着耳鼓和耳膜使用上級治療魔法的莫奈。

「萊哈特,你對上司的態度該、痛痛痛⋯⋯該是這樣子嗎啊啊啊啊痛痛痛痛?!」

莫奈以非常不得了的姿勢對下屬說着毫無威嚴的說話,讓成敬他們大開眼界。

「關於企圖對『救國英雄』惡作劇一事,可以請會長您好~好的解釋一下嗎?」

「咳咳,此乃本會對英雄的歡迎儀式⋯⋯啊!!!!!!!」

——這樣不會弄出命案吧?

成敬對整個腦袋埋在木地板的莫奈表示同情,畢竟連飽受霸凌的成敬也未曾嘗試過以臉擦鞋,所以說異世界真是個奇妙的地方。

「成敬同學也對踐踏女性有所渴求嗎~?」

未華子刻意曲解成敬同情莫奈的眼神。

「才不是!!」

「所以,可以進入正題了嗎?」

雫首次在成敬面前露出不耐煩的表情,話語比萊哈特的語調更為平靜,卻有着無可比擬的寒慄之意,冰冷地沖擊着眾人的精神。頓時,四人就如小綿羊一樣,乖乖的回到正軌來。

——千萬不要惹雫大人不高興。

這是成敬與生俱來地精準的直覺教導他的一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