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我了解了。」

莫奈對成敬等人想使用魔具一事表示理解。

「好吧,我就把魔道具借給你們。不過,我有一個條件。」莫奈突然露出邪惡的笑容,彷彿想到甚麼『有趣』的事情。

「那算了。萊哈特,替我們準備各職業的測試吧⋯⋯」

「等等啊!這裏不是該先聽聽條件嗎?!」



不按套路的成敬讓打算惡作劇的莫奈手足無措,在笨拙上莫奈可是相當具備吸引力。

「根據正常的RPG遊戲這裏一定是跑腿任務所以我不要。」

成敬打從心底討厭跑腿任務,因為這種任務既浪費時間又不符合經濟效益,所以完全沒有想要接受的意思。

「嗚⋯⋯」

被看穿了的莫奈懊惱地盯着成敬。



「一条成敬大人,小人可以發問嗎?」

看不過眼的萊哈特插嘴了。

「不用這麼恭敬也可以,我也並非人們所稱的『救國英雄』,我根本沒能拯救任何人。」

平靜的語調遮蓋了牙肉緊合的聲響。

「您謙虛了。」



「所以要問甚麼?」

「失禮了,一条成敬大人,請問你們知道申請冒險者需要錢嗎?您們,沒有錢的吧?」

尖銳的眼神將成敬他們面臨的問題刺出,微微變得強硬又帶恭敬的語調讓成敬不得不去深思當中的含意。

「接受的話就不用付申請費用嗎?真是骯髒的手段。」

無法拒絕的成敬只能抱怨。

「看來也只能接受呢。」

雫無奈地接受着現實。

「畢竟我們不是開善堂的。」



萊哈特露出微笑說道。

成敬把視線放在一言不發的莫奈身上。莫奈就像被欺負的小孩子般,泛着淚的雙眼在下方不甘地凝視着成敬,小孩子的嬌小身軀配合淚眼讓人想要加倍地欺負她。成敬雖說想好好的調侃她一番,不過還是忍住了慾望,把剛剛的話題延續下去。

「所以詳細內容是甚麼?小不點。」

——啊,一個不留神說了出來。

「誰是小不點啊?!」

剛把不滿嚥下的莫奈被成敬不小心暴露的心聲再度刺激。

「這麼一說~莫奈奈真的好像小孩子呢~」



「我是31歲的成年人!!」

未華子無意之中加入了欺負莫奈的陣營之中。

「31歲?!」

雫打算讓大家的焦點重回正軌,卻被令人震驚的消息震撼。

「騙人。」

成敬毫不猶豫地否定了。

「沒有騙人!!真的是31歲啊!!!」

「可是長得像13歲。」



不自覺的視線打量着莫奈的全身。童顏又帶有微微嬰兒胖的臉,平得殘念的洗衣板,幼小得和筷子不相上下的四肢,矮小的個子,任誰來看也是小孩子的外表。

「不許取笑我啊!!!」

氣得臉紅耳赤的莫奈突顯出更厲害的孩子氣,眾人的目光頓時變得溫馨。

「好了,回到正題。」

成敬發現話題越飄越遠,在受盡毫不疼痛的良心責備下把大家的焦點轉移到跑腿任務之上。

「現在不想說。」

莫奈氣餒地自暴自棄着,結果讓眾人再次以溫馨的目光看着她。



「會長,就是這種地方讓人覺得你小孩子氣。」

萊哈特為莫奈施加最後一擊。

「哈、哈、哈、哈、哈、哈⋯⋯」

就像壞掉的錄音機,莫奈絕望地重複着無奈的苦笑聲。

「任務就是、把這個、送到城鎮內帆城的某人手上。」

莫奈一邊取出以蠟和魔術加密過的信件,一邊用不包含任何感情的機械式語調陳述着任務的內容。

「旅行費用呢?」

成敬最關注的地方在於金錢,畢竟現在是個窮光蛋。

「成敬大人您大可放心,是次任務所需的全部支出由本會負責。」

「棉花糖冰淇淋~」

「未華子,我們不是去旅行。」

雫親切地提點樂不可支的未華子,然而本人眼中卻閃着耀眼的光芒。成敬懶得吐槽二人,繼續詢問莫奈任務的詳情。

「『某人』是?」

「這個不能說。總而言之,你們把信送到內帆城的水上酒館就可以了。」

與此同時,語氣稍微回復正常的莫奈掏出一個銀色的手環,然後遞給了成敬。

「到時候有人會和你們會合。所以,把這個戴上,任務其間絕對不可以摘下來,即使是睡覺的時候也一樣。」

莫奈認真地強調手環的重要性讓人十分在意,不過既然是委託者的要求那就必須接受。成敬接過手環戴上,隱約感受到魔力被收束在手環之上,然後手環就像被上了鎖一樣緊緊咬着手腕。奇妙地,成敬本人絲毫沒有感覺到手環的質感,也不覺得被甚麼東西勒緊着,雖然感受到魔力流動,但時刻監察着屬性數值變化的成敬卻完全沒有失去半點魔力。

「這個手環是我自創的魔道具,沒有人能夠仿製,而且你們手上的是唯一的製成品。路上遇上甚麼麻煩的話,就出示這東西吧,大概多少也能起到作用。還有,另一位實力強大的冒險者也會和你們一起去,明天早上七時在公會門口等。今晚就先到我們準備好的房間好好休息吧。」

意外讓人感到可靠的身影和處事方式成為了最壓倒性的反駁,事前準備的工整度與真正意義上是小孩子的成敬他們相比之下相形見絀。無疑,莫奈是非常可靠的成年人。

接着,成敬、雫和未華子在夜幕降臨之時便來到了公會的冒險者旅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