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開始,我便是爭勝心十分強的人。小時候,我輕常和同年的人比賽討得多錢。兒童乞丐,在這個奴隸合法的國家並不罕見,只要不是奴隸商人的上等貨,大多數都會被隨便扔在一旁淪為乞丐。不過能討得到三頓飯費用的兒童乞丐,可說是少之又少。

在這樣劣勢下的我,透過各式各樣的策略,花了二十年從兒童乞丐變成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平民國王。

挑選比較有同情心的路人,利用裝可憐和種種謊言討出三頓飯的膳食,每天把兩頓飯的錢分給其他小孩,建立大型兒童乞丐集團、擊潰成年人的乞丐集團,獨攬乞丐市場,然後故技重施,分享討得的金錢給部份基層市民,在建立情報網的同時取得民心。

透過情報網追蹤貴族、以民眾壓力逼使他們接受我的國際象棋挑戰,再以0敗的成績,成功拉攏大部份有良知的貴族,配合草根階層和乞丐發起革命,奪取了卡西阿魯的國王之位。

被尊稱為萬世明王阿爾法德的我,在敗給獸人族和魔獸族之後,如今又再敗給一個人類——一条成敬。唯獨他,我沒能取得一次勝利。無法得知他的屬性、遣派的部下除了撒修以外都無功而回,就連全國隱藏功力第一的撒修也被他識破了。



無法煽動、尖銳士兵也打不贏他、連我和魔獸族的計謀也被他察覺了。雖然不清楚他了解到甚麼地步,不過可以放心的是,關於我利用魔獸族的方法他肯定不知道。

我有預感,一条成敬這個人,是人類反攻的王牌。要是能得到這一張牌,戰勝其他兩族的夢想就有了基礎。所以,這張牌不拿到手可不行。

要拿到這張牌,就必須要犧牲兩張稀有手牌——我的乖女兒培莉,還有她的獸人朋友,雅典娜。當然,還需要一點棄子——一条成敬的同學。

「陛下,一切準備妥當,隨時可以開始。」

「不愧為撒修,辦事效率真了不起。」



「不敢當。微臣先行退下。計劃開始之時還請陛下恩召。」

「嗯。退下吧。」

化作烏鴉的撒修向我報告完準備,便消失在王座之間。

一条成敬,這次是我為你設下的派對,好好享受吧。無論如何,我都要擊敗你,我要讓你成為我的棋子——統治世界的唯一棋子。只要今次的計劃成功,世界就必能收入我的囊中,到時候魔獸族的契約就可以中斷,也可以同時把兩個種族擊潰。相反,要是失敗了的話,我就只能成為魔獸種的走狗。

全得或是全失——這不是一場很棒的豪賭嗎?



培莉,也許你會因為這次的事情怨恨爸爸。不過,爸爸已經無法回頭了。為了人類,為了世界,我必須要贏。要是我輸掉的話,那個混蛋狗屎神會把三個種族一起消滅。這是我和那傢伙的棋局,持續了五十年的棋局。我肯定,這兩年會分出勝負。

我再也不要再輸給那個混帳神,再也不會。

我不會再讓身邊的任何一個人受折磨而死,再也不會。

——To be continued⋯⋯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