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敬大人,啊~」

在我眼前的美少女把類近可麗餅的食物瞄準我的嘴裏,催促我張開口。

沒錯,我——一条成敬,正在跟異世界的公主約會,而且還是個超級美少女。

被這樣的美少女餵食真的害我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是在平民百姓所在的大街裏被公主餵食。也許是因為培莉的父親出身自平民,意外地,盯着我看的路人出乎意料地少,只是不少男性路人都以怨恨得好像要把我殺掉的眼神望着我。

「啊~」



培莉無視身邊的種種視線,能把無視技能鍛鍊到這種地步,不愧是公主級別的美少女。

「不、這樣真的好嗎?」

「啊~」

不愧是大師級的無視能力,連我的問題也給無視掉了。要是再拖延下去,前面那幾個一直往這裏看的壯漢可能真的會襲擊我呢。

短暫的遲疑後,我還是慢慢把嘴張開,細細品嚐被美少女餵食的滋味。



「好吃嗎?這是我兒時最愛吃的小食喔。」

「嗯,很好吃,我家鄉也有類似的小食,我還挺喜歡吃的。」

我一邊享受香蕉與奶油的餘韻,一邊和培莉說話。也許是因為美少女的『餵食加乘』,總感覺特別好吃。除此之外,就是讓人懷念的味道,真想回去日本吃巧克力曲奇可麗餅啊~

培莉一直緊盯着手上的可麗餅,一臉想吃的表情但卻像是在思考甚麼似的,遲疑着吃與不吃的樣子。難道她想讓我餵她嗎?

「要我餵嗎?」



「不不不、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思緒被我打斷的培莉把耳邊垂下來的白髮挑到耳背上,猶豫不決地把她的櫻唇靠近可麗餅,不知為何用着可憐的眼神望了我一眼,才在可麗餅上輕咬了一小口,撕落一小塊可麗餅,一條銀絲繫在她手中的餅上,彷如想讓培莉多嚐一口。不溫不火的力度使可麗餅上的奶油抵受不住力量,從培莉嘴裏滑落,沾到了她的嘴角上。不過,嘗到自己最喜愛的甜味,培莉並沒有在意臉上的奶油,只是露出滿足卻又有所渴求的表情,害羞着把視線投向成敬。

——總感覺,有點煽情。

「嘴角沾上了奶油。」

心臟快要負荷不住的我趕緊把視線移開她的臉冷靜一下。

「啊啊、稍等我一下⋯⋯」

培莉把可麗餅交到我手,再拿出手拍拭擦一番,把儀容整理得乾乾淨淨。閒着的我多吃了幾口可麗餅,等待着培莉弄好。可是這東西真的太好吃了,當她弄好的時候我已經快要吃光了。

「好了。」



突然的叫喚讓喉嚨的食物卡在中間不上不下,一股窒息感刺激着我的求生本能。

「水⋯⋯給我、水⋯⋯!」

培莉慌慌張張地把她的茶遞給了我,命懸一線的我才隨着淡淡的紅茶味得到解放。

「得救了。」

「哈哈,成敬大人原來也會犯蠢。」

我倒是覺得沒人能不對剛才的畫面動搖——

原先打算這樣吐槽她,不過我並沒有向美少女暴露黃色思想的癖好,也沒打算性騷擾公主級的女性,所以還是讓她笑一會兒。



培莉吃掉最後的一小塊可麗餅,再次露出幸福的表情。

「接着我們要去哪裏?」

「村外的草原。以前我很喜歡那個地方,幾乎每天都會躺在草原的樹下。」

「那麼⋯⋯那個叫作『蕯爾奇』的人也喜歡嗎?」

雖然我不清楚為何腦海中突然浮現這個人名,不過我對蕯爾奇這個人還挺好奇的。

培莉聽到我的問題後,她的表情變得僵硬了起來,與剛才發自內心的自然笑容截然不同,她強顏歡笑着,就像在逞強一樣。

我是不是問錯了問題?

「喜歡哦。剛剛的可麗餅也是蕯爾奇愛吃的食物。」



讓人心痛的表情刺激着我的良心。那個叫蕯爾奇的人,肯定是她非常重視的人。可是聽雅典說,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抱歉。」

「沒關係。」

冷場了。我最近怎麼一直失言啊⋯⋯

沈默的我們沿着西葉村的小路離開村子,然後順着村外的小徑散步。

「這次不用【傳送門】嗎?」

「嗯,偶爾散散步也不錯。」



她遙望着遠方的羊群和牧羊人說道。

微風吹拂,萬里野草搖曳,配合暖和的陽光營造出舒適無比的環境。要是在這裏躺下的話,大概我會從失眠的詛咒中釋放出來吧。

「要休息一下嗎?在那邊有棵大樹哦。」

敏銳的培莉察覺到我對這片草原的鍾愛,微笑着指着遠處的樹對我說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種罕見的天氣不常有,不好好感受可是對不起自己呢。

我平躺在草原上為數不多的其中一棵樹下,樹蔭遮擋了部份陽光,讓溫暖灑在我身上的同時又把刺眼的光線隔掉,加上軟綿綿的草地和舒爽的微風,剛躺下來的我已經快要打不開眼睛了。

「看來成敬大人很享受呢。」

培莉坐在我的側旁,非常滿意地笑說着。

「啊啊,這個地方真的太棒了。」

「成敬大人,可以聽我一個請求嗎?」

培莉溫柔的聲音進一步刺激着我的睡意。

「甚麼請求?」

「可以把頭抬起來一點點嗎?」

「這樣?」

突然,培莉手心冰冷的體溫傳到我的臉側,和手的冷溫相反,微暖的溫度和柔軟的質感裹覆着我的後腦,頭部的壓力也被她的那份溫柔抵消得無影無蹤。

我打開緊閉的雙眼,面前映入眼簾的,便是無與倫比的華麗曲線,以及掛着柔和表情的培莉。也就是說,我現在枕着的,是培莉的大腿。原來如此⋯⋯

「培莉⋯⋯?!?!」

和我驚慌失措的反應及聲線,眼睛不由自主地停留在那規模不大但曲中帶美的曲線上,就像是被膠水固定着一樣,毫無辦法從那微微凸起的雙峰上移開。

這裏是天國呢。

不對不對,在這樣下去的話理性會消失,不讓她停止可不行!

但是⋯⋯這次不好好享受的話,就不一定有下一次了⋯⋯而且,這是她的請求吧!

心中的天使和魔鬼喋喋不休地折磨着我的精神,把時間一點一點地磨蹭掉。培莉的氣味就如精神毒藥一樣,逐步逐步侵蝕着我的理性。是洗髮水的味道還是沐浴乳的香氣呢?蜜糖和薰衣草混合的氣味讓戰況稍稍傾向魔鬼的一方,越是專注地、用力地感受那份深邃的氣味,就越讓我欲罷不能,想要拋棄那僅餘的理性。幾乎消散無存的理性甚至不足以讓我思考培莉的用意。

視覺上、聽覺上、嗅覺上和觸覺上得到完美滿足的惡魔,理所當然地將天使徹底壓制着,想要掙脫的念頭已經不復存在。

就這樣躺着吧。

「我其實一直、一直也想這樣做。」

「⋯⋯」

再加上心靈上的重擊,魔鬼壓倒性地勝利。

——不如,乾脆留在這裏和培莉一起吧。

「就像對普通的情侶一樣,平凡地約會、平凡地散步、平凡吃恩愛。」

是對貴族生活的壓力嗎?也是啦,從小開始就被人視作獨一無二的存在,受人重視受人注目,無疑是壓力的來源。

「——可是,蕯爾奇已經不在了。」

意料之外的人名在這裏出現,把我的理性從無盡深淵中扯出來。

我注視着培莉的倒着的臉——失去珍視之人,痛苦極致的臉。

「但是啊,我還是想要把最後的希望放在成敬大人你的身上。」

「我的身上?」

「對。因為成敬大人,和蕯爾奇很相似。」

喂,難道說培莉和雅典娜她們對我異常高的好感度都是來自那傢伙?不是吧????

「當初也是打算確認蕯爾奇有沒有機會在死前轉生到成敬大人身上,才來找你們。本來我還打算帶着雅典娜出發,結果在追查雅典娜的蹤影時問到了成敬大人你的身處地。」

嘛,也是呢,我甚麼都沒有,就只是一名死宅男,怎麼可能會有人把我當作戀愛對象看待。一切,都是她們對蕯爾奇的愛慕。

「那麼,你覺得我是蕯爾奇嗎?」

我把心中的問題問了出口。

「也許是,也許不是。成敬大人和蕯爾奇實在太像了,不論是外表還是喜好,都和他一模一樣,連溫柔的這點也一樣。不過,成敬大人比他更聰明,更緊慎,更強大。所以,我也不清楚⋯⋯」

心痛的表情上添加了一份婉惜又困惑的笑容,和那時逞強的笑容一模一樣。

「我很過份對吧?人類在面對存亡問題,平民百姓每天都憂心着滅亡的一天,我把成敬大人們的異世界人召喚過來,害死你的同學,但我現在卻為了再見他一面而無視所有事物,還因為利用了成敬大人取代蕯爾奇而感到滿足⋯⋯很過份對吧?」

對無法控制的感情自責,對公器私用一事而怨恨自己,對樂在其中的自身感到憤怒,將培莉維持已久、勉強着自己的面具瓦解。彷似流星劃過一樣,左眼的眼淚掉到我的臉上。

「你也和雅典娜很像呢。」

本身想要痛斥她的我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便換了個溫柔的說法。我用右手握着了她貼在我臉上的右手手背。

「雅典娜也是,你也是,沒有必要自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慾望,大家也是為了達到目的而奮鬥,就算是微小的願望也一樣。為達成目標而不擇手段,這不是生存的常識嗎?我不認為你做的事情有錯。」

我用左手拭去她的眼淚。

「我也沒資格在這裏說教,下定決心放棄異世界數十億人口選擇尋找回家路線的我也是同罪。只是,我認為你也好,雅典娜也好,真的太過溫柔了。」

「呵呵⋯⋯成敬大人不也為了內帆城數十萬人而戰鬥嗎?這點成敬大人也一樣吧?」

果然她是個聰明又堅強的公主。我只是說了兩句,她便重新振作起來了。

眼前逞強的笑容,稍微變得堅強了起來。

「那麼,告訴我多點蕯爾奇的事情吧。」

為了轉移話題,我拋磚引玉地道出這句話。

「好的。」

培莉用左手拭去在眼眶打轉的眼淚,開始了一連串的蕯爾奇科普。

順帶一提,她的右手我還是偷偷牽着。心中的惡魔到最後也是勝利的一方。

突然,像是升級學習技能一樣,有甚麼東西隨着培莉的話語灌入我的腦袋裏。



『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

『快走!不用管我!』

『魔王巴林巴勒!我一定要殺了你!!!』

『對⋯⋯不起。』

斷掉的木橋、紫色火焰、看不見表情的男人。洞穴的蝙蝠狀怪物、草原、奇怪形狀的劍。

『兒子!!!醒醒!!!!!』

這⋯⋯是甚麼⋯⋯?

突然,似曾相識的劇痛佔據着我的思緒。

我不曉得我有沒有在喊,耳朵就像失靈了一樣,甚麼也聽不到。我不肯定我是不是在凝視甚麼,眼前白茫茫一片。腦袋像是要撕裂般,猶如被三千把鐵鎚重擊的痛楚快要讓我失去意識。

「⋯⋯敬大人!!!」

在這裏,我的意識中斷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