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同我講 : 「Raymond 你小心啲呀。」
 
我同玲玲講 : 「多謝哂妳。」
 
見玲玲仲替我擔心住咁嘅樣, 我再同玲玲講 : 「我會無事架, 今次就當我欠妳一個人情, 到第時如果有機會嘅話, 我一定會將呢個人情還番還番比妳嘅。」
 
玲玲又搖住頭咁同我講 : 「唔使架, 我只係一個酒店小職員, 你以後仲會記得我就已經足夠架嘞。」
 
我再同玲玲講 : 「妳放心啦, 我 Raymond 話過, 邊個曾經對我有恩嘅, 我呢世都一定唔會忘記佢嘅。」
 




玲玲再同我講 : 「真係唔使架, 係呢, 咁你執哂嘢走未架?」
 
我再講 : 「未架, 頭先走得咁急, 我都番唔切入房執嘢就已經嚟到呢度嘞, 不過好彩啲証件就仲響個身度。」
 
防煙門出便又再有人聲響起….
 
玲玲又再講 : 「可能又有人嚟嘞, 你哋都係快啲走先啦。」
 
我又再講 : 「咁…….妳要保重咯。」
 




玲玲又再同我講 : 「你都要保重呀。」
 
我又諗倒啲嘢想再問玲玲, 「Ar……係呢, 妳可唔可以比我加妳個微訊呀? 咁到第時我哋咪就可以互通消息囉。」
 
玲玲點住個頭又再講 : 「好呀, 我微訊個名係叫做玲玲果果。」
 
我又再講 : 「做咩妳哋國內啲女仔, 個個都咁鍾意叫啲咩果果物果果咁嘅………」
 
從來響外國啲災難片度, 啲男女主角響死到臨頭, 火山爆發, 條橋就斷, 幢樓就冧嘅時候, 永遠都總係口水多過茶響度玩難捨難離, 直到最後見舊石飛緊埋嚟都仲要再打埋個車輪先捨得危險速逃, 但而家我終於都明白人響生死一線之間, 原來真係特別零舍有好多嘢想講嘅感受係點解。
 




防煙門又再發出聲響, 我同小燕嚇到即時又再縮番入房度關番度門, 小燕咬住棚牙鬼食泥咁講 : 「走就走啦, 仲響度咁多嘢講, 而家班人又響哂出便度嘞。」
 
又等咗一陣, 出面又已經再回復平靜, 但今次玲玲就話要帶我哋離開, 佢話佢張卡係可以開倒所有嘅房門, 等一陣如果有咩事起上嚟, 我哋都可以是旦走入一間房度匿埋。
 
就咁決定, 玲玲先過嚟開門又再裝吓出便係咩環境, 跟住我哋兩個就尾隨住佢咁行去 lift 口嘅方向, 過程好鬼死十分之咁緊張, 而我哋亦屏息靜氣耳聽百方眼觀四方咁一步一步地向前進發。
 
後方防煙門出面又再傳嚟聲響, 但見玲玲即刻就用匙卡開住身邊果度房門, 跟住我哋好快亦衝哂入房度, 但見房內有個女仔就好驚咁問住我哋 : 「你哋做咩走入嚟呀?」
 
我好快同個女仔互望咗一眼之後, 「Raymond?」 「Anna?」

係喎, 原來呢度就係 Anna 間房嚟喎, 我哋三個又殊住 Anna 叫佢唔好發出聲響, 木門出便走廊又再充滿住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