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時份, 一切危機都已經盡除, 我番到房間, 正開始執拾一切準備離開, 房門敲響, 我走去打開房門之後, 跟住見倒小燕正企咗響門口度, 我見佢有啲唔自然咁同我講 : 「你要走嗱?」
 
我點住頭, 但小燕就好似有啲怪怪咁 : 「唔…………., 係呢, 不如我請你食埋飯先至走啦。」
 
同小燕去咗樓下一間餐廳度食飯, 佢同我講話下晝已經升咗做會計部主任嘅事, 我恭喜完佢之後, 小燕跟住就再同我講 : 「係呢, 你番去香港之後, 咁第時你仲會唔會上嚟呢度探我架?」
 
我咀角翹咗一吓無奈咁話 : 「唉, 呢幾日發生咗咁多事, 我唯一最值得記住嘅就係識倒妳……」 小燕聽倒後好緊張咁講 : 「對唔住呀, 我都唔知件事會搞成咁架, 我諗住同香港果便交代番查數嘅結果, 但點知黃生佢哋就誤會咗係你……」
 
我拍住佢手背安撫住佢, 「殊殊殊………, 我唔係咁嘅意思, 其實 (睇吓臨尾仲有無西小) 我只係想講, 同妳一齊嘅時候, 我覺得妳係一個好純, 好聰明, 同一齊嘅感覺係幾舒服嘅女仔咁啫。」
 




小燕聽倒之後, 即時面都紅哂同唔知再要講啲咩至好, 我繼續向佢落藥, 「係呢, 不如掉番轉嚟講, 妳又會唔會落嚟香港度探我架?」
 
小燕聽倒之後, 即時唔敢望住我嚟傻笑, 我又問佢 : 「妳笑咩呀?」
 
小燕成對腰果眼咁唔住個咀嚟講 : 「無….咁我間唔中過去香港果陣, 都會順便搵吓你嘅。」
 

 
我記得第一次同佢食飯嘅時候, 佢曾經講過話想識個香港男朋友, 但雖然我響第一日用手啄過佢隻西, 不過可惜佢就唔係我果杯茶, 而我暫時亦寧願揀番個港女嚟溝, 咁起碼話哂都叫做同聲同氣啲啦。
 




見佢而家好似周身唔聚財咁, 睇佢個款佢下面個閪濕指數一定係極高定嘞, 我再試探住佢, 「係呢, 一陣我就要走過咯, 咁妳仲有啲咩說話想要同我講架?」
 
小燕面上好似有啲失望咁, 「……喂, 不如….你響度留多一晚….聽朝先走吖, (好緊張咁) 無….我唔係有咩特別意思架咋, 只不過… (咬吓下唇) 呢幾日嚟, 我同你都剩係掛住做嘢, 咁不如今晚我同你出去行吓街吖好唔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