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少年走到了走廊的盡頭 , 那裏有一扇石製大門 , 整個門框都充滿着令人看不懂的雕刻  , 令人感到卻步。
但他毫不動搖的抓住門把 , 打開了門。
用手電筒一照,門後的是一間極其寬闊的石室 , 石室的天花板觸不可及 , 石室的兩旁有簡單的石柱支撐 , 顯得整間房更高更空曠。
他一眼便發現 , 這石室沒有別的 , 在石室的中央 , 只放着一副石棺 , 石棺上有着與房門對應的雕刻 , 但這副石棺卻令人想伸手觸及。
他悄悄的接近石棺 , 但在這一片死寂的石室 , 他的動靜無處可逃。當他愈接近石棺 , 就愈感覺到這裏存在着另一個生命體。
少年走到石棺的一邊,他能感覺到石棺裏面的死人並非死人,他用手輕撫石棺上雕紋,『石棺與祂是一體,不!整個古墓是與祂一體。』這是他的想法。
他用口咬着手電筒,毫不猶豫的用雙手推開石棺的上蓋。
在他推開石蓋的同時,氧氣迅速從石蓋縫隙竄入石棺,接觸到石棺裏面的那位古墓的主人。
在石棺裏的那個衪的肌膚被空氣接觸到的那個瞬間,「怦怦!」一下重重的心跳聲以石棺為中心傳出,傳至石墓的每一個地方。
少年一驚,退後了一步。


其他人也感受到那一下心跳,不約而同的停下手腳,怕驚動些甚麼。
在少年正想上前觀察之時,石墓頓時震盪起來,周圍的石壁不斷出現裂縫,互相碰撞,天花板不斷掉下碎片。
這個石墓要倒下了!
石墓崩壞的情況不被任何所影響,只是所有的石壁自行碎裂,倒下。
整個地下都在震動,少年跪在地上,一手扶著石棺,看著四周倒下的石塊,他知道自己無處可逃。
此時的他,發現石棺裏漸漸發出光芒。他要站起來才可以看到石棺裏面,但他不能。震動的地面,從天花板掉下的石塊,在這惡劣的環境下,他無能為力。
空氣逐漸變得混濁,夾雜了不知名的氣體,他伏在石棺旁,咳嗽着,意識變得迷糊。他就這樣死去嗎?
這時,從石棺伸出了好幾條白色的光,它像是有生命力的伸向少年,一下子綁著了少年的整個身體,少年無力反抗,只是虛無的看著自己被拉進石棺。
失去了意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