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間空曠的房間裏,躺著一副與四周環境不合的石棺,有很多不明的電子儀器圍繞著這封閉的石棺。
有幾名身穿白袍的人在操控這些儀器,正對著石棺在做些甚麼。
突然,有一名身穿黑色長皮褸的黑髮男人破門而入,他闊步走到一名女人身旁,觀察她在控制的儀器。
「愛莉,如何?」他問道。
「裏面的兩個人仍活著,似乎他們透過石棺吸取營養,所以才能堅持那麼久。」站在他身旁的愛莉邊弄著儀器邊回答。
「過了一周,還是沒有辦法打開嗎?」那男人再問題。愛莉搖頭回應。男人繞過那些儀器,走向石棺,輕輕撫摸石棺的雕刻。
「別亂摸。」愛莉冷眼的拋出一句。男人沒有理會她的話,他用手掃了掃石棺上的灰塵。
「喂……喂!」男人看著石棺蓋上的一行奇異的文字,疑惑的在叫。
「怎麼了?」愛莉不耐煩的回答,對於這男人一直在干擾很不滿,卻無可奈何。
「你讀懂這行字嗎?」男人用手指指著那行字回答。    愛莉站在儀器旁,不信的看了看男人,才踢著高跟鞋走到石棺旁,疑惑的看著那行字。


「逝去的…女兒……?」她彎腰瞇著眼的解讀那行字。
「逝去的女兒?是指裏面的是提字的人的女兒?」男人看不懂那行字,卻直盯著那行字,再望向愛莉問。
「可能是吧,這是古文字,上面那國度才用的,我們這裡不用的,也很少人懂得。」愛莉隨口的回答,忽然想到甚麼,看著男人沉默了片刻。
「但這是不可能的吧,任誰也知道,神是不死的,更不會長眠於此。」說罷,愛莉便轉身走回儀器面前擺弄。
「啊!」男人似乎想到些甚麼,匆忙的跑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