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男人帶來了另一名棕色髮色,穿著怪異的男人。
兩個高大的男人在路上拉拉扯扯,在場的其他人也見怪不怪。
「小克,能不能別牽手啊?我們是男人!」棕髮男有點扭擰的走著說。
被稱為小克的黑髮男白了他一眼,不屑的說:「艾爾頓,能不能別叫我小克啊?我是男人。」
「只是個愛稱而已,難道你不喜歡我嗎?」艾爾頓甩開他的手,不憤的喊。
「你們都閉嘴,別打擾!」站在一旁的愛莉實在看不順眼。
「你帶我來幹嘛的?」艾爾頓不理會愛莉,似乎對她沒甚麼好感。
小克走到石棺前,「來看這個。」
艾爾頓看到石棺,眼裏突然閃過幾分驚慌,再變得嚴肅,「你們瘋了,把它帶回來。」
「你知道它?」小克對於艾爾頓知道這石棺,不感太驚訝,可能已預計到。


「弗勒村的那座古墓上週突然倒塌了,上面要求我們查清楚。」他繼續說著,走到愛莉的身旁。
他拿起桌上的文件夾,取出幾張照片,「我們在石堆中找到了三具屍體,已經查核他們的身份,他們是在通緝名單中的偷竊慣犯。相信是他們盜墓時觸碰到機關,導致石墓倒塌。」照片上的是被石壁壓碎的身體殘肢。
他放下照片,拿起放在旁邊的已損壞的手電筒,邊說:「可是,我們找到了這石棺,在附近發現了支手電筒,應該還有一個人的。」
「但我們無論如何都找不到那人的蹤跡,迫於無奈才把石棺帶回來。」說著,他走向石棺,轉過身看著艾爾頓
艾爾頓聽過他的話,嘲笑了聲。    「有甚麼有趣的地方嗎?」小克不明白他意思,便問。
「這古墓沒有任何機關。」他低頭摸了摸石棺。    「你怎麼知道的?」小克皺著眉看著他。
艾爾頓摸著石棺,抬起頭看著比比笑了笑:「因為那墓是我起的。」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這句話驚住,一陣肅靜。
「千年,對你們人類來說太長了,對我們來說也是。」他眼神變得溫柔,看著石棺流露出憐憫的神色。
這裡無人知道這古墓背後的故事,無人能理解衪眼神下在想甚麼,所以眾人都只是在聽。


「你們忘了這禁忌,衪們也忘了這墓地,也許只剩下我這無主孤魂終日把這鬱在心裡。」就算衪有著年輕帥氣的臉孔,也藏不住歲月的痕跡。    現在的衪就像個老人般慈祥,說著過去的故事。
也許是因為這故事太長,從頭說起太麻煩,或者是因為衪並不希望有誰知道,所以衪沒有說。
「所以叫我來,是想我打開它?」衪對著小克勾起嘴角的笑了笑,又回到平常的那個輕挑的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