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夾雜著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拂過耳畔,在這夏天的氣息中混雜著一絲不尋常的悲鳴。伏在樹上的我睜大眼睛,往下觀望,只見一個孤單的身影立在樹蔭下,彷彿在等待著什麼似的。我一躍而下,看到有一隻體型龐大的金毛尋回犬徘徊在不遠處,凝望著前方喧囂的馬路。我便上前,用爪子拍拍牠的身軀,問牠怎麼了。牠說牠自己早上出來散步的時候亂跑,現在跟主人走散了,有點鬱悶。

一陣喜悅的感覺湧上心頭,但為了不讓牠察覺,只好把嘴角揚起的弧度強行往下拉扯。一直以來這裡附近的其他貓兒都不願意跟我玩,讓我平常都只好睡覺,醒來也只能跟蟬兄說說話,雖然他們沒有一個願意聽我說話。現在來了個玩伴,讓我實在難掩嘴角的笑意。但是牠看來還是很想念牠的主人,於是我就說︰「放心,我來幫你找主人吧。」佯裝幫牠尋回主人,其實就是帶牠到處走,找不到主人就得跟我一起流浪吧。
於是我騎在牠的身上,說︰「先去那邊的公園吧,那裡有很多人放狗,說不定你的主人在那裡向其他人打聽你的下落呢。」其實那裡偏僻得很,別說是狗了,連小孩子都沒有。不過牠沒有起一點疑心,點點頭就飛奔過去了。

果然,到了公園,放眼望去,不見人蹤。金毛看上去好像挺失落的,正準備轉身之際,我叫住了牠,道︰「不如我們去玩那個吧。」我指著遠處的那個滑梯。

「一會兒就好。」在我的一番唇舌功夫和求情下,金毛總算勉強答應了。我先給牠示範,坐上滑梯,後爪伸直,一發勁,輕薄的身子就順著滑梯往下急衝,最後四爪穩穩的立在地上。金毛看了便想一試,但是牠的體型太大了,卡了在滑梯的頂端,要我從後面猛力推牠才能滑下。第一次體驗滑梯的快感,金毛嚇到用爪子掩著雙眸,還狼狽地跌倒在地上,引得我捧腹大笑。雖然我閒時也會過來玩,但還是頭一次笑得那麼大聲,那麼暢快,因為今天的快樂成雙了。

玩累後繼續我們的尋人之旅。坐在金毛的背上,我試探地問道︰「剛才那個很好玩吧?」



金毛回答說︰「不錯,不過浪費了很多時間,要快點找主人了。」金毛的嘴角扯出一抹淺淺的微笑,他的目光依然堅定地凝視著前方,也加快了行走的步伐,這讓我有點不爽。在他乾淨的眼眸裡,我看不到那種玩樂後的滿足和對以後的期待。我越是想要求證,便越是察覺到他眼裡拼發出的光芒,都指向一個方向,他把那個地方叫做家。

我不屑地問道︰「你為什麼要那麼執著呀?到處流浪玩耍不好嗎?」

他回答說︰「出來玩當然很開心呀,但那裡是我的家,有人在等我回去,而我要的只是這種溫暖的安全感而已,如果你想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回去,他不會介意的。」

我拍拍牠脖子上的黑色皮製頸圈,心裡一沉,說︰「被人飼養的生活不適合我,我可不想要被人管著呢,特別是戴著這種頸圈,簡直是種束縛。」接下來的時間陷入了悶熱的沉默中,耳邊所聽,都是鬧市的繁喧和夏天的吐息。

轉眼己至黃昏,兩旁的街燈都紛紛亮起。我便提議明天再找,金毛也同意了,便低著頭,慢慢跟在我身後,。此時,轉角的街道傳來一把焦急的聲音,我倆探頭一看,只見一個女人的身影佇立在街道的盡頭。



我昂起頭,兩旁的街燈亮了起來,昏黃的燈光灑在了黃昏的街道上。每一根燈柱上都貼著相同的尋狗啟示,上面顯示失蹤了的狗看起來跟金毛有幾分相似。只是照片裡的他嘴上掛著我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粉紅色的舌頭懸在了半空,笑得任由口水沾濕自己的下巴,形成一條線的雙眼直視著鏡頭,溢出的歡愉不言而喻。

街燈上的啟示一直伸延,我們的目光又被帶回那個女人的身上。即使時至黃昏,她仍然沒有絲毫要放棄的念頭,不理路人的冷待和無視,依然站在那個十字路口上等待著一點希望的到來。

金毛若有所思的低頭望我,只見牠純潔的眼眸裡蘊藏著一絲的不捨,他緩緩開口道︰「我今天真的玩得很開心,但是…」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我把貓爪放在了他的嘴上。深呼吸一口氣,我盯著腳下的石地,對他說︰「行了,不用說了,我也玩得很開心哦。」說罷我便向著反方向走去,徒留金毛和那個女人在我身後。

金毛臨行前回望了一眼,但他沒有得到我的回應。如果我目送著他離去只會讓他看穿我的不拾和無奈,那麼這樣背對背說再見,也很不錯。
跟從內心和燈光的指引,金毛又回到他思念的地方。激動的吠叫聲從背後響起,徘徊在我面前空無一人的街道上。耳邊又響起熟悉的蟬鳴聲,彷彿在嘲笑我的無能,沒有能耐把金毛說服留下,又一次見證著身邊的朋友離去。尾巴在黑暗中左搖右擺,每走一步,爪子都會在路上留下足跡,就這樣,小小的身影埋沒在蟬鳴和夏夜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