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感情真是奇妙。

可以為一個人留戀大半生。

也可以為一個人捨棄另一個人。

休息了數天,Kenneth約了我和愷淇吃飯,趁著還有兩天的時間,打算好好討論一下Pre Camp。

「喂,Kenneth,好耐冇見。」



「點呀翹哥冇野嘛。」Kenneth搭著我問。

「我有咩野...」我不解地看著Kenneth。

「Winky同咗我講啦,你陷入困境喎。」

「你同Winky有咩關係......」

「Omate囉,哈哈。」Kenneth笑道。



「學校真係冇秘密。」我沒好氣地說。

「你問清楚自己點諗先呀,唔好同時害咗兩個女仔,一陣見到愷淇自然少少啦。」

「得啦,長氣過我老豆。」

沒過多久後,愷淇也到達了。

「Hello。」她看一看Kenneth,又看著我。



「Hi。」我揮揮手。

這個氣氛,好尷尬。

「喂你地唔好咁啦,仲話一齊做組爸媽。」

我和愷淇對望了一下,微笑起來。

「去食雞!」Kenneth興奮地說。

我跟愷淇肩並肩地走著,心跳得有點快。

之後我們便到KFC坐下來,一邊吃東西一邊聊著Marketing Ocamp的事情。

「後日就入Camp喇喎,你地啲野準備好未?洗唔洗幫下你地?」Kenneth喝著可樂問。



「我係咁易諗咗個Beat。」我說。

「我冇咩要預備呀。」愷淇微笑道。

Kenneth聽後點點頭,眾人又靜下了來。

「預備你個人囉。」我嘗試說些話。

本以為愷淇會覺得我很幼稚,會鄙視我。

「咁唔該你預備你個腦先。」愷淇說。

「下..我..我不嬲都有帶出街架喎。」



「係?定係帶副有色眼鏡出街咋?」愷淇托著頭,笑容帶點奸姣的問我。

難道她注意到我經常盯著女生的腿?

「咩呀..都唔知你講乜。」我別過臉。

「仲扮野,成日睇女以為我唔知?」

「我...我...」一時之間被問得啞口無言。

Kenneth見狀,笑了笑。

「咁咪好囉!大家有傾有講!笑下幾好!」

我望向愷淇,她也看著我。



三秒後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噗。」

「唔該你講多啲野,唔好得我同Kenneth喺度bilibala,你呢個冇用嘅組爸。」愷淇戳著我的手背。

「我冇用?!邊忽冇用?」我睜大眼睛說。

「唔知你啦~」愷淇瞄一瞄我的肚子,報以古惑的眼神。

我白了她一眼,便吃起炸雞來。

我們討論了些Pre Camp的事情,還有說說最近學校發生的趣事,一小時後,我們便各自回家。



臨走前,我叫停了愷淇。

「愷淇。」我喊道。

「嗯?」愷淇轉過身停下來。

「你...住北角?」

愷淇思考了一會,便笑著說。

「唔係,你估下。」

「你住....九龍灣?」我皺皺眉頭說。

「我住喺你個心。」

我頓時臉紅起來,睜大眼睛。

「噗,講笑,我住油塘。」

「哦....」我點點頭。

「後日見啦!拜拜!」

說罷愷淇便轉身離開了。

「我住喺你個心。」

為什麼愷淇會開這些玩笑。

不過也好,證明我們的關係又回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