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Camp當天,我約了愷淇和Kenneth在又一城吃早餐,之後再回校。

第一次做組爸,心情還是有點激動。

「早晨!」我跟他們揮手。

「好興奮咁喎你。」Kenneth笑著說。

「係囉,中咗六合彩咁款!」愷淇微笑道。



「要請食早餐啦!」Kenneth拍拍我說。

「你地話事~我冇問題。」我攤攤手說。

我們去了麥當勞吃早餐,幸好不算多人。

拿到食物後,我們便坐下來。

「原來Marketing個Camp喺烏溪沙搞。」我早兩天翻查Whatsapp紀錄才發現。



「係呀,佢地枝莊有錢,唔想同人地爭公營場所以咪Book私營場。」Kenneth說。

「同埋烏溪沙青年新村附近多宵夜食,又唔洗好似鯉魚門咁樣走上走落。」Kenneth接著說。

「啱曬阿翹啦,咁鍾意食。」愷淇笑道。

「食咩先,講清楚好喎。」我無奈地說。

「點知你食開咩啫!」愷淇攤攤手說。



我白了愷淇一眼,再看一看Kenneth,Kenneth也只好隨便笑笑。

吃過早餐後,我們便回到學校的集合地點。

「咦?咁早嘅你地?」我看到煒程和可盈坐在房間內,因為他們也有玩,而且是同一個House。

「係呀約早啲唔洗咁趕嘛。」可盈說。

我點點頭,便和愷淇還有Kenneth找個位置坐下,等待City Hunting開始。

我們的組名叫「紫天蕉」,Kenneth改的。

片刻後,有一男一女走了過來,應該是我們的House Cap,他們好像都挺友善。

「Hello!我係女Cap呀,我叫Sandy!」



「我係你地男Cap,朗明。」

「Hello~」我們彼此打過招呼。

「等多陣就可以出發架喇。」朗明笑道。

眾人點點頭,便繼續等待。

半小時後,MC簡單介紹了流程,大家便起行,開始City Hunting。

在路上我跟愷淇聊起天來。

「個女Cap都幾靚女。」我從後打量著Sandy,然後悄悄跟愷淇說。



「係?唔洗問,又掛住睇人對腳啦。」愷淇雙手抱胸,瞪著我說。

「講..講下啫哈哈..!你仲靚女啦!」

「哼,唔同你講野。」愷淇別過臉說。

「我講下笑啫~」我用手肘碰一碰愷淇。

「Kenneth呀!個男Cap都幾靚仔呀可!」愷淇故意跟Kenneth說。

我看一看朗明,再回頭向Kenneth,Kenneth則便向我投以一個不關我事的眼神。

片刻之後,我們到了沙田婚姻登記處外。

「雖然係Pre Camp,但我地都係咁易拎啲分啦,唔好零分咁返去,我會比莊員鬧架哈哈。」朗明說。



「呢個Task係...男仔要單腳跪低,向女仔求婚,然後公主抱起佢!好簡單啫~」Sandy笑道。

「組爸組媽出一出黎啦!」Sandy補充說。

我和愷淇對望著,大家都有點害羞。

「喂,唔係淆底呀你地?」Kenneth問。

「淆..淆你老味,求咪求。」我說。

「出..出去囉...」愷淇說。

「冇記錯嘅,你係阿翹?」朗明問我。



「係呀。」我點點頭。

「嗯,咁你地黎先啦!」朗明笑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便慢慢面向愷淇跪下,然後抬頭看著愷淇,準備讀出求婚的對白。

「Wohooo!!!」其他人為我們歡呼。

弄到我有點尷尬。

「呼...愷淇....你...可唔可以嫁..嫁比我?」我伸出右手,左手放在膝蓋上。

說出這句話時,心跳突然加速,身體又顫抖了一下。

「嘩...好深情呀...」Kenneth故裝可愛地說。

我瞄向可盈和煒程,發現她們在偷笑。

再看看愷淇,發現她竟然臉紅了。

「嗯....可以...」愷淇別過臉點點頭。

愷淇慢慢伸出手,讓我牽著。

「Wow!得米!!」Kenneth喊道。

仆街仔,回到營地拉你進廁所教訓一下。

之後我便站起來,告訴愷淇我要抱她了。

「嗯。」愷淇點點頭。

我走到愷淇身後,稍為紮穩馬步,便伸出雙手抱起愷淇,因為愷淇穿了短褲,所以我的左手跟她大腿的肌膚完全地貼上,這個質感好柔滑。

讓工作人員拍照紀錄後,我便輕輕放下愷淇,然後尷尬地互相對望著。

「好喇好喇!下一Pair!」



































慢著,剛才右手,

好像摸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