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午夜十二點,眾人都回到房間梳洗,準備迎接這個漫漫長夜裡的「酒局」。

說是酒局是因為基本上Ocamp的夜晚都是喝酒、玩撲克、說心事還有嘔吐。

「爽曬!」我用毛巾擦擦頭髮,讓頭髮自然乾,因為不是太長,自從去年剪光頭後,還未可以留到有前陰的效果。

「差你咋阿翹,過黎啦。」Kenneth說。

「擺低條毛巾就黎。」我說。



眾人把所有床墊鋪在地上,方便玩遊戲。

「點呀我香唔香。」我靠向旁邊的愷淇。

「超,少少啦~」愷淇笑著說。

「好撚骨痺。」Kenneth掩著臉說。

我們十多人圍成一圈坐在床墊上,女生們都穿著超短的睡褲,真是大飽眼福。



不過隔離組那個OC,就留給Kenneth吧!

此時朗明和Sandy拿著兩枝伏特加和幾枝Mixer,有果粒橙、雪碧之類的飲品,準備溝酒。

「你望夠未。」愷淇抓住我的下巴說。

「唔望唔望,淨係望你。」說罷我便睜大眼睛盯著愷淇白滑的雙腿。

當我抬起頭時,發現愷淇有點臉紅,我笑了笑便沒再看她。



「而加玩咩好呢..拍賣會?」朗明說。

「一開波就黎料?玩啲輕鬆啲嘅先啦!」煒程笑著說。

「都好!咁玩...Unfair?」

簡單來說,就是兩個人出來猜拳選隊友,顧名思義,人數分配不一定均等,分好組後每組派一人對戰,每次的遊戲可以不同,可以是大話骰、幸運骰、抽撲克牌鬥大等等。

直到任何一方輸到沒人,那一組就要喝酒。

「我同Sandy猜揀人啦咁!」朗明說。

一分鐘之後。

「好唔公平啫!」Sandy鼓起泡腮說。



「話明係Unfair,點會公平~」朗明笑道。

最後Sandy、愷淇、Kenneth和我一組。

而對面是有十個人。

「輸咗嗰組要飲十杯!」朗明說。

此時Kenneth臉上完全是想回家的表情。

「黎咪黎,怕你地呀!」愷淇拍拍床墊說。

「我地人少啫!唔一定輸!」Sandy說。



第一回合是朗明對Sandy,Sandy被秒殺。

「下個!」朗明雄心壯志的說。

第二回合是朗明對Kenneth,也被秒殺。

「唔撚係掛.....」我目定口呆地看著Kenneth。

如果Team Kill的話要喝雙倍的酒,即是四個人飲二十杯,要是這樣,恐怕未到兩點已經死掉。

「咁廢架你,仲話玩過兩年Ocamp。」我說。

「朗明猜枚勁呀嘛....」Kenneth搖搖頭說。

「下個下個,邊個黎先!」朗明說。



正當我打算迎戰時,愷淇突然說。

「我黎。」

Holy Shit!你輸了的話我豈不是一打十?

十秒後,愷淇被朗明以幸運骰擊殺。

「大撚鑊...一個打十個...」我呆呆地坐著。

「哎呀對唔住,靠你喇嘻嘻。」愷淇笑道。

沒辦法,飲就飲,也不是沒醉過。



「十.....十五!」我用兩秒就贏了。

「好負碌...」Kenneth笑道。

「咩負碌,我呢啲叫以慢打快。」我嘴角微微上揚,投以一個驕傲的眼神。

接下來,我分別以幸運骰、大話骰、比點數大小、十五二十、廿一點,擊敗了八個人。

眾人都看得不懂反應。

「嘩,你咁犀利嘅!」愷淇搭著我笑道。

「洗乜講。」屌,其實只是撞彩。

最後一個,煒程。

「莊員都冇面比,放馬過黎。」煒程說。

「六個五呀。」煒程說奸姣地說。

「開!」我揭開骰盅。

「屌你呀,一粒都冇?」煒程看著他那只有五個五的骰盅發呆。

「我地贏咗!!!Wohoo!!」Sandy興奮地說。

「Yes!」我輪流跟愷淇和Kenneth擊掌。

「十杯啫,一人一杯已經益咗你地啦。」我無奈地說。

兩小時後,眾人的醉意湧上,開始臉紅。

「噁...打大佬喇喂...!」朗明打了個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