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數小時的戰鬥,眾人開始進入迷糊的狀態,朗明準備以拍賣會作結,之後便睡覺。

「噁....打大佬喇喂!」

拍賣會的玩法是兩人一組,首先每組會獲發兩張撲克牌,然後主持人會逐次隨機抽出一張撲克牌,詢問哪一組想要,想取得的一組需要以酒做單位叫價,例如一杯、一杯半等等,最後價高者得。

只要手上的撲克牌最快達到「10.5」的一組便為之勝出,「J、Q、K則視作0.5」,朗明和Sandy負責發牌,所以我們有十二個人,分成六組。

頭三組勝出不用喝,尾三組就要分別喝六杯、七杯和八杯。



「我地一組架啦可~」愷淇搭著我問。

此時愷淇已經滿臉通紅,感覺再喝多幾杯她就要吐了。

「係呀...Kenneth會同隔離OC一組...」我看一看Kenneth,他已經放棄人生了。

「派..派牌先!」朗明也是醉醺醺的感覺。

愷淇好像有點暈,她正靠在我的肩膀上。



拿到牌後,愷淇便打開來看。

「睇下先....3同4...即係7點!仲差3.5先贏到呀我地...哈哈...!」愷淇傻笑道。

「喂..你唔好講出黎啦..」我迷迷糊糊地掩著愷淇的嘴,然後笑著說。

「第一張...係K!有冇人要!」朗明問大家。

「我要!!一杯!」煒程叫道。



「一杯半!」Kenneth拍一拍床墊說。

「兩杯!」煒程繼續說。

「兩杯一次..兩杯兩次..兩杯三...」

「咪住!!我..我四杯!!!」愷淇突然說。

我睜大雙眼看著愷淇,她真是醉了。

「四杯一次..四杯兩次..四杯三次!」

「你地要飲四杯呀!」Sandy指著我們說。

「好...!我飲..啊哈哈...」愷淇伸出手接過酒杯,便開始喝起來。



「Wohoo!愷淇好飲得!!」眾人歡呼道。

經過一年的大學生活,我和愷淇的酒量都提升了不少,不再像剛入學時那樣,兩點就醉倒了。

我也喝了兩杯,還有一杯。

當我打算喝最後一杯時,愷淇突然攔住我,拿起酒杯快速地喝掉。

「四杯...噁...一人兩杯架嘛!!」愷淇差不多是完全昏迷狀態,我想要是拍一拍她的背,她就要吐了。

「哈哈..輸咗都係飲六杯...你咁快叫四杯..贏咗仲飲得多過輸..真係白痴...」我擁著愷淇傻笑。

「繼續!!」朗明拿出下一張牌。



「係...3!」

「我地要呀!要咗就贏架喇!」愷淇突然仿佛夢醒過來,一邊繞住我的脖子,一邊跟我說。

「得..得..得..啊一杯!」我叫道。

「兩杯!」煒程拍手大叫。

「你個仆街仔...同我作對...」有點想吐。

「三...三杯!」不管了。

「三杯一次!三杯兩次!三杯三次!」

我揭開底牌,已經湊成10.5。



「我地贏咗...!贏咗喇!哈哈..!」愷淇瞇眼看一看撲克牌,便擁抱著我說。

「係呀...噁!不過..不過仲要飲三杯..」

「唔怕...我仲..我仲飲到...!」愷淇無力地說。

「你個戇鳩!輸咗都係飲六杯咋...哈哈...」Kenneth指著我笑道。

愷淇已經沒有力氣拿酒杯,閉上眼睡在我的大腿上,我便伸手接過酒杯,硬著頭皮喝掉一杯。

「噁.....噁....」快要不行。

「第二杯...拎黎...」再喝可能就要吐了。



「最後一杯,頂住!」Sandy說。

接過酒杯後,愷淇突然爬起來按住我的手。

「喂...!你做咩呀..!」愷淇噘起嘴說。

「飲酒囉....咕嚕咕嚕咕嚕...」

「啊......」

愷淇呆呆地看著我,然後又甜笑起來。

「你咁勁嘅....哈哈!噁...」好暖。

「仆街!佢嘔喇拎個袋比佢!」煒程說。

太遲了,我已經滿身嘔吐物。

「頂...我..我去...廁所先...」我抱起愷淇然後交給Sandy扶著,然後就衝去廁所。

「噁.....噁.......」我忍不住,要吐了。

「啊....噁。」好暈。

大約嘔了十分鐘後,有人拍門。

「邊撚個阻住阿叔嘔....」

一打開門,是愷淇。

她衝了過來抱住我,然後笑著說。

「哈哈..你個傻仔...噁..幫我頂酒...」

「明明自己唔飲得..」愷淇靠在我的胸口說。

看著愷淇的臉,突然想親一口。

但僅餘的理性阻止了我。

「你冇野嘛....」我迷迷糊糊地看著愷淇。

「嗯...」即是有還是沒有。

我摸摸愷淇的頭髮,然後擁著她坐在廁板上。

之後,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