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喺另一個失眠夜。
 
瞓覺前例行同男朋友Mark傾下電話,近日反送中運動持續,我同佢再次傾到移民嘅話題。
 
Mark:「今日我同好耐無見嘅同學食飯,佢年尾同女朋友結婚,原來佢地都想移民,仲話唔理點都要走。」似乎Mark嘅朋友、同事,甚至係屋企人都支持佢走。
 
我弱弱咁回應:「咪好囉!有朋友陪你。不過香港是我家……」我地為咗移民呢個話題討論過無數次,亦都嗌過交、分過手。
 
佢話已經無可能喺香港再住落去,大陸會慢慢剝削我地嘅自由。加上佢認為自己懷才不遇,香港無機會、無選擇……
 


移民係個人選擇,無話對錯。但在我而言,我唔係選擇緊移唔移民,而係選擇同唔同呢個男人移民。其實我心裡面好清楚個答案,如果佢留喺香港,或者我地會繼續一齊,平平淡淡過世。無他嘅,佢夠穩陣,擔屎唔偷食,過人世啱晒。不過跟佢去移民,風險就大好多,放棄晒香港嘅家人、朋友同工作。
 
唉!諗完又點?都係打返開電視睇警察清場。呢一晚又係瞓唔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