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到此處,是時候進入夢鄉,明日再戰!」文毅心裡嚷叫著,他認為自己已寫了足夠篇幅以作連載之用。
 
「快快登入討論區,開始連載故事。題目叫甚麼好呢?叫殺手無夢,夠簡單!」文毅心想,他用網名「叻君」登入討論區。之前文毅於討論區寫過數篇關於黑幫仇殺的故事,然而乏人問津。
 
「張貼文章到哪個章節好呢?貼到殺手佐敦殺死梓路就算,其餘篇幅明天再算!」文毅心想,文章不消數分鐘後張貼於討論區講故台處。
 
「太久沒有開Post了,看來大部分網民已忘記我了。希望那位瘋狂的網民不會追殺我吧!」文毅望著他所開的新主題,只見他「叻君」的回應,未有其他網民留言回應。
 
「別要心急,欲速則不達,睡覺吧!」文毅心裡苦笑著,其後關上電腦及房燈。
 


旭日初升,有名身穿白色長袖恤衫、藍色牛仔褲的長髮女子步向商場。她右手拿著黑色公事包,包裡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商場未到開門時間,她如何走進去?
 
白衫女子拿起萬能匙,將商場大門門鎖扭開。她靜靜地開門,有意識的避開商場裡閉路電視鏡頭。轉眼間,白衫女子走去商場某一角落。那處擺放了十數個儲物櫃。
 
「將公事包放進此櫃裡就完成了。」她用鎖匙將313櫃門鎖扭開,然後將公事包擺進去。櫃門隨後關上,女子恍似忍者般神出鬼沒於商場消失。這裡的保安不會發現剛剛有人潛入這裡,偷偷的將公事包放於這裡。
 
商場開門,為數不少的市民走進去購物。殺手佐敦徐徐的走進商場裡,然後步向擺著儲物櫃的區域。
 
「313,這裡。」他找到了那個儲物櫃,之後用鎖匙開鎖。櫃裡黑色公事包被人拿走,櫃門再被人鎖上。佐敦沒有心情逛商場,快快的離開這人多擠逼的地方。
 


回到自己所住之地,殺手打開黑色公事包。原來公事包藏了這次佐敦殺人報酬,不知這次灘叔有否額外加錢?
 
「有加錢,下次要求他和我接下簡單殺人工作。不要於殺人現場寫上任何血字,或是擺放一些奇怪物品。」他將報酬放進單位裡的錢箱。
 
「用這些黑金做甚麼事好呢?看來要拜託專業人士為我弄一本假護照,移民到外地過著退休生活。香港越來不適合人居住,要趕快儲夠錢,離開這鬼地方…」佐敦將錢箱搬至隱蔽地方處後,走向睡房稍作歇息。
 
「今天又有工作…」佐敦躺臥於睡床上,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
 
文毅於床上沉睡著,突然有人用雙手搖著他身軀,似要叫醒他。
 


「醒呀,醒呀!」一把女聲傳到文毅耳邊。他緩緩張開眼睛,心想是誰擾他清夢。映入眼簾的是那位女侍應Dia,她怎樣走進來的?
 
「消失了?」Dia於他眼前消失。文毅心裡驚愕,從床上跳起來。他開門離開睡房,發現事情有異。
 
「走廊突然延長了,好像沒有盡頭…」他望著那長長的走廊,心裡驚呼。文毅拖著沉重步伐,慢慢移向走廊盡頭。不知走了多久,文毅已感到疲倦。
 
「我在這裡呀!」Dia的聲線從走廊盡頭傳出,對文毅而言她是這麼近那麼遠。他已不理當中一切合理性,不找到Dia誓不罷休。
 
「你又來招搖撞騙?再寫我便殺了你!」一把男聲從文毅身後傳出,難道是那位不斷狙擊文毅的網民?
 
「殺!殺!殺!」一位戴著小丑面具的男子拿著菜刀追趕著文毅。他見到有人要追殺自己,嚇得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奔向走廊盡頭。
 
「走?走?走?」小丑男一邊叫嚷,一邊笑著。那把不寒而慄的笑聲嚇得文毅差點心跳停止,他不跑快點就會被小丑男追到了…
 
「開門!」文毅心裡大喝一聲,將走廊盡頭的白門踢開。一眨眼,眼前景物又變了。他看見Dia被小丑男用菜刀挾持著,草地上放著一把曲尺手槍。


 
「自殺!她就安全了!」小丑男笑道。文毅悻悻然的望著兇徒,慢慢蹲下身子拾起手槍。他將手槍槍口塞進口腔,然後按下扳機。
 
「嘭!」他頭部爆開,全身失去力氣倒在地上。
 
文毅再被惡夢纏擾。他從睡床上坐著,雙手摸著臉頰。
 
「那個小丑男,可能是我恐懼的化身?但是我為何夢見女侍應Dia?她與小丑男有何關係?」文毅一邊想著,一邊走去廁所。他步向馬桶,解下褲子小便。
 
「不要深究關於夢裡所發生的事!只是一場惡夢,與我現實生活無關。小便後再去睡吧,明天是新的一天。」文毅心裡叫著自己鎮定,然後返回睡房。
 
「砰!」某人開門,就被殺手佐敦開槍殺死!房裡所有人避往阻擋物處,佐敦為何走到這裡大開殺戒?
 
「這位skinhead髮型的古惑仔是誰?」一位刀疤男子問著旁邊的金毛男子,Skinhead髮型古惑仔指的是殺手佐敦。
 


「他不是古惑仔,很可能是殺手!呀!」金毛男子左肩中彈。刀疤男看見同伴中槍,大叫一聲站起來用黑星手槍指向佐敦。
 
「啪!」刀疤男的槍不夠佐敦的快,他倒在金毛男子身上斷了氣。金毛男子隨後與刀疤男共赴黃泉。
 
「屌!吳宇森電影嗎?為何那位亡命之徒手槍有著無限子彈?」一位白毛男子跑向紅色房間裡逃避佐敦追殺。這間房有著白毛男子數名同伴,佐敦衝進來無異是以卵擊石。
 
然而事情往往如此荒謬,佐敦飛身跳進來開槍,例不虛發的將紅房裡所有人殺掉。他快快轉身,找尋單位裡的目標人物「矮仔」。
 
「大哥,殺手快走到來!哇!」黑社會大哥矮仔保鑣背部中槍倒地,房裡只餘下佐敦及矮仔。
 
「老兄,你收了他們多少錢?我給你雙倍,只求你放我一條生路!」矮仔聲線令佐敦想起美國卡通人物米奇老鼠。他慢慢走近,用槍頂著矮仔額頭。
 
「米奇老鼠你求我?我米奇你老味!」佐敦笑道,然後開槍殺死受萬人愛戴的卡通人物米奇老鼠…才怪。他只是一位死不足惜的黑社會大哥,死矮仔一名。
 
「將在場人士全都殺光,就沒有目擊證人!沒人知道我曾在這裡!」佐敦走到矮仔屍體後方,一掌擊向牆壁!原來矮仔身後有道暗門,門後藏著戴著Scream面具的兩位男子「奪命雙煞」。佐敦將他們面具脫下來,原來是孖生兄弟。


 
「你們沒見過我,所有事沒有發生!」佐敦說後連開兩槍,奪命雙煞被殺手「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