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looking for a job and then I found a job, And heaven knows I'm miserable now.」文毅一邊寫著小說,一邊聽著The Smiths Heaven Knows I’m miserable now。他越寫越不滿意,索性關掉小說文檔讓自己沉醉於八十年代的搖滾歌曲當中。
 
「要寫殺手佐敦與灘叔表妹相愛,去商場約會。怎樣寫也寫不好,糟了!餘下的存貨也所剩無幾,要不要先寫佐敦殺掉那位發明Ruby AI程式的科學家?」文毅心裡打算故事劇情如何發展下去。討論區網民對文毅所寫的戀愛情節頗有微言,抱怨約會情節尤如TVB電視劇一樣無聊。
 
「唉!中學時收到某位女同學情信,但我當年沒有回應她心意。我已記不起她姓名,可能是男同學約我上天台,然後戲弄我。當時沒有赴約不知算是幸運還是不幸?」文毅心裡問著自己。忽然電腦枱上的手提電話震起來,文毅慌忙拿起。
 
「記得今天,荃灣墳場拜山。」原來是他父親傳來的Whatsapp。文毅右手拍了自己額頭,慨嘆自己善忘到如此地步。
 
「今天要與父親拜祭我母親。我母親死後,就搬出去獨自一人居住。如非大時大節,亦不會與父親相處見面…」文毅想著想著,腦裡浮起當時回憶…
 


那一天放工後,文毅沒有即時乘搭巴士去醫院探望昏迷的母親。他決定走去公司附近的唱片店,購買Thom Yorke剛剛新出的大碟。文毅走進唱片店卻遍尋不獲,他焦急的走向收銀處問問店員。
 
「Thom Yorke新碟到貨了沒有?」文毅誠懇的望著女店員。
 
「你等等…」女店員快快的走進倉庫裡,文毅於收銀處旁等待。醫院裡,文毅父親於妻子病床旁坐著,心想兒子是否因為塞車還未到來。
 
「Do do do…」文毅母親旁邊的儀器響起令人不安的聲音。父親連忙拿著手提電話,催促兒子快快到來卻發覺電話沒電了…
 
「對不起,歐版沒貨了!只得日版CD…」女店員向著文毅鞠躬致歉。日版CD價錢比歐版CD貴了不少,文毅無奈購買。
 


上到巴士,文毅心裡泛起一種失落與哀傷的感覺。明明自己買到心頭好,為何感到憂傷?悲痛的將來,迎接著猶如夢中的文毅…
 
來到醫院,不安全感侵蝕著他。慌忙的跑到病房,只見到父親掩著臉痛哭。父親身旁的男醫生望著文毅,看似快要宣佈令人痛心的事實。
 
「你是她的兒子?節哀順變…」文毅未能來得及見其母親最後一面,竟然為了一張大碟而趕不及。喪母之痛令文毅跪倒在地上,悔疚與沉痛慢慢將他撕碎…
 
喪禮之後,文毅不知如何再與父親相處。他決定搬出去一個人住,逃避著世上唯一一個至親。他始於不敢回答當天為何遲到,錯過見母親最後一面。
 
「你聲帶好了點沒有?」父親傳來的Whatsapp令文毅思緒從過去回到現實,不孝子以Whatsapp與父親溝通。兩人明明如此相近,卻彷似隔了一道牆。
「還未可以講話,喉嚨發不出聲響。」文毅用Whatsapp回應著父親。


 
「之後有沒有時間與我去荃灣美心皇宮飲茶?」父親訊息浮現於手提電話屏幕。
 
「我約了人,對不起。」文毅用謊言回應著父親,他無奈嘆氣令文毅感到慚愧。為何自己仍逃避著父親?
 
「其實你想不想知當天我為何遲到?」文毅用Whatsapp問道,父親沒有回應。
 
「當日是Thom Yorke出新碟,我那時想買了唱片後才到醫院探望母親。但女店員不記得將CD放上架。我等著她去倉庫拿CD給我,怎想到…」文毅鼓起勇氣,用Whatsapp講出放於心裡多年的秘密。身邊只有旁人哭泣聲,他生怕父親突然掌摑自己。然而,父親卻嘆了氣。沒有一絲憤怒,只有無奈與後悔。
 
「都過去了。無論你為何遲到,我也不會怪你。你不是說之後約了人,我自己來就可以了。」父親拍了文毅膊頭,兒子眼睛濕濕的。他很想用Whatsapp回答自己今天沒有約人,可以與他飲茶。奈何他不敢…
 
「我乘搭另一架巴士。阿仔,拜拜!」行人路上,父親向他揮手說再見。文毅現時啞了,只能揮著手回應。呆呆的望著父親背影,心裡百感交雜。
 
「有人找我?」有人向文毅傳Whatsapp訊息,他拿出手提電話心裡問著那人是誰。
 


「你今天下午有空嗎?」居然是Dia傳出的Whatsapp訊息,他不記得何時給了那女侍應手提電話號碼。
 
「有空!」文毅將訊息送出。
 
「平時的餐廳等,不見不散。」Dia回應著文毅。巴士到了,文毅收起手提電話走上巴士。他走上巴士上層找座位,發現只得一個空位。文毅尷尬的走向那個空位,旁邊坐著當日被伊臣侵犯的女子,當然文毅不會知道。
 
「嗚…」女子想起了那天被黑警侵犯的回憶,紅著眼別過臉望向車窗。文毅不明所以,裝作若無其事的拿出手提電話。他拿起耳機插進手提電話的3.5mm插口,聽著歌曲與世界隔絕起來。
 
「心裡熱流似浪,回憶、沉思、幻想…」不巧地,電話播著當日乘搭巴士趕去醫院聽著的陳百強side track《細想》。此曲一響起,母親逝世的回憶又再浮現,令文毅不禁流下眼淚。
 
「今天細想,oh…」
 
今天佐敦帶灘叔表妹黛雅來到一間夾公仔店鋪裡,店鋪裡店員竟然是數隻尤如Lovelive趴趴玩偶的機械人。店員大概一米長,於地上爬行著。店員可愛的模樣令黛碓目不轉睛的望著她們。
 
「想要類似這樣的趴趴玩偶?」佐敦向黛雅問道,她興奮的點頭。殺手帶著少女走到一部機器前,裡面放著十多隻趴趴玩偶。玩偶紛紛望著黛雅兩人,想著他們快將自己「夾回家」。


 
「我要那隻紮著雙馬尾的玩偶!」黛雅用手語向佐敦說道,佐敦笑了。某位身穿制服的店員於兩人身旁爬著。她轉身望著那一對,臉上一副呆呆的模樣。
 
「我以為妳要那隻金髮,紮著單馬尾的玩偶。我試試吧!」佐敦拿出代幣,準備夾公仔。殺人他殺得多,夾公仔卻是第一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jPhzgxe3L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9-I6npgtU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15bcfso6q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