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烏雲密佈,看來快要下雨了。街道上市民紛紛走著,各自返回自己家裡。其後,穿上重型裝備的警察於街道上聚集,近日類似的行動越來越多。街道附近工廈某一單位裡,站著一位身穿白色背心的男子。他靠近窗前,俯視著街道那數十名警察。
 
「那麼多警察,所謂的殺手Broken Toy今晚不敢作反吧!」白色背心男伊臣望著窗,露出詭異的笑容。一位穿上白色長袖恤衫,黑色西褲的黑髮女子走上他身後。女子雙手環抱著伊臣身軀,伊臣雙手微微格開她並轉身向後。
 
「不要理外面,與我傾談好嗎?」女子望著伊臣問道,他走到單位裡一張黑色梳化坐下。女子從後跟著伊臣,慢慢坐下來。
 
「外面警察幫著我,對付…」伊臣說著說著,嘴唇兀然被女子用左手按著,令他未能發聲。
 
「原來外面的事比我還重要!」女子賭氣別過臉,背著伊臣投訴著。
 


「沒有這回事!出面打生打死,不關我的事!來,抱抱!」伊臣嘗試安撫那位女子之情緒,攤開雙手面向著她。女子轉頭望了一望,其後轉身讓伊臣抱著自己。
 
「你戀腳癖的!為何現時喜愛抱著我身軀?」女子笑問伊臣。
 
「轉轉口味!不過妳也是從一而終,次次見妳也是穿著這樣的裝扮!之前我去嫖妓,那位妓女穿著差不多與妳一樣!」伊臣越說越興奮,而女子一聽到妓女臉色一沉嬌軀掙扎著。
 
「冷靜點!那個妓女死掉了!之前有單新聞轟動得很,某網絡作家雙手握著那位…叫做加百列的頸項,活生生的捏死了!」伊臣尤如說著笑話一樣輕鬆,而她則冷靜下來。
 
「幹甚麼提起一個死人?」女子冷冷的問著伊臣。
 


「對不起,我胡言亂語!當然,妳比那個加百列漂亮萬分!」伊臣安慰著那黑髮女子,她漸漸露出笑容。
 
「提起網絡作家,有位叻君很神奇!明明他只寫著普通殺手故事,卻有無數名網民欣賞!你知不知道箇中因由?」伊臣向著女子問道。
 
「喂,何時與我來個風雲一夜!我下面有點痕癢,要你那粗壯東西幫忙止痕!」女子嬌嗲著,雙耳耳珠紅得好比蘋果。
 
「讓我繼續說下去!叻君所寫故事為何很多人追看?因為他所寫其中一個章節,現實真的發生了!一模一樣!記不記得新界之虎身亡之消息?」伊臣沒有理會該女子要求,繼續自說自話。女子熱情慢慢冷卻下來,再度掙扎著務求掙脫該黑警的懷抱。
 
「你真是心急!叻君寫的下一個目標程永成死掉,我與拍檔張Sir懷疑這是預告!暗示我們身處的現實,會有人被殺死!死狀與叻君的故事一樣…」伊臣相當興奮,但是該名黑髮女子無法理解。她掙脫了伊臣懷抱,慢慢移離他面前。
 


「我要妳幫忙!事後我任由妳處置!」伊臣慢慢移近該女子,她憤然站起來離開那張梳化。
 
「原來今次你找我,要靠我黑客技術搜尋一位網民!」女子走到窗前,望著外面街道上警察追打著數名市民。
 
「你找完,玩冰火七重天、老漢推車…玩盡所有花樣!」伊臣走近她身後,打算抱著該女子。但女子向側移動,令伊臣撲了空。
 
「台主!麻煩妳!」伊臣突然向著女子台主跪下,令她感到無所適從。但台主隨即發現,該黑警戀腳癖再度發作!
「看來你…算了!不要再似上次,幫你搜尋所謂犯人身份就拂袖而去!起身!」台主「一聲令下」,伊臣快快的站起來。
 
「那個帖子連結呢?」黑客台主慢慢走向自己電腦枱前,伊臣緊隨其後。
 
「妳瀏覽討論區,第一頁就有著那位叻君帖子的連結!故事名稱叫殺手無夢!」伊臣回應道,台主慢慢於電腦枱前的椅子坐下。伊臣慢慢蹲下身子,偷望著台主所穿的黑色Teva涼鞋。
 
「那個死掉的加百列,所穿的鞋款與台主差不多一樣…」伊臣心想,臉上掛著淫賤的笑容。他望著台主腳趾不經意的擺動,虎軀一震。
 


「你有沒有聽過導演QT?」台主問的問題伊臣並未理會,他繼續望著那女子腳趾。看來那位黑警可以靠望著女人腳趾,解決性需要。
 
「導演QT,也是有戀腳癖。他所拍的電影,時時拍攝女性的腳部。例如腳板、腳趾等…看來伊臣你有著與他同樣的癖好…」台主淡然的說著,伊臣開始感到尷尬。但他仍然望著台主雙腳腳甲,發現那黑客今天塗上了紅色腳甲油。
 
「上到deep web了。叻君,看看你姓甚名誰!伊臣,我腳趾感到痕癢,令我分心未能集中搜尋那位大作家真實身份!」台主感到納悶,刻意擺動著腳趾。伊臣猶如夢中,並未理解台主快要情緒失控。
 
「你以為我開玩笑!你繼續蹲著身子望著我腳趾,我用力踏碎你的狗頭!」突然的怒喝聲嚇得伊臣跳起來,接著面朝地跌倒。
 
「喂!好痛呀!」伊臣向著台主求救,但那黑客不理睬他。看來要懲罰伊臣對她無禮之舉。
 
「找到了,叫關文毅!伊臣,要不要他住址?還是警局有該人詳細資料?喂?有人在嗎?走了?沒理由那麼快的…」台主慢慢從椅子站起來,裝作找不到伊臣。
 
「咦,她到了。」伊臣細聲道,他看到台主穿上涼鞋的雙腳。台主蹲下身子,望著那位被她擊敗的黑警。
 
「下次我穿上波鞋!讓你無法滿足你自己的戀腳癖!」台主尤如小惡魔的笑道。


 
「那我找另一位黑客,我人脈遍佈五湖四海。雖然…」伊臣晦氣的嚷著,他心知只有台主美貌與智慧並重,黑客技術全港第一。況且,其他黑客不屑與他這個警察合作。
 
「雖然甚麼?除了我,無人會理你幫你!伊臣,關文毅住在…」台主道出「叻君」關文毅所住大廈,那位作家快要面臨黑勢力的侵襲…
 
「聽聞他暫時啞了,因為自殺未逐弄傷了聲帶!」台主慢慢站起來,而伊臣亦緩緩從地上爬起身。兩人走向睡房裡,所謂的「正事」快要開始了…
 
「風雲一夜!」台主興奮叫道,坐上睡床預備脫下涼鞋。
 
「等等…」突然伊臣叫停那位黑客,他又蹲下身子。
 
「又玩腳!當一玩腳,只得你興奮。我就炙熱難耐…」台主感到煩悶與難受,快要哭出來。
 
「非也非也,我要慢慢進入狀態…」望著那雙腳,伊臣笑容猶如孩童般純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