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未呀!摸了我雙腳摸得太久了!」台主忍受不了伊臣仍然玩弄著她雙腳,鼓譟起來並嘗試擺動雙腳。
 
「可以了!快,除衫!」伊臣應該進入狀態,他突然站起來逼近坐在床上的台主。她裝作驚恐的慢慢爬向後,而伊臣則恍似狩獵兔子的猛虎。
 
「鈴…」有人不知趣的破壞那兩人雅致。伊臣的下半身被那門鈴嚇得軟下來,而台主則對那掃興的門鈴感到鬱悶。
 
「台主,妳留在此。我去看看甚麼情況。」伊臣無奈的離開台主睡房,留下這位黑客躺在床上。
 
「叻君?我記得好像之前有人拜託,要我找尋那人真正身份!不過已是N年前的事!太多工作,例如嫁禍某某網民電腦藏有兒童色情物品等等。」台主於睡床上抱著膝蹲著,發覺自己仍然穿著鞋子仍未脫下。
 


「糟了,床單被我弄髒了!現時脫下那對涼鞋吧!算了,讓伊臣幫我。反正這會令他興奮…」台主悶極,於床上滾來滾去。「呀」一聲,黑客不小心從睡床滾跌在地上。台主慢慢爬起來,哭喪著臉坐回睡床床邊。
「我慢慢記起那次…好像有位熟人要我找尋叻君所為何人。她看似對那位所謂作家寫的小說,怎樣說好呢?喜愛吧!我看了看那位叻君所寫的故事,普通質素!難怪我現時將叻君起底,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台主望著地板喃喃自語。
 
「伊臣處理好了嗎?為何弄那麼久?莫非他真的走了…」台主站起來準備走出睡房看看究竟之際,那黑警終於回來了。
 
「出面誰人按門鈴?」台主望著伊臣問道,他回以那女子笑臉。
 
「我的伙計!說要抓拿犯人!我拿出警員證件,然後叫他們去別處搜。放心,今晚無人再騷擾我們!」伊臣突然抱起台主,然後將她拋去睡床上。
 
「脫鞋!」伊臣慢慢的為台主脫下涼鞋,然後啜吸著她的腳趾。接著兩人快快脫去身上衣物,嘴唇貼著嘴唇熱吻著。


 
於他們覆雨翻雲之際,另一邊Broken Toy正向下一位目標下手。黑房裡,一位少女望著電腦屏幕。房間沒有任何燈光,除了插著電源的電腦屏幕。那間黑房乃少女的小小世界,解決大小二便要經人批准才可去廁所。
 
「啪啪啪…」少女不停的打著字,看來她想藉著文字向某某作出攻擊。回應打好了,少女按下了發表。
 
「叻君是殺人犯,靠著與殺手合作殺人令自己成名!新界之虎的死與他所寫其中一個章節近乎一樣!」少女以網名「Blade」向叻君作出控訴,然而她於討論區得罪太多人,變得聲名狼藉無人會相信她一字一句。討論區大部分網民已對Blade作出「完全封鎖」,除了沒有討論區戶口之網民無人會看見她的回應。
 
「碰碰碰!」Blade憤怒的拍打著電腦枱,沒有尖叫。可憐的是Blade天生啞巴,只能於網絡上靠著打字與外界溝通。她太想別人關注自己,以一種偏激、極端的方式引人注意。然而Blade於網絡上只懂辱罵網民,還逼得「叻君」關文毅自殺差點歸西。
 
「為何無人理會我,沒有人相信我!叻君有問題的,他會靠著小說繼續傷害他人!為何忽視我,當我從未存在過…」Blade於討論區發表無數則回應,眼淚滴在手背上。


 
「去廁所…」Blade心裡想著,預備走去門邊按下門鈴。她要按下門鈴「通知」所謂大人帶自己去廁所小便。
「嗚…快要!忍不住!」Blade記得黑房有著尿兜,可解她燃眉之急。少女摸著黑從睡床床底拿出尿兜,然後脫下底褲坐上去。
 
「嘰…」有人開門,Blade的醜態快要被人看見了。
 
「陌生人!」少女心裡尖叫著。從未見過的不速之客打開房門,令Blade嚇得彷如驚弓之鳥。
 
「叻君…故事中的程永成莫非是?」Blade腦裡浮起驚人的推論,她想跳去電腦枱打字告知世人。
 
「無用的!」陌生人心裡笑著,難道此廝正是Broken Toy?
 
「嘭嘭嘭!」相信是Broken Toy的殺手用著鍵盤將Blade活生生的打死。為何Broken Toy要模仿叻君所寫小說之殺人方式?
 
「呀呀呀!不要停!很熱!」另一邊廂,赤裸裸的台主被伊臣以那粗壯的定海神針插著私處。台主發出淫賤的叫聲,令男方進入高潮狀態。


 
「我要征服香港!」伊臣抱著台主腰部,下半身衝前!台主頭部一熱,口水忍不住滴在睡床上!床單之前不小心被台主所穿鞋子弄髒,但現時已不再重要了。這場戰事完結,肯定要換走它。
 
「台主妳要感激我們!沒有警察,罪惡好比病毒四處蔓延!」伊臣笑道。諷刺地他們性交之際,Broken Toy早已殺掉另一個目標Blade。
 
「但警察,和我們黑客…這些法外之徒合作?」台主疑惑的問著伊臣。黑警一個熊抱,狠狠的吻向那位女子。
 
「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張Sir教我的!」伊臣不假思索的答道。兩人換著姿勢,台主坐在伊臣下半身上猛烈的搖晃。
 
「未試過如此快慰的!嘻嘻…」台主一邊搖著嬌軀,一邊怪笑著。兩人享受這次歡愉性行為,暫時對叻君、Broken Toy拋諸腦後。
 
另一方面,一對年若四十五歲的夫婦走回自己所住大廈。
 
「那位議員真好人,請我們吃海鮮!」男中年於電梯裡望著妻子。
「當然了!你那天相當落力的毆打反對派,報酬少不免!」妻子笑得合不攏嘴。東星斑、來自馬來西亞的忘不了魚,今晚他們真是滿載而歸。


 
「那個衰女包今日有沒有於家裡搗亂?」男中年問著妻子,電梯門徐徐開啟。
 
「玩著電腦,很安靜的!不過她啞的,想叫也發不出任何聲響!」妻子笑著回應,醜陋的笑容教人作嘔。
 
走到所住單位門前,他們發現裡面有著數名軍裝警員。男中年感到奇怪,走上前打算問問究竟。不巧地,兩位警員抬起一位死去的少女阻住那中年男。
 
「衰女!」男中年驚呼,那少女正是他們的女兒Blade!其後,一位便衣警察走近男中年兩人面前。
 
「你們是死者父母?」便衣警察問道,夫婦不約而同的點頭。
 
「現在以涉嫌疏忽照顧兒童,導致死亡的罪名,將你們拘捕。」便衣警察為男中年鎖上手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MDGO8RjJEg



「喂!伊臣!」台主穿好衣服及涼鞋,跟著伊臣身後走到門前。黑警慢慢轉身,一臉疲憊的望著台主。
 
「記得…記得下次再來!不管是叫我嫁禍…所謂疑犯還是甚麼人也好。要我以黑客技術駭入網站…要找我!當然,與我於這裡約會也可以!」台主紅著臉低聲說著,伊臣忍不住笑了。
 
「好吧!總會有下一次!」伊臣答應了。台主看著伊臣離開後,就關上門。她背向門,雙手掩著臉。
 
「下一次…好呀好呀!」台主傻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