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好彩,係我揾到大大,揭穿一切
第二個好彩,雖然係賤佬科令我中招,但無佢顆糖,我依加已經唔可以再安坐同佢廢話

「所以阿賤啊唔係科先生你一早估到唔對路?」
「自然,唔係就唔會俾顆糖你。」
「啊你好意思甘講--我差d命都無!你點賠啊!」
「放心,我已經揾咗人幫你追討。」

眼前又嚟咗兩個人,一個著個一身紅衣;另一個就著住一套神社侍奉服,腰間就掛住個印有纸片人圖案既平安符。我即刻捉住佢,「就係你,一手教大大壞方法,先令佢對自己哥哥下毒手。」



佢只係默默抽出手:「你只會見到你想見,我不必多言。」
科先生出聲:「穆蘭,唔好亂講!佢係神社女孩,叫素幽!另一個叫土里!」
著住紅衫既土里倒係笑住話:「我地鬼速隊唔係手尾隊,唔好次次出事就揾我地。」
「唔敢煩你,鬼速隊大隊長,只係個探魂燈你我都需要!」
「放心!科先生!就知你小小野唔可以keep好,我早就用紅線連住個探魂燈。」
紅線?
眾人只係掛住傾點處理件事,倒無人見到我有異樣既表情,素幽笑住話:「科生你又添咗人地亂窩」
科先生冷笑:「唔係你介紹過來點會出事。」
素幽聲調提高咗:「原來有錯係我!」
點解空氣之中竟然飄住一陣奸情味我望住土里,佢早已反白眼,「好啦你地重想要個探魂燈,就幫吓我手。」


賤佬科個面已經非一般黑:「係啦行啦土里。」
「吓唔係土里揾咪得?」「穆蘭同學我自己都有私事要辦加!」我托托手:「放心你無人煩你走啦」

土里同科先生走咗之後,我望住素幽,越望就越唔順眼,一定係昵個仆街帶壞天使大大!:「係你誘使天使大大同你做咗交易令佢可以精準知道人地需要。」
「甘你又知?」
本身都唔覺大大既帶貨能力甘準有問題但自從見過大大既past paper我就隱約感到,呢種能力,其實係一種超能力:「係你帶壞大大先搞到佢今時今日既田地!」
素幽倚住椅背:「呢D的確係我做既壞事,但我要話你知,你既天使大大係自願既。」
「無 ...」
「無咩可能?!麻煩你用番正常模式諗,你生下來只為救人,救完就連最基本既關心都無,你真係可以波瀾不驚咩?」



----------------------素幽時角------------------
我一開始見佢,佢係著住一件碎花白襯衫加條海軍藍針織長裙,重束住兩條辨子,我開玩笑:「你睇落去咪又係一個學生妹…」
佢只係冷冷吐出一句:「幫我整傻我阿哥,我要奪舍」
原來佢有一個資優生哥哥,但身患重病。「好地地重咩要甘玩殘你阿哥?」「無佢,我就無責任;無佢我就自由」

啊同類人,困死於自己所謂既使命。我幫你

後來我先知,正正因為佢阿哥,佢先降生以救佢阿哥。不過呢次奪走佢哥既智商,係真為自己定其他人,我比佢更清楚。

於是佢依我所言,騙咗佢哥來神社但我支開佢準備下手,佢阿哥哥竟然話:「我怕痛,你快D攞走啦」
佢知咗
但佢話:「我係欠咗阿妹佢攞我無話好講。」
原來你有個甘好既哥哥

然後,天使大大都係得唔到心之所想「今次我就要斬草除根,我要呢個家只剩下我呢個優秀既女兒,令爸爸媽媽既眼只留係我身!」



好啊要得到自己想要,有事就要不擇手段

可惜佢用一支雙生花釵誘使阿哥衝出行人路撿,騙得過佢父母,但騙唔過天地。佢阿哥係受屈之魂,自然停留於空間。
見係一場客人,我決定揾土里幫手,捉番佢阿哥,度化佢,免得佢父母日日心中只有佢。
「唔係被困,佢係自願留低」我聽土里甘講重驚
土里話,天使大大既哥,係自殺

「天使大大既哥忍夠痛苦既病,就算失智,都知妹妹對佢早已恨之入骨,所以乾脆去死。」

Wait甘自殺既人自然魂飛魄散,天使大大無必要動手,亦唔會得手,但我突然諗到d野:「土里佢有無話恨過父母?」
「咦又有...」
「係局,哥哥先係玩死阿妹!」
就係明知父母心中只有自己,妹妹一心只要父母,呢個阿哥
偏偏要解脱之餘,亦要各人不逐願


「好似話當初為咗爭家産,明知個仔先天不足都唔去落咗去。」

再可惜,天使大大已經跳轉咗
---------------------------------------------------------------------------
「你就唔俾人地兄妹情深咩?」我早已紅咗一對眼
素幽話:「係你太天真啦,呢D痛苦,本來就無解。」

無解...
我諗起自己d嘢

「睇怕科先生今次要出去好耐...」
「其實,你同佢中間係咪有咩...」
「誤會?你話呢?」

我今次無講嘢,只係茫然看住支雙生花釵,好耐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