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把玩着手中珍珠如意,雖仍保持温和得體的微笑,手卻早已握著如意握到發白「下去吧!」青琉抖着手告退。一點笑容都沒有的皇后是最嚇人的。整個春風宮只剩我倆,她說:「本宮好姪女,不是打算大了肚子就可以過好日子了吧?」

「皇后娘娘臣妾不敢。」

「那上次本宮勸說皇上不必討伐北雪國,你倒是去那呢?」

「娘娘今天不似昨日了」
「別以為你有孩子就可以安然生存,沒本宮,你別想撐到生存!」哈以前我倒會有些怕,可如今如何,反是我在保你啊,皇后娘娘!不過我還是下跪了
「娘娘是湖兒的恩人,於公於私湖兒都不會忘恩。可是娘娘,太子黨羽豐厚,根深蒂固,有宋宰相的扶助,更有了世子。並非湖兒的琴能左右。湖兒不瞞娘娘,近日皇上連奏折都收不到,全去了東宮。」



是的,我剛入宮便發現,皇帝早就不是皇帝了。有人曾因此出奏折討伐太子一黨,結果第二天曾橫屍大街。我底下有些間諜和劍闌說,我們不是太子黨一員,好自珍重。

「那你.. .你竟知情不報..人來..」「娘娘,是的,是臣妾不慎本想著至少皇上不至於連碰都碰不到,卻...娘娘臣妾的孩子一定會盡心侍奉娘娘

這孩子 已是上官家最後的希望。」

到了最後一句,這SB終於安靜了,她嘆了口氣,叫我退下了

呸我還未投訴你們整個上官家如此不抗打。族中子弟好學不學竟去逼良為娼,還打着皇家名義,沒被殺頭只流放已是祖上積德,你這SB還想如何?!



我大肚子啊吸氣呼氣別生氣小心氣壞孩子

我走宮門,白雪茫茫,雪花輕輕掛在我簪上,真美「臣見過湖嬪娘娘」原來是劍闌,我叫雲諾退下,肩並肩走過一片淨白

「娘娘,該不會滿足於一個嬪位。」
「我自然不會了」
「臣就知道娘娘從小不甘於人下。」
算啦,沒必要糾結私情我別過眼說:「本宮要你去查一下王家,還有找一些信得過的穩婆。」
「臣遵命」
「記得留神宮中和禁軍,本宮可不要最後的王牌有甚麼變故。」


「是。」


「湖嬪娘娘加把勁奴婢已經見到頭了」
「娘娘雲諾已經去找皇上...」「不必找抓緊時間看好門戶本宮要見的是...啊啊啊啊皇...后和...啊...禁軍首席!」我的媽啊常言道女子生產如在鬼門關走一回。這根本就不是走一回,這是在刀鋒上走無數回!痛痛痛痛痛啊!你這小子趕緊滾出來啊!我心中不停想:娘生我的時候是不是也如此?那我真的罪過了。
 
是不是連自己夫君都不能伴自己呢?我不知受了孕期影響,竟愁緒多了,忍不住留了滴眼淚。「娘娘不要難過上官將軍來了!皇后亦在更衣,很快就到。」穩婆端上湯藥,我用力起來用銀針驗毒才敢喝下去。劍闌行過禮:「宮中一切妥當,請娘娘安心生産」有你這句,本宮安心了。一下子小子都找到力量,一衝就真的滾出來了。穩婆一看正要笑著報喜,雲諾馬上走前:「是個公主,恭喜湖嬪娘娘。」穩婆頓悟,抱着小公主向剛前來的皇后:「恭喜皇后娘娘,恭喜湖嬪娘娘,娘娘誕下一位公主。」皇后果然鎮不住如常的笑容,咬著牙:「沒用!」說完便揮袖而去。
 
「你們都退下吧!」「是,奴婢告退。」
 
「娘娘,真的要如此嗎?」今天的雪真大,空零的枯枝承戴着沉重厚雪,不知劍闌有没有多添衣裳,從前在上官府都是我替他安排。我垂下頭,拉扯着一個禮貌的笑容:「你看,枯枝未出新芽,時機未到啊。」


又是年關,潔白的雪竟比去年更厚更多,枯枝終於承受不了折下。我又想想,未到時機。宣兒仍是個天真「小公主」,雲諾正陪「她」玩雪。忽然宣兒腳下一滑,雲諾還未能走近,劍闌早已搶先一步,抱住了「她」。我馬上跑去,雲諾拉走宣兒。劍闌跪下:「臣失敬,還請宣公主湖太嬪娘娘恕罪」幸好你記得宣兒是「公主」與情與理不合。我蹲下看宣兒下身,好在未撞到,倒是有些怕,宣兒可不能出事,我連忙叫雲諾帶下宣兒轉頭便見孫明蓮。嘖嘖嘖這些年孫明蓮倒是越發討人厭,那個時候不想見她便是見到她。我堆出笑容:「嬪妾見過儷貴妃。」「臣上官劍闌見過儷貴妃。」孫明蓮自從成了太子良娣,便步步高升,二姐被廢去郡主之位喪夫失女不知所蹤她就成了宮中唯一妃嬪,頭戴鳳冠耳穿東珠。當年的太子即當今皇上腦子進水,端正二姐倒不如歪頸的妖豔賤貨,我笑容快掛不住,孫明蓮倒好,又來吧吧吧廢話一場。
 


「本宮昨夜侍奉皇上,階下最近深受一事困擾。本宮偶知湖太嬪之前時常留在禦書房,想必對朝中之事有獨到見解。」吥又想給我下套不過最近朝中之事。。。我隱約記得,是當今皇帝想攻打北雪國,稍等,好像就北雪國想用和親化為玉帛。。。我壓下慌亂的心:「貴妃娘娘說笑了嬪妾之前有幸侍候先帝不過跪在門前恭候先帝空閒下來才一同用膳,絕無踏逢禦書房一步。」「那也不打緊因為這次涉及到了後宮。」幹我果然沒猜錯「若嬪妾有能力必全力相助」「那便好本宮得悉北雪國求娶皇族公主,本宮的瑞兒才剛出生,幸好宣公主已經五歲,可以成親啦!」我現在連笑容都掛唔住:「貴妃娘娘可宣兒。。。宣兒還未及簪。」「不急,先定了親,穩定局面。」我呆了,為了對付敵對勢力,你連個5歲姑娘都不放過。孫明蓮啊當年二姐與北雪國世子交情深厚亦不曾答應求親皆因那冷死人不儻命的氣候。你如此行徑和置宣兒于死地有何分別。
 
我目送孫明蓮,如果你硬要把活路塞死,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劍闌以前我想著好歹她是我的四妹,宣兒算得上她的「侄女」。罷了別跟她浪費時間。你領一隊死士打扮成北雪獵戶去打劫軍隊,如果捉到就說受北雪國皇帝指使。」「可是。。。誰信?」「自然無人信,我不是要人信,而是要給個藉口。「給個藉口?」「對經貿脈胳握在他國手中,當今皇帝自然不爽,他會想過和親了事?他只想攻伐。」「但國庫空虛,階下會如此妄。。。」「自然會,由他連母妃娘家都對付那天開始,我就知道,他只是個多疑的智障。」劍闌默默退下,我看著他的背影,有時候他和宣兒一起玩我看著,挺像一家三口。而雲諾的到來拉回我的思緒「恭喜湖太嬪,奴婢找到孫明眸啦!」「好,如虎添翼!雲諾,叫她跟劍闌一同去,你跟我去找西太后!」「是!」
 
華盛五年大齊軍隊遭北雪獵戶劫殺,北雪獵戶和世子皆稱受北雪國皇帝逼使。大齊國皇帝憤令攻打北雪國,北雪國世子借此奪位。
 
華盛八年,大齊軍隊大敗,失去重鎮裳棠以及雨衣,國力大衰幸得孫明眸出使促成停戰,重封為落雁郡主,湖太嬪因提賞之功,晉為湖太妃。
 
華盛九年,皇帝不理眾臣反對攻伐南夷國,結果死于南夷。上官家由西太后上官先後帯領,聯同各家以中宮失德未能勸助先帝為由策反。禁軍最後反攻皇宮。宣公主實為先皇次子,由東太后交臣扶助登上室位,是為慶生帝李宣煌,年號慶生。宋皇后、儷貴妃、東太后即已故的賢貴妃和她的太子,瑞公主被廢。湖太妃上官湖尊為東大后,落雁郡主獲封為護國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