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元二十七年春   大齊宜安上官府
劍闌哥哥和我都幫着準備今夜宴席表演,他不放心,可我胸有成竹:「若是我真的乖乖跟大伙彈那平沙落雁,有何出眾之處?自然彈點別才能突圍。」
「青山隱隱,敗葉蕭蕭,不如歸去,孤城越絕三春暮。不就是如此閒來自得?」「要是聽這些的人真得如此想,也不用次次強調如何瀟脫,裝逼不如真快樂。亅「那你要做甚麼?」我拍拍他:「沒事,是首加了點新鮮的平沙落雁吧,信我不傷人的。」「別胡來,我還要腦袋和你和爹娘去看湖!亅「知道了,劍闌哥哥!」
 
很快到夜,眾人入席,表演快要開始。
 
 
 
「皇后駕到亅「臣等見過皇后。」「爹你快起。」是時侯了,我一撥手一撓指,便把琴音轉調了。「為何我突然覺得輕飄飄的?」「你看,周國公你都笑了!」「哎我現在都覺萬物皆空,甚麼都不算一回事。」「不是啊,我倒覺得我成仙了,沒有入得了我眼」「好琴音,一下子矛塞頓開。別理官場了,去當仙吧。」劍闌哥哥同皇后一樣發覺琴音轉調,可惜啊,加了點新鮮的平沙落雁只對不知天高地厚又心野的人起效,劍闌哥哥比起缺心眼,皇后娘娘是意志堅定,要不我就可以不費力收下兩顆棋子。上官皇后宴後見了我:「你這琴音,是修仙道音。」
「正是。」我取下娘留下的木簪,「當初臣女得知聖上忠於修仙,木簪上的口訣配上娘娘家那本冥靈志,終於編成此曲。」


皇后笑了:「終於有人悟出了,不浪費我找冥靈志和養歌姬的心血呢。」我的入宮之路,也快到了
 
萬元二十八年夏,上官皇后及簪姪女上官湖入宮,隨即得盛寵,封為湖貴人
萬元二十八年冬,湖貴人之兄上官劍闌封為禁軍首軍,保衛皇家,賢貴妃病逝,聖上悲痛,後無法下床,太子監國。
萬元二十九年春,王家因勾結北雪國和南夷國被抄家,王參軍夫人被廢去郡主之位,孫明蓮獲封太子良娣,產下世子。
萬元二十九年冬,王和其女兒王墨病死獄中。湖貴人有孕,晉為湖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