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時為1997年,地點是佐敦一座單幢樓,當年這是一幢油尖旺區管理得最好的、三十多年的老大廈。內有兩部升降機,由於當年建造時,圖則有問題,所以兩部升降機,一部大一部小,小的一部最多只夠站六名成人,大的可以站九至十人。

兩部升降機分為單雙數運作,由於低層時一個小商場,所以住宅由4樓開始,而雙數升降機就停,4、6、8、10、12、14,單數升降機就停5、7、9、11、13、15。全幢大廈就只有十五樓層。

升降機雖然殘舊,但也不是太古老,是個兩門,左右打開,按鈕面版是一個個薄薄的白色的膠按製,按下了想到的樓層,每到一個樓層就會把膠按鈕點亮的那種。另有開門製和警鐘,以便被困時用。

我就住在10樓的一個單位,小時候一直住到30歲,那時大廈的樓齡已近三十了。一直沒有什麼怪問題,除了經常需要修理外,運作正常。

那夜,我工作到凌晨三時多,已經連續多日的加班,拖著一身疲累,沒精打彩地回家,進入了大廈的大閘,走到不能稱為『大』的大堂,晚上的看更畢在旁邊的樓梯口睡的很熟;我住的那種老大廈的看更,本來就是優差,收人工睡覺,日間還可以多做一份工,你有事把他弄醒,還得捱罵。



我按了升降機,很快升降機就到了,深夜沒什麼人出入,沒有要等的理由。我踏入升降機,按了10樓,升降機徐徐上升。每到一個樓層,按鈕就會點亮,我看著亮起的按鈕。4樓,6樓,8樓,10樓,到了。

升降機打開門,我步出第一步,我當場就呆了一呆。相信大家都有經驗,要是出錯升降機,到了別的樓層,就會有一種怪異的感覺,環境很相像,卻有很陌生,甚至有點發毛的感覺,在自己住久了的層是完全沒有的。我當時就是那種感覺。

我看清楚一下牆上的字,寫著12樓。『甚麼攪的?』我當時是這樣想。

我一心認為是自己太累,按錯了吧?!當然,兩個按鈕的位置有明顯的差別,以我二十多年的經驗,按錯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再回到升降機,按了10樓,升降機打關上,我感覺到下降的離心力。按鈕亮到10,只是有點太久了,但沒放在心上。升降機門打開,我特別留心牆上的樓層字樣,是8樓。



『媽的......!』不好意思, 我當時只想到粗口,沒法正常思考大體的詞彙。但不代表我當時不清醒。『什麼就不停10樓,難道我沒有按10?我又按錯?』我就偏不信不能控制好一部臭升降機!

我按了G,以便把升降機回到地面,再一次重新運作,一定是有點什麼電腦問題吧?

我正常地到了G,升降機門打開,見到大堂,一切如常,於是這次我想了個『好』方法,我把G以上的所有樓層都按了,4、6、8、10、12、14都按了。升降機照常關上門,向上升去。

我在想,每一層都停一停,都打開門,我就在10樓走出去就是了。這也是我覺得必然會發生的事,也真的如我所想地,4樓開了,又關上,之後6樓開了,8樓也開了,到10樓時,門打開了....是12樓!!

『他媽的..........不要再玩了!我很累!』我當時也只有粗口可以令我平復一點,但要平復的卻是怒火!!我真的很憤怒,因為我真的很累,我只想睡!



在我臭罵這個升降機時,它已上到14樓了,我照常按了所有樓層,而它也跟我所想一樣,就是沒有停在10樓!

我到了大堂,沒好氣也得放棄。轉乘了單數升降機到11樓,再由後樓梯走回10樓,回到黑黑的家,因為父母都睡了,不好把他們吵醒。好消息是,單數升降機的『運作』很正常,沒有再要玩弄我了。

我當時沒有想到什麼,可能真的是太累太憤怒吧。事後回想,雖然沒有太恐怖的感覺,但不得不相信,升降機會被『玩』的傳聞,原來科真萬確。

現在,我每到深夜要乘升降機,都會帶一樣東西,怒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