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利大廈的升降機

1996年晚上,我和一班在唱片公司(當時的寶記)工作的朋友晚飯,席中談到周惠敏的新大碟,當然,那時所關心的,只是那張周小姐一生最性感的海報。我飯後一直要朋友送我一張,朋友原是沒問題的,但已午夜十二時了,不想回公司。我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要知道,當時做唱片業的,沒有馬上為你做的事,睡醒一覺,必會忘掉,所以就是他老大不願意,還是把他押了回嘉利大廈。

晚上十二時,這陳舊的商廈已是烏燈黑火,電梯大堂的看更好夢正甜,一邊為我們開閘,心裡想必不停咒罵。我們乖升降機到十五樓,全層都只是那家唱片公司的,而大門在長走廊的中間,距升降機約有20呎。朋友開了門鎖,進入後開了全公司的燈,跟我說到裡面拿,拿後要馬上走,我當然沒問題,只是有點便急,問朋友要了男廁鎖匙。朋友還有點忐忑,說廁所是在升降機旁的後樓梯處,語氣有點似恐嚇多於說明。

我的膀光是相當誠實的,沒有把排泄以外的事放在心上,於是走在黑沉沉的走廊,向升降機方向走。這時要介紹一下這舊商廈的升降機,是種有40年歷史的產品,升降機門是兩段式,開的時間會宿向左旁,而且所有按鈕都是突出的膠鍵,像兩、三隻中國象棋般厚的圓柱體。而且這種舊機種,沒有自動感應,真是踢一踢,走一走的老爺機種。

在我走到走廊盡頭,快到升降機門時,升降機門突然自動打開,我是個愛鬧玩笑的人,一點驚怕的意識也沒有,還開玩笑的跟空空的升降機說:「呀!我只是上廁所,未走的,謝謝。」



此話一完,升降機門馬上關起,我看到樓層指示燈,升降機一直向下走到地上G層。我在完成小便後,回到朋友的公司,把這一件,被我說成是趣劇的事告知朋友,朋友馬上慌得一面推著我出去,一面鎖門,墨墨地乘升降機到大堂,拉著我跑到街上,才跟我說,那升降機傳說是有小鬼的,說我當時應該是有些小鬼在跟我玩,我也沒有太大反應,因為我跟本看不見。

這是我第一次在升降機發生的奇異事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