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發瘋似的抓住楊醫生唯一的手臂, 雙眼的焦點卻在天花板。
 
他激動地說:「救命,救命呀! 我唔想冇咗隻腳!!」對著空氣大吼大叫。
 
「 佢意識好混亂……可能係敗血症,」楊醫生甩開阿朗的手,跟另一位較年長的護士說,「阿玲, 幫我預備抗生素同輸血…… 其他唔關事嘅人而家同我出去。」
 
阿玲就是天峰的老婆,這個樓層的護士長。
 
阿moon把我們趕出屏風外。
 




醫生再補充一句:「守衛都唔需要喺度,我檢查清楚佢係冇受到感染。」
 
我與蕙退到屏風外,聽罷略為鬆了一口氣。
 

 
剛離開醫療室,我們就收到大黑成功被首領擊殺的消息,據稱是打中腦袋弱點。
 .
在等待期間,我與蕙在一個房間裡察看這次的「戰利品」。
 




蕙的背包裡有香煙、包裝牛肉粒、 威路氏提子汁之類的物資。
 
我的穿洞背包就只餘下一排黑巧克力……
 
我感慨的看著地上的物資, 嘆了一口氣。
 
付出了兩條人命,加上戰友的一條腿……
 

 




深夜,待楊醫生完成他所有的工作後,我又去拜訪他。
 
我以蕙凌贈送給我的包裝牛肉粒與果汁, 嘗試再求他一次幫助我妹妹治病。
 
而結果……
 
有著高要求的他自然是「不應允」。
 
只好再想辦法……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餵了妹妹喝一瓶威路氏提子汁後,便梳洗上床了。
 
由於實在是太疲累的關係,我躺在床上只兩秒鐘便進入了深層睡眠。
 
而在另一邊廂,在最高層的住宅單位裡,她與她卻在床上玩著一種特殊的「角色扮演遊戲」。




 
一種不為世人所認同的遊戲。
 

 
阿Moon正坐在一張King Size大床的邊上,身穿黑色薄紗內衣的她,神情倨傲的看著下方,其線條優美的胸部若隱若現。
 
蕾絲布質眼罩配上黑皮長靴,像個女皇般,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她的十字架項鍊被遺棄在旁邊的矮櫃上。
 
這是阿Moon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在阿Moon張開的大腿前,有一位年輕的人妻正跪在地上,全身一絲不掛,只有黑色的貓耳與同色的性感蕾絲內褲。
 




生過兩個小孩的她身材非常好,有前有後,乳房相當豐滿。
 
人妻為自己戴上皮質項圈後,將項圈上的鐵鏈交給眼前的性伴侶。
 
阿Moon接過鐵鏈,抽了抽,訕笑一聲,「話畀我聽,你今晚叫咩名?」
 
今晚的阿Moon,神情有點像個TB,很酷。
 
「我……我叫詩詠。」
 
「吓??」阿Moon有些憤怒,一腳踩在對方柔軟的胸部上。
 
被踩痛的詩詠有點興奮,臉紅紅的說:「我……係你嘅奴隸。」
 
黑色皮靴踩得更重,阿Moon提高了聲量,「名字。」




 
「我、我今晚係無名氏,完全屬於你……」詩詠享受著被踩的快感,雙耳都紅了。
 
「啱喇,以後每一晚都要咁樣講。」
 
「Yes,mistress。」詩詠以渴求的眼神向上望。
 
她與她正在遊玩一種名為BDSM的遊戲。
 
B:綁縛與調教
 
D:支配與臣服
 
S&M:虐戀
 




亂世前,阿Moon在急症室工作,平時壓力很大,她閒時愛到位於觀塘的秘密私人會所與一眾男男女女享受這種支配與臣服的遊戲。
 
十二個蒙面女生以高跟鞋踩著一個男生,或調轉。
 
被踩的男生也同樣會有快感。
 
她與她就是透過這種角色扮演來替自己減壓。
 
只要蒙著面,彷彿就做什麼都可以,不用理什麼道德、什麼鬼社會規範。
 
 
S與M……其實詩詠比較喜歡做S位,不過無奈阿Moon一直只願做S,她為了「利益」,只好委曲求全,每次都做M位。
 
阿Moon用皮靴尖頂著對方的下體,被纖薄性感內褲包著的下體。
 
人妻詩詠的內褲濕了又濕,「女主人……我好興奮,請你畀多啲我……」
 
「你話畀就畀呀?」阿Moon立即鬆開了腳。
 
詩詠失望。
 
阿Moon從這個角度看著卑躬屈膝的她,興奮得又濕了……
 
平常處於下層服侍別人的,在床上愛愛時往往會變成相反。
 
「喂,幫我除鞋,舔,」阿Moon對女奴說,「由下面慢慢舔上嚟。」
 
詩詠依言照做,為主人脫靴,再以舌頭由腳背一直舔到阿moon的小腿。
 
到濕滑的舌尖 觸碰到阿moon雪白的大腿內側時,她忍不住仰頭呻吟起來。
 
阿moon閉著眼睛享受著。
 
要達到高潮,方法有好多種 ,女生們大多知道如何自慰,並達到高潮。
 
內褲脫下。
 
詩詠靈活的舌頭開始向主人最敏感的地方進攻。
 
阿moon的下身傳來一下又一下的衝擊,她雙手輕抓著女奴的頭髮,欲拒還迎……歡愉的呻吟聲在這個豪華的房間回蕩著。
 
在多次如海浪般的酥麻衝擊後,阿moon迎來了高潮。
 
她尖聲叫著,腳趾像抽筋般屈了起來,絲質床單被弄濕了一大片。
 
完事。
 
詩詠對自己的表現很是滿意,她撲上去跟阿moon 激烈地濕吻著。
 
突然,房間裏傳來一把成熟男性的聲音:「好好,完美。」
 
他把架高了的1080p高清錄像機關掉。